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我这样奇怪的旅人应该很少吧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为了积攒下地的兴奋值,我特地把单反挂在脖子上,gopro拿在手里,背后背一个超大容量的户外包,包和外套是之前在美国买的廉价猎装品牌,质量好坏从沉甸甸的分量上就能体现,外套口袋里揣着鼓鼓囊囊的钱包钱包里一沓零碎钱币,起码三国的硬币满满当当叮叮咣咣,路过超市的时候又帮朋友带了三罐奶粉,我像一个灰色的肉球滚动街头,一路猫腰弓背绕着汉堡著名的St Pauli转了一个大圈,回来的时候不甘心又绕道看了钟楼,最后沿着汉堡老港码头一路走下去,过了河底的隧道才坐上了回程的车。我似乎挺喜欢行走,磨平了足底板也舍不得片刻停留,同行的人却已经愁眉紧锁,面容憔悴。

我身上有多少负重?一身冬装,安全鞋脚趾部分装了铁片,工作服兜里揣了一本厚厚的书,又带了手表以便计时,怕手机没电还顺手拿了充电宝。从早上四点醒来到晚上八点眼皮没有合过屁股没有挨过椅子,两条腿不停的交替着行进,在海员俱乐部吃过一小桶辛拉面,路上吃了几颗费力罗巧克力,肚子里再没有进过食。我问同行者要不要来杯热咖啡要个大汉堡?他一脸嫌弃又往嘴里塞了两块费力罗。

在一个公园里偶遇溜冰场,半大的孩子们玩的不亦乐乎,回忆的空当短暂停留,转身离开的瞬间却瞥见一个大叔模样的老男人,他身着灰色风衣,脚踩冰刀,手背身后,在冰面上时而旋转时而轻舞,黑白相间的胡子下嘴角咧成弧形表达着快乐和满足,我匆匆抬起手中的镜头,他却翩翩而去,我深受感染又不无遗憾。公园一角堆着几堆积雪,三四个小朋友堆起了雪人,雪人大大的头还没成型就被瓦解成小块充当打雪仗的弹药,从孩子们的欢乐中我仿佛看到的就是儿时滑雪打雪仗的场景,感叹时光易逝岁月穿梭。公园里绿色草坪上几条大小不一品种各异的狗欢快的吠着跑着,远处的主人手插衣兜围巾裹着脖子棉帽罩在头上,庄严而肃穆的盯着远方,仿佛一塑雕像,又好似在做一件神圣而崇高的事情,不容侵犯。

大风夹着冰粒刮到人的脸上,刀割一般的疼痛,时有衣着鲜艳的跑者擦身而过,他们单衣单裤,有的甚至短袖短裤,头发眉毛挂满了一层白色冰盖,倒是与他们天生白皙的皮肤相匹配。马路对面的地铁站玻璃罩下,几个警察在驱赶升降梯口的流浪汉,从他们警徽闪闪的帽檐下依稀能看到那一张张无奈的脸,似乎在面对围观的路人诉说着抱歉。流浪汉从一堆半新的棉被里缓缓挪出身体,才发现被子下还有一条同样瘦骨嶙峋的狗,粗壮的狗绳套着瑟缩的身体,夹着尾巴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惊恐。

是一个隐形人,背着大包,猫腰弓背唯唯诺诺的逶迤前行,我特殊的装扮似乎又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引的路人频频侧目。我是一个文盲,到了德黑兰目不识丁有口难开,遇到恢宏的建筑也只会按动快门,遇到路人问候只能真诚的微笑。我就像一个敬业的游客,寒风里裸着手端着相机行色匆匆,在海员俱乐部的时候买了一顶帽子,以便遮盖乱纷纷的长发,让自己尽量显得精神便睁大双眼抵御内心的疲乏。我喜欢拍等红灯的路人,他们有的匆匆疾行,有的闲庭信步,有的西装革履,有的朴素休闲,所有人在红灯亮起的时候自动停下,我便抓紧这个短暂的空隙观察然后拍摄。

海员俱乐部里有只狸猫,踱着稳健的步伐目空一切,一会儿横卧沙发跟人抢座,一会儿又跃上吧台讨要酒喝,它铁定把自己当做了俱乐部的主人,对我们这种匆匆过客不屑一顾,斜着眼剜你一下转而又闭目养神。德黑兰的女人自带一种淡雅的气质,修长的身形遮掩不住骨子里的风韵,她们通常披散着金发紧致白皙的皮肤如玉般纯白无暇,我觉得这里的女人与猫同宗,高傲冷峻,气质非凡。

像我这样的旅人极为特殊,事先做好的计划会因为种种原因泡汤,而计划之外的惊喜又会让人兴奋不已,我的旅行很少有目的性,往往都是凭着感觉自由随性,缘分天注定,惜缘不攀缘,这样才能减少心里的不甘和遗憾。

此篇完成的时候外面飘着鹅毛大雪,这样的雪景在记忆里的才有,能在几千公里外的远方遇见着实让人兴奋。

像我这样的人旅人应该很少吧?其实我也不愿,每次累瘫倒在床上的时候心里想着下次坚决不再出去了,但当下次来临依然疯癫,像我这样死性难改的人一定难成气候,那就不改吧,好老来也能有个说头。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