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中点亮自己照亮他人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自从姨妈得了脑梗,行动便是一天比一天缓慢,语言一天比一天含糊。但,她还是一天都没有放弃读书,只要没有什么琐事打扰,她就会躲进书房,打开书本,享受一个人时光
小时候,我家住在农村,由于家庭拖累大,母亲就把我送到城里让姨妈照看。在我的记忆里,姨妈平日里就手不释卷,一有空闲便拿起书本看。以前,我一直以为姨妈阅读是给我们做榜样,可是后来,当我们一个个都成家立业了,她还是爱书如命,哪怕是古稀之年,她也是一本书接着一本书看。直到有一次,我认真地读完姨妈写的回忆录时才恍然大悟,原来阅读一直是她的生活方式。
姨妈小学读到四年级时,因家境贫寒,被迫缀学在家帮大人干零活。缀学后,姥爷让她没事的时候看看哥哥们读过的旧书。姨妈首先啃读的是曹雪芹的《红楼梦》,当时里面有好多字不认识,她就用字典一个字个字地查。再后来,她把家里的旧书都读完了,姥爷又没闲钱买新书,她就跑到邻居家问人借书看。她对借来的书总是爱不释手,怕人家催着要,白天放牛的时候就在山坡上读,晚上怕费油就借着月光看。等人家要书的时候,她不仅把书读完了,而且还记了满满两本子笔记。姨妈在回忆录里写到,人在孤独无助的时候,书是最好的朋友,阅读不仅给她带来了快乐,还让她心中生出无数的光芒和力量,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她稚嫩的心灵里就种下了一枚文学的种子。
1965年,姨妈年满十八岁。由于她长相出众,又喜欢唱歌,被村干部推荐去部队当了一名文艺兵。在青海部队,姨妈越来越发现,要将文学梦想变成现实,还必须要付出常人十倍的努力。于是,她白天参加训练,晚上就利用休息时间去读书。怕影响到战友,她就站在宿舍外面的路灯下看书。有一次,班长查铺发现了她,就说:“大冬天站在外面不怕冷吗?”姨妈回答:“读书是高尚的享受,虽然冷,但不苦!”班长看到她神情里透着一股牛犊般的倔强,明显地感觉到她身上潜藏着一股不服输的力量,于是,就允许她在路灯下多读半小时的书再回宿舍。
“文革”开始后,姨妈更是拼命地学习文学知识,不断地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1968年10月,她的第一篇处女作发在了《青海湖》杂志上。1969年,部队又送她去甘肃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了三个月,使她的写作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而后,她的作品先后在全国一些文学报刊时有发表,战友们都称她为“部队女作家。”
姨妈复原回到老家后,看到家乡的文学事业还处于低谷,为了团结更多的文学爱好者参加到家乡文艺宣传队伍中来,她在县领导的支持下创办了县上第一家文学社,吸收的会员都是热爱读书和文学的青年。在文学社里,姨妈带头读书,教导会员多关注社会生活,积极开展“多读书”“多阅历”“多练笔”活动。多年来,姨妈把阅读当成了工作的内容和手段,用自己的激情和燃烧,点亮着家乡这个小县城的文学之火。
姨妈对读书的爱,就像爱上一个人,贴了心便是一生。即使退休在家,仍每天坚持看书。现在,她见了人总是说,人上了年纪,更应该多读书,只有多读书大脑才不会萎缩。在姨妈的鼓励下,我在工作闲余也与书为伴,读着读着,常觉心间有朗月升起,照亮着我荒漠的生活。
姨妈把阅读也一直列在自家的家教里。每当一家人聚在一起,她总要发表一番“演说”,且每次的“演说词”大同小异,一定会强调“全民阅读”几个字。她说,全民阅读不管年龄大少,大家都应该参与进来,因为读书不只是精英的责任,更应该是所有人的义务。
现在,晚年的姨妈虽然孱弱多病,但每每看见她坐在书房看书,一副安静祥和的样子,我的内心便充满敬佩。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也会把阅读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并积极参与到“全民阅读”的宣传队伍中来,我希望自己也像姨妈一样,在阅读中点亮自己,照亮他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