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生活的对门邻居王大娘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多年来,一直有说一说对门儿王大娘的冲动,无奈生活事工作事太琐屑,没有时间坐下来静想她老人家的事。与她做对邻居已经十二个年头了,我也一晃已到中年,心终于在茫茫的尘世中沉淀了下来。
记得那年,为了经济利益,我急匆匆地高价卖了拼了身家性命才买的那套只住了一年、地理位置相当优越的住房,隔了半年又低价买了现在比较偏僻的小区的一楼。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遇上了现在的对门儿王大娘,我的邻居。
那时老人六十刚出头,个子高高的,身子板板的,腿长长的,走路很快,嗓门很大,一楼说话六楼都能听得到。
当时我们都是新住户,都是刚拿着钥匙。老人一见我,就拉着我下了地下室,说东西各有两个公共地下室,没人管的,都是些管道之类的。老人说她占东面的,让我锁上西面的,这样我们便多了一个地下室。我狐疑地看着老人,老人则拍着我的肩头大声说:“没事,没人管的,物业还得领咱们情呢,这样里面的管道也没人损坏了。”我听了老人的话,就真的买了一把锁,将它“锁为己有”。老人说对了,十二年来,只有我和老人是两个地下室,虽然没有多大的用处,但心里总有一丝沾沾自喜,人的占有欲很微妙。
之后便是装修。记得不管是工人铺地,还是砌墙或者是铺水管子,老人总是一天过来好几趟,说铺地砖注意什么,砌墙砖注意什么,或者是铺水管子如何合理等等。我觉得老人很热情,暗自庆幸遇上了这样的好邻居,可是,一天好几趟的跑过来跑过去,我心里竟也有点不耐烦。我这个人不喜欢吵闹,喜欢一个人清净,于是也有点不太热情了;也为此,我到今天还后悔当时没有听老人的建议,把水管从卫生间铺到前阳台。因为我们住的是一楼,水可以从阳台流到外面的草地上,这样,我们可以把洗衣机单独放在阳台上,洗衣方便晒衣也方便,像老人说的浇花也方便。老人说的对,我们的卫生间本来就小,到现在我每每洗澡的时候,总是要费力把洗衣机挪一挪,否则没地儿站着,也每每这时候我就后悔当时没听老人的建议,非但不听,还觉得有点烦,心里笑,我已经有了装家的经验了,一个土婆婆懂得啥。唉,真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就这样,和这个个子高高的身子板板的说话亮亮的王大娘交往开了,不交往也不行,因为是对门儿呀!
低头也见,抬头也见,开门儿见,关门儿也见,因为她时不时地咚咚咚敲门,一开门,大娘便坐在沙发上和我拉她家的猫她家的狗还有她家的娃儿们。
那年,我儿子从同学家抱回两只小狗很是可爱,这下子,喜欢小狗的大娘可有了敲门的理由了。等我开了们,大娘看我故意吃惊的脸色讪讪地笑着,说想看看我家的小狗狗,我只好让她坐下来。大娘也不客气,坐下来,把小狗抱在怀里亲了又亲,然后就一边做自己的针线活一边和我说她以前养的那只狗。老人说,狗是通人性的,那年她养的那只狗,还救过他们的命。救过没救过,我不兴趣,因为老人太能说了,明明我忙着了,可还得陪着她。真的,有时候觉得和老人在一起真有点累。
可是万事万物都是相互联系着的。也许因为老人太心热,所以十二年来,在老人身上有着别人很难有的故事,不能说惊天动地,但也常常让我这个比她小30多岁的而且外人眼中的女强人汗颜!
母爱是最伟大的,因为它无私。世上的母亲全都如此,所以写这个主题似乎有点老生常谈,但是我还是要说道说道!
大娘共有三个儿女,女儿最大,还有两个儿子。我们刚在一起的时候,正好赶上她女儿得了不好的病。老人跑前跑后,给女儿找偏方,给女儿挖苦菜、蒲公英。在深春的季节了里,她常常天不亮就到了野地里,到了晌午总是背着满满一袋子赶回,下午捡菜,晚上熬汤,第二天就给女儿送去。
那个时候,大娘是心痛的,一见我就眼睛红红的,说女儿可怜。
幸亏是女儿得的是妇科之类的疾病,所以,化疗了几个疗程便稳定下来了。
大娘身边有一个大儿子,小儿子在深圳。所以,她们家里的每顿午饭都是热火朝天。孙子外甥一大群,抱小猫的,拉大狗的,骑单车的,滑板车的......
因为人多口杂,女儿喜欢吃香油拌苦菜,媳妇喜欢吃土豆丝炸油糕,儿子喜欢吃猪肉焖土豆,孙子外甥们喜欢吃鱼香肉丝拌大米,而老人自己又喜欢吃盐汤蘸莜面,所以,餐桌不在厨房,而是放在客厅,还是两张桌子拼在一起。看吧,每顿饭都是从早上开始做起,一上午老两口都在阳台上窜过来窜过去;再看吧,中午饭熟了,满汉全席,两张桌子摆的满满的。碟子不够用碗,凳子不够用垫子。有时候,孙子和外甥因为抢凳子打起来了,大爷疼孙子,大娘疼女儿,所以一家子就吵起来。大爷是退休老干部,又上了年纪,也许是多年的谦让,对自己的老伴儿脾气很是不好,手里拿着一个小笤帚一边骂着一边把大娘从楼道一直撵到院子里。大娘站在院子里,满脸委屈也是满脸愤怒,但又无可奈何,最后还是媳妇出面调和,战争才才得以停歇。
我是对门儿,看得清楚,每每这个时候,我让白胡子闪烁的大爷和满脸委屈又不敢报怨的大娘逗得忍俊不禁。
大娘身边守着两个娃,心上常牵挂着在深圳的那个,于是见人就夸,说她的小儿子是多么的优秀,能用自己设计的机器雕刻出和模型一样样的人。老人不懂这是三D技术,是世界上一项新的高新科技,她的小儿子真的了不起。
大娘宠着她的孩子们,她好像一只张着硕大翅膀的苍鹰,每时每刻都在护佑自己的儿女,那个爱呀,真让人肃然起敬!
去年年底老人给我拿过一瓶黄酒,说是自己酿的。我听了觉得很好奇,还没有见过别人是如何自己酿酒的,于是我过去专门看了看。真是吓了一大跳,老人酿了满满一大坛子,足足够一百斤。老人说,两个孩子在身边的分的多,小儿子远只能邮寄,可是邮寄也不方便,她拿钱让大儿子给弟弟邮过去,可是因为是酒水之类的,不好邮,大儿子为此责备母亲。老人不听,自己跑到快递公司,才知果然邮不出去,最后老人决定去小儿子那儿不坐飞机改坐火车,尽管旅途劳累但为了给儿子带酒也高兴!
天下的母亲都爱都宠自己的孩子,可是,老人的宠爱却深深地震撼了我!老人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她是那样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她的脸上总是洋溢着满足和幸福

老人爱花儿,几乎到了狂热的地步。
老人的家里有一间卧室里全是花儿,虽然名贵的不多,几乎全是很普通的花草,但是每株花都长的异常茂盛,蓬蓬勃勃。有的盘旋在屋顶上,有的跳出到窗外。花儿开的争奇斗艳,叶儿绿的苍翠欲滴。
老人每次到深圳小儿子那儿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让女儿或者是媳妇一定要把她的花儿照顾好。老人的话是圣旨,所以老人不在的日子里,常常见她女儿和媳妇过来浇花。
非但如此,老人在外面也是这样。楼前楼后背地旮旯,到处是她们的“自留地”,种花的种菜的种瓜的,虽然结的瓜很少很少,但是老人那个高兴劲儿,见人就说她的葫芦长大了,能吃了。
看楼后,为了不影响环境卫生,老人找来好多大泡沫箱子,老两口背回好多土,又不知道从哪弄来好多羊粪,于是一箱箱的葱长起来了,苍翠欲滴郁郁葱葱,它能供我们整个单元人吃。
是啊,花和人一样,可以生的不好,但可以长得好。
老人爱美,虽然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但老人的衣服不是千篇一律的。不管质量款式好不好,只要不是太忙或者出地里挖苦菜,总是常常换穿。老人喜欢花衣服,有时头上还冷不丁插一朵小花或者别着一个花花的发卡,老汉这个时候就开始骂骂咧咧,说那叫丑上加丑。老人听了笑而不语,照样插着。看着老人头上花花绿绿的发卡,我真是忍俊不禁。
那次我到老人家借钳子,一进客厅就看见老人一张硕大的相片,很是吃惊。走进一看,啊,好漂亮,穿着旗袍,身材是那样的好,亭亭玉立,好像民国时期大上海的阔太太。我真没有想到,老人是那样的风姿绰约娇艳美丽,年轻时候肯定是一位大美女吧。我完全忘了借钳子的事,站在相片前啧啧称赞。老人看我惊喜的样子,拉着我走进里屋,这下我的眼球完全涨大了。啊,那么多,厚厚的一摞,都是老人的相片。老人告诉我,说一天早上去早市看见一个照相的,一张10块,只要头部,身子可以借别人的,由自己挑选。老人一看样板就高兴起来了,于是打电话给女儿和大爷。这样的事大爷是不同意的,非但不同意还在电话里大骂老人,老人平时是很谦让老汉的,对老汉时不时无端的“挑衅”从来没有反抗过,总是和我们说,大爷就是那样子,刀子嘴豆腐心。可这次不同了,老汉不出来,老人叫上女儿回家生硬把老汉拽出来。所以照片有和女儿的旗袍合影也由和老伴儿的婚纱合影,还有自己好多的单独照片,各种姿势,各种表情......花花绿绿,都好像娇艳的花儿。别看老人大多时候因为生活忙碌有时候穿戴的不像样子,可谁知老人是这么的优雅美丽,我相信,即使不借别人的身材,只要穿着这样美丽的衣服老人也能照出这样的娇艳,因为老人的身材确实很好,不胖不瘦,高高大大,腿不瘸背不驼。
老人是那样爱美。去年过年,我有一件新的皮坎肩不适合我,我就给了老人。那次出门儿去深圳的时候,我过去看了她,看见她在棉袄外面套上了那件衣服,很是好看。可是大爷说:“你大娘要风度不要温度,冻死也活该。”老人不言只是笑着和我挤眼。
本来老人已经是七十出头了,可是如此的爱美。每年过年贴对联,老人总是不含糊,她说只贴一副对联一定要贴好的。去年她虽然去了深圳,但走的时候叮嘱大儿子一定要贴高档的。看,人家那副对联又长又宽,每一个字都是那么厚重结实,好像一个个小老虎蹲在那儿给老人守门。
老人在花钱方面是很苛刻自己的,但是在绽放生命的时刻,老人是毫不犹豫的。老人说,女人不管咋忙应该和花儿一样,多会儿也应该是美丽的,再说只要自己喜欢,花一点钱是值得的,钱要花得舒服。
是啊,老人本已是满脸菊花风烛残年了,但还这么爱美这么有激情,让我们这些总是找借口说自己是如何忙又如何的顾不上打扮自己又顾不上养花即使喜欢也是从花店里买几株名贵的充数的小辈们咋能不汗颜呢!
老人爱吃苦菜,每年的初春时节,老人和老伴儿就拿着个袋子跑遍周围的村子,中午或者是下午回来的时候,老两口总是背着满满的一袋子。那天我过去不知啥事,进门吓了一跳,呵,那么大的客厅,堆满了苦菜,像一座小山。老两口坐在地上一根一根地捡着,老人说,女儿需要保养,老汉血压偏高,常年要喝苦菜茶,还说这个东西是个宝,过去村里的猪娃每天吃这个,从来不生病,还说旧社会那会儿,有多少人因为这个宝没有饿死。因为老人的苦菜特别多,我们邻居也效仿着,常喝这“苦汤汤”。
老人和老伴儿都爱吃莜面,其实我们本地人都爱吃这种味道很重的粗粮。它是高寒作物,南方人是吃不消的,现在通过高科技化验,说是这种作物是如何的含钙量高,又是如何的降“三高”。这下子,老人可带劲儿了。每年秋季,她就买好多好多的莜麦,在楼后垒一个硕大的灶台,按上长长的烟囱,炒莜麦的时候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就露着两只眼睛,每天坐在灶台旁,就那样十几天总是一个姿势,我们走的时候是那样,回来的时候还是那样,几乎成了雕塑!莜麦面的加工是比较繁琐的。第一道工序是用水淘,第二道工序用火炒,第三代工序才是磨研。最麻烦的是用锅炒。因为麦粒包有一层细细的绒毛,沾到人身上很让人难受的。所以小时候每每母亲炒莜麦的时候我们姐妹几个总是躲得远远的,生怕那个叫“王王”的小毛毛窜到自己的身上,即使在母亲有事需要我们过去帮一会儿时,我们也会是磨磨蹭蹭不愿过去。那个“小王王“太厉害了,只要有一点点,就让你痒的特别难受。所以老人总是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
老人终于磨了很多很多的莜面,她除了给儿女的全部卖了,因为她的东西是纯天然的,里面没有掺杂任何东西,又因味道纯正,所以小区人听到老人卖莜面,没几天便销售罄尽。

老人是个热心肠,爱管事,也为此自然成为我们的单元楼长。我们一楼是不用为楼道没电操心的,可其它住户就不行了。每每楼道没电了,人们都吵吵嚷嚷怨声鼎沸,但嚷嚷归嚷嚷还是没有人管。老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担心孩子们一不小心从黑不隆咚的楼梯上掉下来,也担心穿高跟鞋的“妈妈们”一不小踩空摔了下来。于是她挨家逐户地要电费。尽管做的是好事,但有时候也不免还受人家“白眼”。有的是影响了人家休息,有的是隔三差五的回一次家,有时局面还很尴尬。我真为老人担心,担心她打退堂鼓,但是老人坚持着,她说,总得有个人管,总得有个遭嫌的人才能把事给办了呢。
不过,说归说,我们还真是从心底感谢这位只做好事不挣工资的“楼长”,因为她还“承包”了地下室楼道的打扫,要知道,那可是楼里最脏的地方.平日里,不管我们谁扫楼道,最后不是用垃圾袋倒掉而是统统扫到地下室楼道。平日里是没人注意的,但每到过年我们都心里打鼓鼓,看谁最后清扫。那年一百元雇了一个打扫的,老人说心疼。从那以后,老人就承包了。于是每到过年的时候,老人就全副武装,头上戴着塑料袋脸上捂着口罩,提着水拿着扫帚和簸箕从东扫倒西又从西扫到东。有时楼道的灯泡坏了老人就把自己的按上。我们这时什么也不用操心,只管贴自己的对联准备过年。
那年,我们地下室跑进一个小毛贼,顺手拿走一家准备给儿子娶媳妇用的的几条中华烟。这还了的,于是老人动员我们每一个人说要在楼梯口处按个大铁门。楼长嘛,我们谁都没说什么把钱交给老人,于是直到今天我们的地下室再也没有被外人光顾过,大铁门把守着呢。
这不,今年我们楼道的防盗门因为年长已经很破旧了,每天因为开不开又锁不上吵吵嚷嚷。我们的楼长又开始敲我们每家的门儿了。这次老人是拿了一个大主意的,她说我们这次一定要换一个结实的高档的,就是那种用塑料片开的,不过贵了点,每家出500元。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就拿我们这个挣双工资的也在犹豫,觉得是否有点多余奢侈,可是我们已经不敢在老人面前讲自己所谓的“理由”了。十几年了,老人为我们操了很多心,有多少的琐碎事都是老人跑前跑后,老人在我们面前是有功劳的,所以这次收费很快就结束了。在我们忙碌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扇漂亮结实的绿色防盗门就守护住我们了。真爽,如今我们开门的时候,拿出那个拇指大的小蓝片在哪儿只是轻轻一下只听“吱”的一声,用手一拉就开了,然后不管我们怎样摔它,它也总是自动的轻轻地关上,再没有像以前那种哐当哐当的摔门声了。老人说她时不时出远门儿,有了这样的防盗门,她再也不用担心了。
也是的,那会儿,因为住户多,回家时间又不统一,有上夜班的大人有上晚自习的孩子都回来很晚,即使回来了,也不一定关楼门,所以老人总是在睡以前还要出楼道看看门儿关上没有。是啊,老人真是我们的门神啊!
这样的老人我们咋能不敬不爱呢?我和老人是对门,说实话,我从来没有出去看看楼门关了没有。我心里总是安慰自己说管它呢,有老人管呢。就这样,老人还常常夸我说我是最善良的女子,真的,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老人待人热忱,对我也格外好,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每到饭熟的时候,只要看见我回来,就拉开窗子喊叫我。我总不能一叫就到,因为每次我去了老人怕我吃不好总要冷不防往我碗里夹菜,这样每次我都是吃的涨得几乎撑不住了。所以好多时候我就推脱说在外面吃过了或者说外面有人叫呢,老人知道我不好意思,所以有时候冷不丁地把饭就给送过来了。那次,我一个人刷家,听见老人家里人很多,可能孙子外孙过来了。现在他们都长大了,忙着读书,过来也只是在礼拜天,所以老两口清净多了,想吃啊吃啥,有时只是两碗豆面糊糊,有时候只是半锅小米粥。可是清净之余老人觉得有点寂寞,所以每个礼拜天不是给孙子送豆面煎饼,就是给外孙送莜面饺饺。那天已是老晌,老人为啥不叫我吃饭呢,她知道我一个人登高攀上刷家呢,还是她让我自己刷呢,说什么不花那几千块钱,只花个涂料钱就行了,这不,我一个人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就像老人炒莜麦的那会儿,只露着两只眼睛。那次可上了老人的当了,那个工程太大了,我又是急性子,100平米的家三个卧室呢。那次可把我累结实了,根本没有时间做饭还到外面吃饭呢,出去也不行,看看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白泥点子,咋能出去吃呢。那天中午我狐疑了,我肚子饿的呱呱地叫着,竟然有点责怪老人了,都一点了,还不给我送饭,人啊就是这么贱,我已经习惯老人给我送饭了,所以到了吃饭的时候,就理直气壮地等着。记得,正在我心里嘀咕的时候,门铃响了,我惊喜地开了门,果然,老人过来了。不过,老人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一个劲儿地解释说,今天人多菜吃完了,只剩几个油糕,我连忙说没事没事,我就喜欢炸油糕。真的,那天,老人是端过满满的一大碗的,那可是很重的油糕啊,一般人只是吃一个或者是一个半,而那天的我确实饿坏了再加上天生喜欢油糕,所以一大碗油糕我没几下子就吃了个精光。
唉,我的大娘啊,我的好大娘啊,您咋能不好意思呢,我一个无德无能的小辈是前世积德今生遇上了您啊,让我咋感谢您呢?真的,十几年,我跟上老人还真的享了不少口福呢。
和老人相处十几年了,我们觉得是多么的幸运,并不是因为吃几顿饭,是她的生性善良和对生活的挚爱执着深深地打动了我们震撼了我们。她说人生是苦的,不管苦也好累也好,多会儿也要头昂的高高的。说实话,有时候,我们是在无法忍受她老伴儿对她的不讲理,那次,老人进我家窜门,因为没有关门,竟然让老伴儿反锁在门外,最后还是我出面解围。
人常说,不是冤家不聚头,是上辈子的冤家造就这辈子夫妻。生活免不了锅碗瓢盆的磕碰,也免不了说些伤心绝望的话。这时候,老人就耐心地劝导我们这些小辈们,说看大爷是如何的对她,但她还是觉得生活很美好,因为她有疼自己的儿女,因为她有可爱的孙儿们,她说大爷是让她惯坏了,只要她和大爷解释好好说,大爷还是很好的。
是的,十几年了,我们一切都是看在眼里,尤其是我,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我们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感动还是感动。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经历了太多太多的事,吃够了太多太多的苦,她老人家是彻悟了?不然的话她哪来那“落地为兄弟,何必骨肉亲!得欢当作乐,斗酒聚比邻。”博爱情怀?又哪来那“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的挚爱生活、挚爱生命的激情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