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喉咙一阵难受 终于没有说出口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林量准时来到了他们经常约会的老地方—咖啡厅,一见面,肖红气就急败坏地问他:“我那里长了个小疙瘩,怕不是好病。回来后的第二天就发现了。”
“你放心,不会是我,先去看医生吧。”林量也担心地安慰她。
但肖红不敢去医院,附近这家医院有她几个同学在那里上班,要是这事不小心传出来,今后哪有脸面呆在单位?
肖红解释说,我不是你有病。“可是,你想过没有,要是你老婆传给你,然后......”
不可能,她在外面是有异性朋友,但我相信她不会向别的男人动真格。这么多年了,我能不了解?”林量摇摇头。
我也经常跟他这么说,他也很相信我不会和别的男人动真,可我......”肖红话未说完,林量就低下头来。
走了肖红,林量马上赶回家里。他考虑了很久,把自己要说的话背台词似的,反复演练了好几遍。
晚饭后,孩子和小朋友朋友出去玩了,家里就他和妻子。林量开始以拉家常的方式和妻子谈话,等到妻子完全进入了“角色”,他话锋一转,突然问她:“老婆,我这几天感到那里有点难受,是不是你,传给我了?”
妻子脸上顿时掠过一丝惊慌,不过,她马上镇定下来,半开玩笑地说:“染病?也是你自己在外面沾花惹草染上的,我没这个机会。别胡思乱想了。”
“我说的是真的,没和你开玩笑,你知我在外面是不会胡来的。”林量说得很认真。
“别胡说,我哪会有这种病?”妻子也加重了语气。
林量一时沉默了。
这几天来,肖红好象有意避开他,一直没有和他联系。其实,肖红的心情特不好,老公马上就要回来了,自己下面的那个小疙瘩还没有处理好。平时工作忙,没时间去医院,一旦有了时间,又拿不准去哪家医院,要是碰上熟人怎办?
周未的早上,林量的妻子起床后就穿戴好,到卧室里和还没醒过来的林量说话。林量在蒙胧中好象听到妻子说,一个同事结婚,她要去参加婚礼什么的,中午就不回来了。林量起床后,妻子早已不见人影了。
林量正无聊地看着电视,突然,肖红打来了电话,约林量到老地方见面。听肖红的语气,有点捡到金子般高兴。林量问她有什么好事,这么高兴。肖红说见面再详谈。
又在那家咖啡厅,两人习惯性地坐在原来的位置上。
肖红问:“为什么不开车来?”
“我老婆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开走了。”
“我告诉你,我刚去郊区那家第三人民医院,很快就得出了结果。不是性病,是一种常见的小疙瘩,过几天会自己好的。你说,这事闹的......”肖红高兴地说。
我就知道这事不可能发生的。林量笑笑说。
可我在第三人民医院的停车场,看到你的车,是一个女人开的,穿着一身白裙子......”
“不会吧,她哪会到这种地方来?”
“你的车我能不知道?尾号是478。”
“......”
“她和我一样,也是去检查性病的。我刚检查出来,她就进去了......”
林量没心思听肖红再说下去了,心情变得十分沉重。平时烟瘾不大的他,一下子抽了5根。肖红的本意是想让他高兴一下,看到他的不快,自己也开心不起来。两人没再说话,就各自回家了。
临分手时,林量本来想告诉肖红,让她老公也去检查一下。
可他喉咙一阵难受,终于没有说出口。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