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行在苏伊士漫长的河道中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来来去去多少次了,我依然无法忘却第一次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情景。看惯了茫茫大海的一望无际,忽然被这条窄的仅能供一条船通行的人工河惊得目瞪口呆,船宽四十多米,能走的水道也就三两倍船宽,浩浩荡荡百十海里,弯弯绕绕惊险刺激,一艘艘的巨轮络绎不绝,从战火纷飞的阿拉伯红海一路绵延到风景迤逦的欧洲地中海,可见这条必经之路的重要意义
  昨晚抛锚的时候,移动发消息说埃及政府军和恐怖分子正在激战,请勿外出。我想做笑谈般的跟船长说道,船长把头一扭,“每个政府都把反抗的人称为恐怖分子,埃及一样,美国一样,中国也是。”自觉话题起的太过敏感赶紧转移,“您看这运河两边,一边绿草莹莹,一边黄沙莽莽,真是天壤之别啊。”船长瞅了一眼,嘴角一歪,轻蔑的呲了一声,不再言语。我知道他在想什么,埃及人的心就如同这里的土地一般贫瘠,可能言说埃及人之有过,遂换做埃及引水好了。
  苏伊士运河有个别称叫做万宝路运河,万宝路是一个著名的烟草公司。几乎每个来船的人都会顺走一两条万宝路,没见过几个人抽,却总看到有人卖,真是个好买卖。说到埃及的引水,不由得让我想到了大腹便便,妇孺之心,首先他们会选择安全系数不高却可以自动升降的舷梯登船而不是专业的需要攀爬的引水梯,然后从电梯最顶层爬两层楼梯到驾驶台他们会歇歇缓缓好多次嘴里还骂骂咧咧,然后简单跟船长交流后直奔咖啡角找寻各种能往嘴里填塞的食物,最后嘎吱一声坐上引水椅岿然不动,期间只有两件事能撼动他们稳如泰山的高贵的臀部,一件是吃饭,一件是祈祷。
  走过很多次之后有些事就会习以为常,比如说监视两个苏伊士的带缆工人。甲班最底层有几间屋子是专为苏伊士的带缆工人准备的,每次过运河,我们都会安排一个人守在进入生活区的唯一通道,另一边通向甲板的水密门也会上锁,这种限制人权的做法一度让我以为会发生小规模的抵抗运动,但这些带缆工人倒是见怪不怪,而且还自得其乐,在狭小的空间里摆放好各种纪念品售卖,中国产的,价格比国内贵几倍。
  运河应该是一个造福人类的浩大工程,途经好几个大大小小的城镇,一开始我想说城市来着,大副说:“什么城市,这也就算是一个小乡村!”好吧,我见那里有学校有商铺还有警察局,姑且就叫她城镇吧。船长说:“怎么看不到一个女人?”我拿起望远镜像寻宝一样的一点点过滤,终于发现几个黑沙遮面红袍裹身的人,我说:“看那儿!”船长说:“那些都是妈妈桑吧!”作为闲暇时候的笑谈并没有轻蔑的意思,只是为穆斯林严苛的规矩震惊,为这些生在穆斯林地区的女孩深表同情。
  运河两岸到处都是塔哨,每个塔顶都有一杠机枪挺立,每个机枪边上守卫的大兵或坐或躺都在玩弄手里的小小手机,这个小玩意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侵害到地球上的每一个人,低头族已经蔓延到世界各地,包括小小塔哨里普通的士兵。绵延一百多海里的运河见到最多的就是兵营,几辆装甲车,几辆坦克车,甚至还有偶尔飞过的直升机,这些都在时刻提醒我们要提高警惕,然而我们能做的似乎也只有提高警惕。偶然看到一个不大的足球场,十几个大兵用衣服搭成球门,然后跑成一片混乱,没有大脚抽射,没有倒挂金钩,每个人都踢得小心翼翼,似乎稍微一使劲皮球就要掉进河里。不远处一片绿草如茵,几十头牛休闲的啃草,偶尔还会抬起头来看看经过眼前的庞然大物,它们倒是见怪不怪了,面对巨大的铁壳子早已失去了兴趣,继而接着低头啃草。
  看过了这些,似乎有点理解埃及人的这种生活方式了,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运河当然要吃运河了。但是过河费是交到政府手里,万宝路也只有引水和官员能拿,普通人怎么办?他们不能拦河设卡口念留下买路钱,他们只能安安静静的过他们的生活,运河造福的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的言语里并没有嘲讽的意思,如果你看出了鄙夷,那你应该是跟我有一样的心境。穷且可以,但不能没了尊严,尊严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给自己的。然而视物质为权贵的全世界里,每个人都不能免俗,越穷越明显。占据更多资源的我们是否创造了同样的价值就不得而知,但是不论贫穷还是富足,我们最基本的本性要时刻保存,尊重自己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才能换回你所想要的本应该有的尊严。
  行走在苏伊士漫长的河道中,我看到的和我听到的很多,而我想到的却远远不止这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