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此脆弱 |写作者: 流卅芳菲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还清楚地记得,凌晨4点,我在医院急诊部值班。父亲叫着,声音颤抖无力,却又焦急仓促。他说你叔叔可能患有脑出血,他正被转移到你的医院。你安排在急诊室。我能听到爸爸还在开车去事故现场。

一大早穿过急诊部嘈杂的病房,我不寒而栗。很明显,天气炎热干燥。我应该能猜到为什么我叔叔这么年轻就发生了这种事。虽然心里很痛苦,也许是因为从事临床工作,看到更多你会去哪里,所以有点冷漠。我提前跟急诊部前台说了,第一时间联系了脑外科值班医生。舅舅从外院转来的时候,基底节区有脑出血,虽然量不大,但好像应该有进展,呼吸微弱,意识模糊,大量呕吐。我拉着他的手,看到这个亲戚,心里酸酸的。也许这份记忆记录是此刻又一把利剑,需要再次去抓破未愈合的伤疤。当时脑外科主任预测情况不好,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当时测的血糖是22mol/l,手术风险很大。他平时不在乎怎么劝他,长期在外地工作。我们见面的机会不多,通话都很好。我知道。我无法想象我奶奶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怎么样。生活中的痛苦是她总是来送走她的儿子。她身体很好,但此刻她如何能接受失去年幼的儿子是无法表达的。

我们约定先瞒着奶奶,因为舅舅的病已经到了危险期,我一直在安慰家人,有机会做手术。如果手术后能熬过危险期,或许还有希望。但作为一个医生,我心里知道最好的状态是植物人,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我已经默认了那个事实。手术后,我把重症监护室往前推。我总是抽时间去看他。当我看到他全身都肿了的时候,我说不出眼睛在哪里,但我清楚地感觉到我叔叔知道我在说什么。我鼓励他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因为虽然眼睛睁不开,但是眼里有泪。他的精神和灵魂可能在挣扎。我越来越难过,但是血压和心率都无法持续下降,整体状态呈下降趋势。重症监护室的医生说你和两天后,我叔叔离开了,永远离开了。我拉着他的手告诉他,也许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么年轻,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也许他从来没有感觉到。从发病到离开只用了两天。

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很遥远的事。然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你永远不知道哪一天是尽头。当我们意识到这种生死存亡的危机感时,也许我们会更加关心生命,关心家人,把时间放在有意义的事情上,把今天当成最后一天。如果我们从来不去想它,我们永远不会意识到生与死是什么。在传统的中华民族中,我们可能并不总是谈论死亡,因为它是不幸和不吉利的。但我们还是要有这种意识。

人生最苦的是生与死。当一个亲人快死的时候,那种你将何去何从的煎熬,如斩断心中的刀锋,真的是肝肠寸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