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袋菜籽苗芯是离我最近最温暖的母爱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春节一个阳光和煦的上午,我踏着朝晖去看姨妈。乡里的人大多一年到头打工在外,春节回来就忙着走亲访友。大抵表弟几爷娘也一样,今天不在家。姨妈坐在院坝里的椅子上,眯着眼晒太阳。我的到来,引起小狗狂吠,惊动了她老人家。她蹒跚着步履一边忙着沏,一边唠家常。
姨父闻讯从外边赶回来,被姨妈吩咐着张罗饭菜。我心里犯难嘞了,我一个人饭菜弄太多,不仅浪费,更重要是累着两位老人。但我知道:打扰姨妈的好兴致,会惹她老人家生气,那样我又于心不忍。
冰箱里所有东西一样不落下,水中游的、地上跑的,能弄的下酒菜一样不少。蒸的、煮的、炒的、拌的一应俱全。三个人,十来个菜,任凭怎样吃,几天都吃不完。我为了满足姨妈的心愿,尽量狼吞虎咽地吃,吃撑了!姨妈说,她今儿个特高兴,好久没有出去转转了,要陪我去田野里走一走。
刚过立春,油菜开始抽苔。抽苔的油菜需要摘顶,才能促进旁枝生长,保证油菜丰产。而油菜苔则是非常环保的蔬菜,在大鱼大肉吃腻了的春节,又嫩又鲜的油菜正好可以卖个好价钱。我说今儿个没事正好可以帮你给油菜打顶。姨妈说,现摘现卖才行,要我只管摘点回去吃。
她拿出不知啥时准备好的食品袋,摘起来。一边摘一边告诉我要掐嫩点才好吃。掐了几把我说,够了,家里人口少,吃不了多少。姨妈不高兴地说,这么多,你难得来,多摘些!农村菜环保,放十天半月都不会坏。我拗不过她,只得又继续摘…
聊着聊着聊起了我小时候读书来。那时我在区上中学念书,那个时代,物质还不丰富,家离学校有些远,我住校,一个周回家一次。姨妈家离学校近些,经常趁着赶集抽出时间来看我。有时她来我在上课,就拎着糖果糕点一直在外等候。不管寒冬酷暑一直这样。等下课时她要亲手递上给我买的东西,还不忘叮嘱要好好读书。
有次周末,正逢中秋。姨妈在周五早早就在校门口接我,她说,她种了一点酒谷,正好打糍粑吃。那个年代,人们的生产主要为解决温饱,酒米当然是稀罕物。
回到她家,蒸酒米、洗碓窝她忙个不停。经过她的一番忙乎,香喷喷糍粑摆在桌上,每人一个,还剩一个,她说先放着。姨父出门挑坛罐去了,我想应该是留给他的吧!
星期天下午我要返校了,姨妈从柜顶取下那个包着的糍粑,发现只剩半个,责问表弟是谁偷吃的?表弟怯怯地承认了,姨妈顺手打了表弟,怪表弟馋嘴,说这是特留给我带回学校吃的,到了中巴天(指一个周的中间)好加餐。我坚持要把这半个糍粑留给表弟,姨妈坚决不让,生气了说:“他饿了可以在家里找东西吃,你在学校能找什么吃?必须带上,你若不带,我明天亲自给你送学校里来!”我犟不过她,知道她说一不二的,不得不接受。
在接过糍粑一刹那,眼泪滚落下来,我一侧身不让姨妈看到。在路上,表弟怯怯的眼神与姨妈执意给糍粑的动作一直在我眼前交替浮现。
那半个糍粑带回学校后,我舍不得吃,也根本咽不下去。我就把它好好包起起来,用一块砖封存在墙洞里。当我情绪低迷,学习劲头不足时,我就望望那个墙洞,它会时刻提醒着我,不要辜负亲人的殷切期望。
“拎着!”姨妈把压得紧紧实实的一口袋油菜芯给我,她又回头去掐了紧紧的两大把,才满足地离开。
路上她吩咐我,油菜芯拿回去要分装以免捂坏。放在冰箱里保鲜,那样可以多吃几天。
看着她微驼而娇弱的身躯、不太灵便的双脚,姨妈老了!爱我的父辈们慢慢离我远去,这袋菜籽苗芯是离我最近最温暖母爱,我要好好珍惜!不争气的泪又迷蒙了双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