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东西留在记忆里回味可能更有味道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周日,难得的好天气。一大早,太阳就红彤彤地铺了半边天,在深秋时节,这种天气确实难得。

  妈打来电话,让回家帮忙挖苕。

  苕,就是红薯。鄂南地方叫苕,应该全国都有这个叫法,苕字并不是鄂南方言。但在鄂南,苕还有另一种含义,比如说,形容一个人智商有问题,会说:老子看你像个苕。

  苕,就是傻瓜,傻子的意思。但为什么这个食物,却背了这么个名声,苕与傻子之间有什么联系,有没有故事我却不得而知。

  小时候就喜欢苕。乡下人家,每到端午前后,必要栽种几块地的苕。栽苕很简单,先将上年留下的苕种从地窖里拿出来,埋在肥沃,松疏的土地,上面盖层薄膜保温。这叫催芽。等到苕长出一丛丛的芽头,,每根芽上三四片叶时,就将这芽剪下来,移栽。移栽的芽头又再长出长长的苕藤,这时,再将苕藤剪了,将长长的藤剪成五,六下长,留两到三个叶柄,再次移栽。将一个叶柄埋在地里,剩下的留在地面发枝散叶。这次移栽的就是最后的收获的希望。

  我记得乡下人家,大约每户都会栽一亩地两亩地的苕。栽多少视家庭人口而定。因为人多口阔,吃的就多。那个年代,粮食产量本就不高,每亩六七百斤。加之还要缴公粮,余粮,农民一年到头,等收获了稻子,公,余粮上缴之后,大部分人家口粮就不够。不够怎么办?种苕。

  苕的产量似乎高过稻子,亩产可这达八百斤。粮食不够吃,就在煮饭的时候,在饭里埋几个苕,一起煮。如果净煮苕,那不行。我们鄂南吃惯大米的人,仅吃苕不经饿不说,苕的淀粉含量高,容易膈食,在肚子里会产生一种气体,让胃有一种膨胀的感觉。那时候农村人多有胃病,与吃苕有很大关系。虽然苕的营养价值也很高,但吃下去犯胀,一会儿就饿了。这与我们的饮食习惯有很大关系。

  苕是可以生吃的。在地里挖了苕出来,挑那种红芯的,削了皮,甜甜脆脆的,还蛮爽口。小孩子没零食吃,就吃苕。也有一种白芯苕,很结实,牙咬都要力气。那种苕不好吃,一般都是拿来烤。

  挖苕都是在收割了稻子之后。以前收割稻子都是人工,没收割机。稻子从田里用镰刀收割了,连草带谷子挑回来。为了赶天气,稻子收回来都码堆,然后留待闲时再来赶场。赶场就是将稻子铺在打谷场上,用牛拉了石磙,将稻子从稻草上碾压下来。谷子压下来了之后,草又堆起来,叫草垛,那是预备冬天,牛没有草吃的时候,用来做牛的口粮。

  赶场之后,稻子归仓,草堆垛,但还有秕谷和草渣,称为绒。这个东西是要烧掉,制成草木灰,用来肥田的。烧秕谷和草绒的时候,小孩子就会抱几个苕,往火堆里埋了。然后在一边跳房子,打板角儿,等到一肌清香飘起,就火堆里拨出苕来,这时,撕了外皮,苕的甜香就在腾起的热气里氤氲开来。小时候一个苕熟了,剥开,小朋友们你一口,我一口,轮流吃,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卫生,传染,一个个都吃得兴高采烈,津津有味的。

  苕在冬至后,也会有人家做苕果子。就是将苕煮烂了,掺上芝麻捣烂成糊,然后用一个茶盘,将苕糊刮在茶盘底上,做成薄薄的苕粉片儿,摊在稻草上晾得半干,用剪刀剪成棱形的小块。然后用砂子一起炒成焦黄,就可以储藏起来,慢慢吃,特别新年时候,有亲戚家小孩过来,抓上一把,那是很逼格的。

  今年,妈在乡下栽了七八分地的苕。苕的产量也增加了,挖了差不多千把斤。爸对我说,看你城里朋友们喜欢不,让他们都来拉点去。

  朋友们在城里,乡下物件自然喜欢。但现在什么东西都方便,他们也就是图过新鲜,每人弄得七八上十个苕,就觉得很多。

  望着堆了半屋子的苕,老爸说,等下回回来,打成粉,制作苕粉。

  现在确实没人吃苕了。苕都是制粉丝,身价也不菲,说是十几块一斤了。

  其实,我想对妈说,我们弄点苕果子吧。但看看妈捡苕累得直不起腰,我想,还是算了。

  有些东西,留在记忆里回味,可能更有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