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故乡所有地方都是他乡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梦里依稀是在故乡的池塘边、槐花树上。懒洋洋的阳光洒落在身上,鼻尖缠绕着一缕缕槐香,这是个香甜的梦,我甚至听到了母亲站在巷口喊我回家吃饭的声音。可是我终究没能吃上香喷喷的饭,因为我突然被唤醒了,自那冗长梦境里——是一声悠长的蝉鸣。
这些年来远离故乡小镇,见惯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冰冷的钢筋铁骨,基本看不见一湾浅塘芳草,听不见悠长蝉鸣,可是我知道它其实一直深埋在岁月里,静静安憩。我心里的蝉鸣一直没有消失过。
小时候经常和小伙伴一起爬树捉蝉,五六月的阳光不是很火辣,暖洋洋的叫人想睡觉。孩子喜欢蝉声,大人最是厌烦,大概是嫌它喧嚣聒噪吧。小孩子那时候不知道这种叫唤一个夏天的东西叫“蝉”,我们都叫它知了,大人说这叫“爬杈”,多形象啊,爬杈的不止是知了,还有我们这些混小子野丫头。
“微月初三夜,新蝉第一声”,第一声蝉声预示着夏天真的来了,那层层叠叠的槐树花影里的蝉鸣,一声一声,抓挠着小孩子的心。我们那时候在想什么呢?应该是,采槐花做香喷喷的槐花饭、爬树捉知了回家油炸。时隔经年,我已经想不起知了和槐花饭的滋味,只记得自己爬树掉下来摔伤了手臂,现在回想起依然隐隐作痛。
蝉在拉丁文里有这样的意思:“栖息于树上,像蟋蟀一样鸣叫。”事实上聒噪一季的是雄蝉,它不停地不停地唱啊,引诱雌蝉前来交配,可是雌蝉是听不见那些美妙的“歌声”的,因为,它是“哑巴蝉”。为什么要唱呢?一刻也不曾停歇。
蝉似乎不是一个美好的意象,总是沾染着离愁别绪,如柳永的“寒蝉凄切”;又或者如苏轼的“乱蝉衰草小池塘”,总给人萧索凄清之感,也只有张先那样的人才写得出“斗色鲜衣薄,碾玉双蝉小”这样明媚的诗句,令人很容易就想起文英词中那临水照花的少女来,听着荷塘里传来的蝉鸣便微微一笑,衣袖沾香,晚风正好。
蝉是关于故乡的意象,总会让人在遥远的夜晚坐在窗前怅然若失。我有时候会想起尧十三,那个特立独行的民谣青年。他的故乡也一定是有蝉的,他肯定梦见过连绵不断的蝉声,甚至如我一般被蝉声惊醒过。因为他歌声里的蝉。秋天的蝉啊,是到了它生命终结的时候吧,那些将要在外漂泊流浪的孩子在亭子边,听着蝉声连酒都喝不下去了,船家莫催莫催,我还不想走啊,让我再多留一会儿吧,我一去就要去很多年,等我回来……心爱的人可能都见不着啦……以后再也找不着人来听我述说我的种种经历了……
离家的孩子没有寄托,只能靠着梦里故乡的一声声蝉鸣得到一点慰藉,这蝉鸣可以蓄养出流浪孩子的孤独敏感,还有浅薄的诗意。我们都是在外漂泊流浪的孩子,除了故乡,所有地方都是他乡,所有人都是异乡人,可是我们还得漂泊啊,短暂的停靠某一处孤岛,歇一歇,再继续往前漂泊。可是不能忘记的,故乡的月亮、槐树花影里的蝉鸣,它在每一个夜晚,自深深梦境里,叫醒我,轻轻同我说,别忘了,故乡啊,故乡。
在窗边坐了很久,孩子醒来揉揉惺忪睡眼问我:“爸,你在看什么呢?”我想了想,同他道:“我在看故乡。”他好奇地跑过来:“爸爸的故乡有什么好看的?”我笑了笑:“一方小池塘、一棵老槐树,还有整个夏季的知了啊。咱们……听蝉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