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叶落林疏山水均瘦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胡大奎总编一再说起“巴中红叶之美,光雾仙山不错,值得一去,十一月初去最好。”

我微信回聊:“要得!有空一定观赏‘诗意山水、红色巴中’,亲自去灵感一下,一览无余。”可我总没抽出时间,不远万里前往一睹芳容。

身未动,心已远。之后一直所期,为此守候,想去光雾看红叶,大有求之不得之感。我18岁从军离开了大巴山来到了云南边疆,孩提时看的一部电影《红叶铺满小路》,原来是反映红军经过巴中南江的地方,现在才恍然大悟。就连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也未曾领略故乡风光,至今想起来非常遗憾。秋风送爽,我和红叶有个约定,我收拾往日的牵挂与思念,还愿昔日相思梦,有心看看我那梦寐的红叶。

“如果你不去光雾山欣赏红叶,你就不是地道的巴中人。四川方言中的‘光’字与普通话里的‘都、全’意思相同,因此光雾山顾名思义就是‘都是雾、全是雾’的山。‘九寨看水,光雾看山,山水不全看,不算到四川’的诗句,已成为歌吟光雾山与红叶的名句被世人所传颂。”多年不见的老战友董必成如是说。

深秋,如期而至,红叶绽妍。我们趁着“国际红叶节”乘兴而去,体验光雾红叶梦幻之旅。一路向北,一路笑谈,一路高歌,一路渴盼,一路亢奋,禁不住吟出那些与枫叶有关的文人墨客诗句:“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凋。”“遥看一树凌霜叶,好似衰颜醉里红。”“霜落江始寒,枫叶绿未脱。”“半窗残照一帘风,小小池亭竹径通。枫叶醉红秋色里,两三行雁夕阳中。”从巴中市城启程,行进100多公里便能到达,很快就看见光雾山红叶进入最佳观赏期和830平方公里“亚洲最长红地毯”的红叶景观。真可谓是心之所向,身之所往,终至所归。

枫叶为秋时云雾最绝。云来遮掩雾来锁,雾锁雄山更是一种难得的绝美的自然风景,像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秦巴山脉上的王冠美景——梦境光雾山。奇峰凸起,万丈绝壁,悠长深涧,山奇水秀,层林叠翠,秋色鼎盛。登光雾山远望,看苍天寥廓,山是醉了!透过那飘曳的云雾,看到一幅幅宏伟的图景,缕缕缥缈缭绕的云雾,披上了秀丽的霓裳,霞霭相映,蔚为壮观。光雾山的秋色雾里看花一般,雾移景换,虚幻奇丽。雾因山而生,云因雾而来,雾在山里,山在雾里。走进光雾山,像是大山沉重地呼出的气息,雾在群山间生成了,升腾了。灰色的云又飘来了,压在山巅分不清是云还是雾。雾是云的降落,云是雾的升华,腾云驾雾般的迷雾朦胧了众多的奇峰险崖。顺着石阶登上山峰,看到那袅袅如炊烟的雾气在滚动翻腾的雾海里折腾,几座墨绿的山峰矗立在雾海中,茫茫的雾气飘飘渺渺,如花如絮,若有若无,如痴如梦,犹如影视中的蓬莱仙境。驻足极目,悠悠岁月、滚滚红尘莫不都在俯视之中,而那云涛烟海所遮蔽和掩藏的深沟大壑,重峦叠嶂,有形有魂,神秘莫测,莫不又是我们心灵之中渴望破译的奥秘。光雾山的绝美是大自然造成的一块宝物。它是多姿多彩的,是多情多绪的,是神奇妩媚的,是美轮美奂的,是烂漫绝美的,浑然天成的自然风光展示着大自然的朴素与和谐。那恍若瑶池的云雾里,隐隐约约透出陡峻的山崖、参天的老树、妖娆的红叶、清雅的流水。这是大自然真实的写意,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是米仓古道天然画廊。

枫叶为秋时一抹最红。光雾连川陕,红叶照秦巴。一抹秋色一抹红,四季轮回无声中。沿着步道前行,远看,红叶红了。锦团堆浪染山河,“醉红”光雾山的红叶放飞自我,争奇斗艳,如同天界打翻了颜料桶,红得总是化不开了。红叶秋天是红的,就像喝醉了酒的人的脸一样。“小枫一夜偷天酒,却情孤松掩醉容。”在杨万里眼里,把秋枫变红形容竟是偷喝了“天酒”而被染红的,真是美妙极了。光雾山的红叶怎一个“红”字了得!近看,红叶纹理清晰、壮丽多姿。红的红得通透,如火如荼;黄的黄得明艳生动,如痴如醉。风过处,如歌如泣。风起时,枫叶飘舞如火海。光雾山红叶色泽丰富,随着海拔的变化和受冷暖气流交汇影响,红叶逐步呈“蓝绿黄橙红”等各种颜色,梯次变化,如梦似幻。站在高处看,高低错落、红黄相间的红叶应时如约而来,错落有序地红着,绿托着红,红托着黄,彼此依偎,相互映衬,逐渐由绿变黄、由黄变红、由黄及橙、由橙而褐、由褐而红,由山顶而下至山腰、山脚。不同的树有不同的红法,数千种的树就会展示数千种的特点;即使一株树,上部、中部、下部,也会渐次地红着。红叶是一日一色,在上午、中午、下午一天之中不同的时候,在昨天、今天与明天行进着的时间里,在阳光、雨雾或霜意的天色气候中也会点缀演绎着不同的鲜明色彩,格外把不同样式的红法铺张开去,把不同样式的红蔓延开来,把不同样式的红变幻出来:浅红、淡红、深红、大红、朱红、桃红、赤红、乌红、枣红、褚红、紫红、金红、品红、酡红……浓郁欲滴的红色浓重地渲染出秋天的红,耀眼夺目,光艳撩人,煞是好看。正是“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枫叶为秋时烈焰最旺。一山红叶燃秋水,万类彩林烧天地。秋天里的枫叶,灿烂如阳,恰似腾腾烈焰,灼灼欲燃。继续往前,登上陈家山顶眺望,只见山色黛青,莽苍似海,不禁让人热血沸腾。那横亘在眼前的大山,遮天蔽日的红叶,好像燃烧起来了,一种大气磅礴的气势,翻天覆地,山成了火焰山,满岭红叶蒸腾着朝霞,连山上飘浮的云雾,都像拂动的红纱巾。那高远的天空则如铺满落日霞光,一场红叶的风暴正在席卷开去,成燎原之态势。整个山坡被红叶覆盖着,火红火红的,在阳光的照耀下,宛如一团团的火焰在燃烧,又如“飞焰欲横天”。空气中还略带着躁动与炙热,红叶在这里膨胀着,欲望在这里熊熊燃烧着,我看到了火焰中有千万个精灵要腾空而起,我看到了秋天的枫叶好似燃烧着的火球,正燃烧得旺烈,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它燃烧的是秋天与自己,升腾的是激情与自信,造就的是金碧与辉煌。这满世界的红色形成了一幅颇为壮丽的燃烧的巨画,色彩浓烈、炽热而又温暖。

枫叶为秋时韵味最浓。秋意浓,秋味韵。秦巴山红叶的壮美,是由内往外长出来的,宛若岁月的沉香,风韵透彻,意韵十足,韵味浓厚,特别细腻耐品。它没有娇气,更无霸气,是心如止水的灵动,一如林外之风的浪漫与野逸。在九角山观红叶,别有一番韵味景致,一小片一小片的林子,则疏朗、清爽地红着;那散生的华山松、椴树、乌桕等,则如冷美人娇傲地红着。在优美幽致的大小兰沟观红叶,更是韵味未尽余韵悠远。这原始的森林里,苍劲、古拙、硕大、浓荫如盖的“巴山水青冈”(代表城市形象标识的巴中市树),只管一个劲儿地红,哪管这一沟一壑怎么容得下如此多的炫耀色彩。那间或的火炬树,把一朵绿云镶嵌在红色之中,整个山野映衬得红晕飞升,整个山沟宛然铺着一条飘动的红锦带。在丰富多彩的焦家河、幽静深邃的寒溪河观红叶,红叶是独自开放的,两岸的燕子岩高岩悬崖峭壁上凌空怒放的一丛丛、一簇簇、一树树红叶,胜似盛开的红牡丹,姿态极妍,姹紫嫣红,好似能把岩石洞穿,与云山雾海、潺潺流水、古藤绿树交相辉映,独具风韵。

枫叶为秋时胜景最好。“醉美”红叶,独领风骚,人间胜景,美不胜收,它与蓝天、白云、山川、河流汇成了一幅赏心悦目的醉人画卷。行至较高处,在这个海拔2607米的珍珠沟里“十八月潭”观红叶,感受瀑潭流水与缤纷彩林交相呼应,是一个绝佳的去处。水流自一条溪谷中从山顶高处向下滑行,瀑急潭深,势如山崩,飞花溅玉,跌宕出各种风彩倩影,清溪、碧潭、瀑布,叠成18个潭。自上入口处的金龟潭而下,一步一景,一潭一景,一潭一奇,潭潭之间,一瞬一特色,动静总相宜。水流或缓或急或柔,或飞或跳或淌,或停或行或回旋,或飞流成白练,或漫淌成绿绸,置身其中,仿佛如至仙境,自己都变成了仙人。行走在这“十八月潭”之途中,那密匝匝的树,枝柯纵横,旁逸交织,一株株的红叶簇拥着,倒映在明镜般的潭中,潭是彻底地映红了。流水背负着红叶的梦想,静静地梳理着水底鹅卵石深蓝的毛发。那潭底的卵石成了赤色的雨花石,红叶的光芒把山涧两岸的石头都照得红彤彤的。红树临镜而照,宁静、绰约、纯粹,殷红得滴血一般。那一片片随风翻飞摇摆而下的红叶,在石上如蜻蜓轻轻地歇着,层层叠叠地堆放其上;飘落水中的则在溪中急急地走,在潭中悠悠地漂,在水面缓缓地浮,在水上翩翩地舞,轻盈自在,飘然若仙。那一堆堆摇曳飘荡到大地的落叶,不枯不萎、或红或黄、或深或浅,尽显“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洒脱,“虽九死其未悔”的执拗。

枫叶为秋时情意最重。大巴山的秋色,看似层林尽染,但不大红大紫,有色彩的璀璨,却红得内敛、静穆、含蓄,丝毫都不炫耀,用饱满的热情温暖着深秋的凄凉。她一生的坎坷,半世的情感;她风吹雨打,抵御寒凉,无怨无悔,让生命之树绽放,让暮秋的每个时期都有其独特的魅力;她饱蘸枫的颜色,浓缩忠诚、坚韧与乐观,满怀豪情去渲染生命的鲜丽画幅;她朴实无华,余生不长,甘于奉献,为人咏赞,成一片情、片片情的万叶飘丹,黄金满地。我手捧着枫叶感觉有几许难舍几许无奈。枫叶是枫树的叶子,在秋季繁盛,原本是枫树的一部分,而季节的交替变幻却无情的把它们分开,虽然彼此有一些无奈,但是没有枫叶的枫树,可能没有人来欣赏,而没有枫树就更不可能有枫叶。枫叶脱离了树枝,毅然飘落,现在它们只能远远地对望着,孤孤单单,但它们没有悲伤没有呻吟,它们是多么期望能够长相厮守,永不分离。毕竟现实却是残酷的,无可奈何叶落去,那是一种别样的不舍与凄美

枫叶为秋时叶落最美。光雾山的红叶,惊艳了岁月,使岁月静好,红尘无忧,淡定安然。它以饱经风霜的磨砺,装点了漫山秋景绚丽,它以片片枫叶片片情,承接着人间赞美的诗句,可知道它内心凄楚的却又无几。它诉说着悲凉,苟延着残喘,逐日走向枯萎,饱受寒霜的侵袭,最后魂飘大地。秋风吹来,叶儿发出沙沙的声响,片片滑落枝头,随着微风轻轻地旋转着回荡着,恋恋不舍地在空中舞动它最后的美丽,飘向未知的远方。我的思绪也开始飞翔与远扬。我拾起一枚红叶,轻轻地抚摸它毛糙的叶边,就像抚摸我布满皱纹的面颊,心里涌起的满是痛惜和爱。我仔细地端详它,叶子的形状非常奇特,一片枫叶上有7个或有5个小小的叶瓣组成,红色的茎细长细长的,像一只只张开的手掌。叶脉从中间逐渐散开,红色从叶根向叶子中心延伸,叶子的5个角微带枯黄,根根叶脉呈辐射形的从叶根向上伸展,叶脉似我体内流动的血液。它没有了春天时的娇嫩,也没有了夏日时的强健,可它那秋日的艳丽燃烧了它最后的辉煌,沉淀了它久经的沧桑。叶落飘丹,飘飘洒洒,分外飘逸,飘悠得霜叶的脸都羞红了。枫叶永远是美丽的,即便凋谢,也保持瑰丽的色彩。

枫叶为秋时遐思最多。在光雾山观红叶,眷恋的不只是红叶。绚烂的红叶展示出它沉淀和一生沧桑的美,都会让我感动许久,让我充满无尽的遐思。放怀红枫,高山仰止,抒发情怀。我赞美枫的高洁——它灿似锦绣,英姿焕发,雄伟之极,素与东蓠黄菊、傲雪红梅、不老青松相媲美。它风度性格迥然不同,它不与群芳争艳,内涵低调,高洁傲岸,却在深秋尽显神韵,令人慨叹、憧憬。我赞美枫的意志——它有着铁血般的风骨傲然,红叶寓意一种坚毅的品格,可以很好地面对人生中的一切困难,总是在秋天变红具有极好的观赏价值,且能够忍受晚秋的寒冷与孤寂。我赞美枫的执着——它面对风雨霜寒,相侵无怨,自强不息;它面对落叶飘零枯萎,坚定忠贞,忘我无私,死而无憾,片片情漫山流丹。我赞美枫的燃情——它用血红般的热情点燃秋天的激情,燃情大地与岁月,它红得似血似霞、如金如花、含蓄纯粹、浓烈鲜艳、热情奔放、风韵独特,它红出了“丹枫烂漫锦装城,要与春花斗眼明”的奇妙佳境。我赞美枫的伟大——红色,象征光明、革命,凝聚力量。“红色基因”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纽带。对于红叶而言,红叶蕴含“红色基因”,这基因,就像流动在华夏民族的血脉,也遗传在我们的民族基因中;就像川陕苏区当年革命红满天的流淌着红军先烈的鲜血;就像擦亮鲜红底色的红领章;就像亮晶晶的红五星闪闪放光,就像漫山遍野的红军旗帜在飘、在摇、在动。

11月6日下午4时许,正当我陶醉在整个深秋的红色海洋中之时,礼待我们的导游川妹子何芳通知:“天气突变,大风黄色预警,请大家赶快撤离景区。”话音刚落,突然之间,狂风大作,红叶像天女散花,落英满地。我沉浸在红叶落地的伤痛中。抬眼这灼灼似金、灿若红霞的红叶,低头怎不使人思绪万千呢?人生就像那泛黄的红叶,洋洋洒洒,划出的弧线别人看着似乎美丽,其实当落到了地面上,下一步就是慢慢枯竭。那红叶像千万只红色蝴蝶在蓝天青山间翩翩起舞、跳跃,那是对风的追求,还是对树的痴恋?是对明媚阳光的依恋,还是对零落成泥的惋惜?还是在诉说那风前飞舞的忧伤……我黯然,我泪崩!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落英缤纷,秋光满人间。日光在天空跋涉着,思绪在“红叶山庄”书桌前安放着。秋日闲暇,数日流光,岁月长短。时光扇动着翅膀,划过十月的天空。我在清秋和秋末的光阴里,既拥有岁月的丰盈,也拥有一个人的清净。昨夜狂风吹落一地的红叶,在细雨蒙蒙的“秋冬气始交”里提前感受一份初冬的寒露。今日立冬,朔风起,万物藏。我也该回家了,是梦总该醒。携一程秋色,愿岁月静好如初。

美的东西多是短暂难寻的,再美丽的事物终会逝去的,世态炎凉变迁之迅速,这是自然之道。一些背影已遐迩,一些微笑已淡忘,一些情怀已淡然。木叶纷黄,落叶纷飞,雁已飞去。我甚至来不及挥手道别,就不见了它们的踪影。

“最是秋风管闲事,红他枫叶白人头。” 咱们都会慢慢老去。我明年已近夕阳也走进60岁了,时间不饶人啊!眼前的路也被飘洒的丹枫铺满,就如一条人们想象中的通向天堂之路——金碧辉煌。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叶落林疏,山水均瘦。走过的山水,皆是风景。用一颗完美之心去看大千世界,远离城市的喧嚣,一脚踏进大自然的怀抱,做一个深呼吸,漫步红叶铺满的小路,饱览秋天的美色。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来时路,秋色斑斓,红树疏黄铺满。拾一抺秋色,留不住,岁月满眼。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