她的样子 至今我都还有比较清晰的印象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1952年我们搬到山上居住后,由于特殊的原因父亲与母亲离了婚。因当时家里太穷,连粮食也没有吃的,使母亲丧失了生活下去的信心。
有一天,母亲把我叫到床前对我说:“儿子,这几天妈不想吃东西,也不用喝水,我想在床上睡几天,床头边上有一汤罐苕腌菜,饿了你就去吃一点,再喝点水。如果妈妈死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也就只好抱养给别人算了。你的命真苦,这么小就受这样的罪,我不知道你今后的日子怎么过?”随后她又说:“妈妈还是希望你能坚强地活下去,你长大了才知道妈妈现在的痛苦!”
后来,母亲果真几天不吃不喝,好像连床都难得下,我大多数的时间就守候在母亲床边,坐在踏脚板凳上,饿了吃点苕腌菜,再去喝点冷水。
那苕腌菜特别咸很难吃,但由于没有饭吃,我还是在几天之中将那一汤罐苕腌菜全吃光了。
母亲在床上睡了几天后终于下了床。起床后她身体十分虚弱,要喝水,我赶紧去给她舀来水喝。她把水喝了以后,慢慢的对我说:“先觉,看来妈命不该绝,我在床上已经睡了整整七天却没饿死。在这七天之中,我每天都在思考着如果我没死,我们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如果我死了,我儿子又怎么活啊!我每天都在默默地反复念叨,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啊!请你一定要保佑我母子度过目前的难关。没想到,我整整饿了七天真的没有死,不知观音菩萨真的灵验,还是我们母子命大。你的生日那天,爸爸给你一个鸡蛋,你婶婶与他大吵大闹时,我就想不能死啊!如果我死了,可能我儿子也活不了。
婶婶,是父亲在抗战前线娶的第二个老婆。
母亲在床上绝食七天的时间中,有一天是我的生日。那天早上我还在睡觉,就听见有人敲我们的笆笆门。开门后,见是父亲,他悄悄给了我一个鸡蛋,说:“儿子,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没本事给你过生,你把这个鸡蛋煮来吃了,就算爸爸给你过生日吧!”
随后他就马上离开了。我把鸡蛋放在锅里还煮烂了。鸡蛋煮好后,尽管自己很想吃,但想到母亲已有两三天没吃东西了,就将煮烂了的鸡蛋给母亲拿去:“妈妈,这是爸爸给我的鸡蛋。我把它煮烂了,你吃吧!”
我母亲不但没吃,反而有点生气地说:“我给你说过,这几天我不吃东西。你怎么不听话呢?鸡蛋是爸爸给你过生的,你就把它吃了吧!”
不一会儿就听见父亲和婶婶他们在大声吵架。只听见婶婶说鸡蛋咋会少一个。父亲说:“是我拿给先觉了,今天是他生日。我没办法为他过生日,给他一个鸡蛋过生,哪里错了?”
我的生日,父亲虽然只给了我一个鸡蛋,但我永远清晰地记得他当时给我鸡蛋的情景,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他仍没有忘记我的生日,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母亲在床上听见父亲他们大声地吵架后,在床上不停地叹气。而不懂事的我却没把它当回事,也没在意当时我家的日子是多么艰难。
母亲经过几天绝食没被饿死后,不知她去哪里借了一点米回来,拌着苕菜煮稀饭吃。
过了几天后,她对我说:“儿子,我们家现在没有粮食了,我实在没法养活你,叫你抱养给别人你又不愿意,你在家里会挨饿的。现在我们的庄稼都还没有种下去,我还得想法把庄稼种下去了,我们母子俩今后才有饭吃。”
过了一会儿母亲又说:“你晓得我们家目前的情况,要想度过目前这道难关,看来妈妈只能将你送到舅舅家去住一段时间,等妈妈把庄稼种下去了,再接你回来行不?”
听说要将我送到别人家去,顿时哭叫着说:“妈妈,我不去,饿死也不去,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哪里也不去!”
母亲见我不愿去,就好言诓我:“儿子,听妈妈的话。舅舅他们家有白米饭吃,有馍馍吃,你如果不去只有把你饿死。还有,你在家里把我缠着,我连庄稼都种不下去,我们今后又咋过日子呢?你必须要听妈妈的话,明天我就把你送到舅舅家去。”
尽管我万般的不愿意,给母亲哭闹,母亲还是在第二天毅然决然地将我送到舅舅家去了。
舅舅家在君平乡保平村磨塘坎,离我家有二十来里路。由于我们母子俩身体都非常虚弱,我们早饭后就开始慢慢走,中途停下来歇了多次,一直走到中午才到了舅舅家。
舅妈见了我们,就热情地将我母子迎进屋内。舅妈对我特别亲热,叫着我的名字把我抱起来亲了又亲。
吃午饭时,母亲含着眼泪将我们家目前的情况向舅舅和舅妈讲述着。最后她说:“七哥七嫂(我舅舅排行老七),我家的情况你们都知道了,最近我在家已饿了七天没死,先觉七天只吃了一点苕腌菜,连米饭都没有吃过,我实在不能再让他这样饿下去了。我想给你们商量一下,能不能把他暂时留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等我回去把庄稼种下去后,再来接他回去,你们觉得怎样?这也是我想了很久没办法的办法。”
虽然舅舅家是富农,也是受打击的对象,但他们家的房屋财产没被没收,家里的情况就比我们家好多了,吃饭不存在大的问题。舅舅听了母亲的话后就满口答应,同意我留在他们家住一段时间。
吃过午饭后,母亲就要回家去了,把刚要满四岁的我留在以前从不熟的人家。虽然在家时母亲与我说了舅舅舅妈都是很好的人,他们都很喜欢我,今天见了确实也如母亲所说。但我出生后,不管遇到什么风雨灾难,都没有离开过母亲,现在却要让我与母亲分离,怎么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说什么也不愿留下来,哭闹着要跟母亲一起回家。大人们随便怎么说也没用,最后舅妈只好把我拽住抱起来,让我母亲赶快离开。

我在舅妈的身上挣扎着,哭啊闹啊!怎奈我人太小,无法挣脱,只能望着母亲渐渐远去的背影。母亲头也不回走了。我看见她边走边不停地擦着眼泪。
舅妈将我强行抱进屋里后,我仍然哭个不停,总想撵出门去追母亲。最后在舅妈的反复诓劝下,我也只得屈服听话,乖乖地在舅舅家住了下来……
“金窝银窝,离不开自己的烂窝。”虽然舅舅家住的是比较漂亮的小青瓦房,但在舅舅家住了很久也不习惯,我还是愿意与母亲在一起,住我们的烂草房高兴些。总觉得母亲没在身边,其他人对我再好,也没有母亲对我亲,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其实舅舅家的人对我都很好,每天还有很多朋友与我一起玩。虽比在家里热闹多了,饭又能吃饱,但在夜晚时总要思念母亲。
母亲回家的时候,还在舅舅家借了点粮食回去。吃完以后,听说又去大姨妈家借了一些粮食,总算把我家该种的庄稼勉强种下去了。
寄养在舅舅家期间,母亲也来看过我几次,每次她离开我时,我都哭着想跟她回家,但我知道母亲的严厉,没得到她的同意是不可能回家的。因为我回家只能给她增添负担,所以每次她走的时候,我只能眼泪汪汪地站在舅舅家门前呼喊:“妈妈,你要早点来接我,我等着你哦!”
听见我的哭喊声,“狠心”的母亲头也没回,但见她边走边擦着眼泪。可能她在想,只怪家里太穷了,连自己的儿子也没法养活,还要让小小的儿子承受与母亲骨肉分离的痛苦……
到了小春收获的季节(可能我们地里的小春作物是以前别人种的应归别人收吧),我们好像没有收到小春作物,家里仍然没有粮食,母亲又到舅舅来借粮。临走时,母亲含着泪牵着我的手,到外边去转了一圈。
不知又过了多久,有一天母亲来接我离开了舅舅家。我以为是她要把我接回家去了,就很高兴地说:“妈妈,终于盼来你接我回家了,以后你不要再把我送到别人家去,再饿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母亲说:“乖儿子,现在家里还没有吃的,我把你接回去了还会饿肚子的,今天妈妈是要把你送到大姨妈那里去住一段时间,等我们家有粮食了,把你接回去才有饭吃。”
我听母亲又要把我送到另一家去,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走了。随后又伤心地哀求母亲不要把我再送走。
母亲有点生气地安慰我说:“不是妈妈不要你。妈妈很爱你,因你现在还很小,要有饭吃才行,要不你的身体会受影响的。等我们家收了粮食,就把你接回去,妈妈往后就再也不把你送到别人家去了。现在暂时再把你送走,妈妈也不情愿哦!你要听妈妈的话,快起来跟妈走,要不妈妈发火了要打人哈!”
母亲好说歹说,骂也骂了,诓也诓了。我见自己犟不过,只好顺从地爬起来,很不情愿的跟着母亲向大姨妈家走去。
在去大姨妈家的路上,母亲一再叮嘱我说:“到大姨妈家一定要听大姨妈和表嫂的话。如果他们要你做啥子,一定要好好地做,不要让他们生气。妈妈有空了一定来看你。”
我突然若有所悟,又有点担心地说:“妈妈,你不会不要我了吧?总要把我送到别人家去。以前你说要想把我抱养给别人,你今天是不是要把我抱给别人哦?不管怎么说,抱给别人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的。妈,我听你的话,去大姨妈家就是了,只要你不把我抱给别人,到哪里我都去。你忙完了一定要早点来接我回家,我不能没有妈妈啊!”
母亲含着眼泪说:“你这样太依附我,妈如果哪天死了,你咋办?”我流泪着说:“你死了我跟着你去死,和你埋在一起!”
“瓜娃子,你咋能跟妈妈一起死呢?你的日子还长着呢。”
困难的日子里,母亲经常担心她死了后,我还没有长大,将怎么生活下去。经常对说:“我死了后,你怎么办哦?”之类的话。
大姨妈的家也是在君平乡,就是在现在的彭州市丽春镇蒲阳村。她们家的房子没有舅舅家的好,是比较低矮的草房。母亲把我带到这更加陌生的大姨妈家时,我是第一次到他们家。当时除了大姨妈外,她家里还有她的儿媳妇——我喊表嫂。表嫂还是个大肚子,我住在他们家时,她生了小孩。听说表哥在省交通厅工作,但我没见过。在他们家几个月的时间里,我一直没看见大姨父,不知道他是去世了还是在外面工作?
吃饭前,母亲背着我与大姨妈在一边叽哩咕咕地说些啥子。吃饭的时候,我母亲对大姨妈和表嫂说:“我把先觉留在你们家住一段时间。如果有他能做的事情,就安排他做,如果他不听话,你们打也行,骂也可以,我不会护短的。”
她又转向我再次说:“儿子,你要听大姨妈和表嫂的话哈!如果不听话,等妈来了要打人的。”
我知道,再说想与母亲一起回家是批不准的,说不定惹母亲生气了还自找麻烦。我就边吃饭边抽泣,流着眼泪回答:“好,我一定会听她们的话,妈妈,你把活路做完了就早点来接我哈。”
吃了午饭后,母亲在洗碗,大姨妈就把我带到外边去玩,边走边叫我熟悉环境。过一会儿我回来找母亲时,她已不见了踪影。我在大姨妈家屋里屋外找不着,就跑到我们来的路上瞭望,也没看见母亲的身影。
这时大姨妈才出来对我说:“先觉,你妈妈早已走远了,她不忍心看着离开时,你伤心的样子,就背着你悄悄地回家去了。你就不要找了。走,跟大姨妈进屋去,今天晚上大姨妈给你煮个鸡蛋,就不要再伤心了。”
事已如此,我还有什么办法呢,只好流着泪水乖乖地一步一回头跟大姨妈回屋里去了。
在大姨妈家期间,她专门给我编了一个小背篼,要我每天去割猪草。如不下雨,上午下午都要割满一背篼,背回家后,要经过大姨妈检查完成了任务才准耍。
我在家时从没割过猪草,不会使用扁镰刀,有好几次都把手给割出口子流了血。大姨妈见我的手割出血后,就去墙壁上找有蜘蛛卵的蜘蛛膜给我贴在伤口上,然后用旧布巾巾给我包扎好,叫我小心点。第二天照样又出去割猪草。

因为我人太小,身体又弱,不能很好地完成大姨妈交给的任务,有很多次没把背篼割滿,快要到家时,我就把背篼放下来,将里面的猪草抖松,看似割满了一背篼的样子。背回家时大姨妈用手往下一按,就只有大半背篼了。大姨妈就会笑着骂道:“这么小个娃儿就学着做假,以后不准这么做了啊!”
其实我学会做假抖猪草,都是外边那些大娃儿见我人小割猪草太可怜,教我这样做的。如果我割的猪草多,大姨妈也会表扬我,有时还特别奖励我吃点好东西。
大姨妈家里养了两只鹅,有一次她煮了一个大鹅蛋给我吃,让我特别高兴。至今都没忘记当时吃鹅蛋的情景。在我的记忆中,好像是第一次吃整个鹅蛋。
在大姨妈家的时候,晚上我就与大姨妈一起睡,由于他们家的房子很低矮,又很黑,最初一段时间不习惯,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总爱在睡梦中惊醒,惊醒后想念在家的母亲时又会暗自流泪,有时大姨妈觉察到我在悄悄地哭,就会安慰我好好睡觉。
白天的时候,也因不熟悉周围小朋友,很多时候我都是孤零零地去割猪草,不像在舅舅家不用做事情,还有很多小朋友陪着玩。
有一天,邻居有一个比我大的小朋友,端着一碗饭到大姨妈院坝里吃饭时,他发现饭里有一条小米虫,就连饭带虫不停地往外刨。站在一旁的我见了就说:“你把虫拈来甩了就对了嘛,把饭刨来丢了多可惜啊!”
他瞪了我一眼:“管你屁事,与你啥相干。”说着,他干脆把整碗饭都倒了,头也不回就走了,以后他再也不愿理我了。
当时我想,为了一条小虫子就倒掉一碗饭,太可惜了。而我们家连饭都不能吃饱,相比之下,我们家这是怎么的,哪一天我们家也能吃上饱饭,能不饿肚子!
不知道是我们家里的事情多,还是母亲感到我们母子俩相见容易分别难。在舅舅家每次与母亲分别时,我和母亲都会很伤心,所以我在大姨妈家时,母亲就很少来看我。有很多时候我想母亲了,就站在大姨妈家的院坝前,望着母亲来的路,盼望着母亲出现在我的视线中,好跑去迎接她,但每次的盼望都落了空,又怀着懊丧的心情含着泪水返回大姨妈家。
夏去秋来,大姨妈家的稻谷都收割完了,还没有盼来母亲接我回家。
不知又过了多久的一天,我背着背篼在路边的地里割猪草,快要割满的时候,一起身突然发现母亲站在我身后看着我割猪草,我赶快将扁镰刀一丢,就扑到母亲怀里。母亲蹭下来在我脸上抚摸着说:“儿子,妈委屈你了。”我激动地流着泪在母亲的脸上亲吻着,母亲的脸贴着我的脸,随后她的泪水也在我的脸上暖暖的流着。我又高兴又伤心地说:“妈妈,我好想你啊!”
母亲将我抱起来安慰我说:“儿子,妈知道你想我。我今天不是就来了吗。妈今天来就是要接你回家去,你说对不对?”
我用衣袖擦去母亲和我脸上的泪水,十分高兴地回答:“当然对哦!我天天都在盼望你,巴不得你早点来接我回去。你咋今天才来呢?”
母亲把我放下来,非常亲热地帮我把背篼提起一同回到大姨妈家。
由于我与大姨妈相处的时间长了有了一定的感情,当知道母亲要接我回家时,她却舍不得我走了,想把我留在她家再耍一段时间。
我在大姨妈家期间,因表嫂生了小孩,大姨妈就很忙,平常爱喊我帮她做点这样那样的小事情。但今天说什么我也不愿意继续留在她家,吃了午饭就跟着母亲回家了。
我和母亲离开大姨妈家时,母亲一再感谢大姨妈和表嫂,感谢他们对我的抚养和关照。不懂事的我,在回家的路上对母亲说:“虽然我住在他们家吃了他们的饭,但我每天都给他们割了猪草,又没有白吃他们的饭。”
母亲边走边笑着骂道:“你一天割那点猪草就够饭钱?当真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以后不准再这样说了。”
从那次离开大姨妈家以后,虽然我有时也想念她,但由于后来的特殊原因,我们也很少见面,听说她在公共食堂期间,得了肿病去世了。她的样子,至今我都还有比较清晰的印象。我被寄养在舅舅和大姨妈家的几个月时间里,总有一种失落的感觉,有时还呆呆地站在房屋外面,盼望着母亲的到来,盼不来母亲,就伤心地含着眼泪重新回到他们的家。开始他们见我哭过的样子,还以为我在外受了别人欺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