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竽儿仍能唤起我美好的童年记忆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我的家住在川南的一个小镇上,我的奶奶曾是当地农场的一名员工在我记事时她已离开了农场,回到了家中操持家务。奶奶的人缘很好,当地人都很尊敬她。听父辈们讲,在灾荒时期,每当到地里收割庄稼、蔬菜时奶奶都会有意地在地里多留下些菜叶之类,让周围附近饥饿的人捡食充饥,以便有更多的生存机会,平常也时不时接济周围一些特别困难的邻居,邻居们都夸她有菩萨心肠。奶奶也很好客,凡是有同学、朋友来访,奶奶都是热情接待,几十年以后,每当我和当年的小伙伴们谈起我奶奶老鹰茶和美味的泡菜,仍然是兴高采烈,意犹未尽…。由于受到大家的尊重,没有多少文化的奶奶,后来长期担任居民小组长,这是当时唯一由居民投票选举的一个民间岗位。
我们家在城乡结合部,屋外也有一小块土地,自己种一些蔬菜瓜果。在我们当地,常常在地角田边栽种竽儿,竽儿生长很快,也用不着专门的照料,作为一种蔬菜,竽儿有很多种吃法:煮、蒸、烧、焖均可。逢年过节,人们才用竽儿烧鸡,蒸排骨之类的,通常的吃法还是煮白水竽,将芋儿清洗干净后倒入白水清煮。由于洗干净的竽儿仍然有许多丝丝挂挂的外皮,像动物的毛皮一样,所以我们又称它毛竽儿。将煮熟了的毛芋儿剥开,里面白白净净,如凝脂般,十分细腻润滑,吃在嘴里柔软清香。有的人喜欢沾一点白糖,有的人喜欢加一点酱油,但我还是喜欢不加任何佐料,这样才能品味到竽儿原汁原味的香甜!当时的粮食是由国家计划配置,每家每户每一个人都有固定的供应量,其中由粗粮和细粮搭配,粗粮有玉米、红薯、土豆等。竽儿既是一种蔬菜,也可以作为一种粗粮来搭配进食。由于当时大米的供应量不足,每家每户还要更多的依靠南瓜,土豆,红薯,竽儿这些粗粮、蔬菜来填饱肚子。嫩玉米是很可口的美味,煮、炒、烧都是非常的可口。玉米面加在米饭里就不那么好吃了,像满口的粗砂…。为了让我们吃的可口,奶奶也是变着花样地将这些粗粮、蔬菜轮番做给我们吃。在南瓜、土豆、红薯等蔬菜中,我最喜欢的还是奶奶煮的白水毛竽儿,那样的香甜可口,百吃不厌!每当我兴奋地剥开毛竽儿,美美的享受时,奶奶都会坐在旁边慈祥地望着我们,微微笑着看着我们满意的样子。…喜欢吃毛竽儿,这样一种爱好,持续了几十年,直到今天只要在菜市场看到有毛竽儿,我都会不自禁的买上一些拿回家,美美的吃上一顿。 尽管它再也没有奶奶煮的毛竽儿可口香甜,但是它仍能唤起我美好的童年记忆,仿佛奶奶就坐在旁边,微笑地望着我们,还和我们在一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