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有一道光 一道引领导航的光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昨天,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关于我和诗的结合,像在平静的生活水面上,扔了一块小石,激起了层层涟漪。

说起爱好,真的不多。不似别人家那些孩子,琴棋书画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生活在农村的孩子,是最无忧无虑的。除了完成作业,很多时间都是玩耍。我虽是丫头,但经常和小伙伴们游山玩水。有时会上树掏鸟窝蛋儿,有时会下河捉小鱼儿,更是经常的跑去驻地部队,看那些军人如何在摸爬滚打中书写“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驻地部队的番号不记得了,附近的人们都叫“卫生连”。连,究竟有多少个人,我也不知道,但感觉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官在绿军装中格外醒目。每次我从大门悄悄溜进去时,都会看见他在指挥训练,他们习以为常有个女娃在偷看。

一天,那个官儿手上拿着报纸,找到藏在树枝丛的我,读了一个女孩故事。我听着听着,觉得文章中的女孩和我好像,一样顽皮淘气,一样梳着两条羊角辫,一样总穿一双小布鞋,布鞋有洞,可以看到脚趾头。

其实那个被一名军人写进他的生活里的女孩,就是我。也就是从那年九岁起,我开始喜欢上了写作文。日记像流水账记着,什么我几点上学放学、早吃了炒饭晚偷喝了酒,像交待一日三餐写着。

随着爱好越来越浓厚,除了语文书整本背诵,还向同学借书,省吃俭用买书。我的同桌是从二年级到毕业都没换的,她有一个当法院院长的父亲。她的家是一处院落,有花有草还有一房间的书。我记忆深处同桌送的第一本书就是《儿童文学》。

中学的初一,真正引领我开始写作的人出现了。他是我的语文老师,一个五十多很瘦的老师。他几乎把我当自己的女儿培养,送很多从没读过的书,每看完一本,他会让我写读后感,背优美句子、段落,甚至是整本。幸好小学时就爱背书,是那种读一遍能百分之八十可以背的速度。过目不忘达不到,但两次后可以一字不错。除了课余指导,还隔三差五要求去他家开小灶。同学都不叫我名字,总起哄喊“老师的女儿”。当老师的女儿,还做了他两年的科代表,收作业、领早读,还改考试卷。记得中学课本有一篇《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和同学们一起早读时,把“洒”读成了“酒”,引来全班哄堂大笑。站在讲台上的自己,也在笑,眼泪都欢快地迸了出来。

刻骨铭心的过往,都有着给予我美好时光的人。正是从小受到了文学的熏陶,我不由自主地成为一个浪漫主义者。红花绿草蓝天白云鸟声虫吟,都会被我记取在岁月的书签上。人间烟火气,诗词总清欢。走万里路,读万卷书,写一生的字。平凡快乐

每个人,都有一道光,一道引领导航的光。而文学,就是我像夸父逐日、精卫填海矢志不渝的信念。即使阅历浅薄思维笨拙,也不改初衷热爱。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持之以恒,写到不能写的那一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