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雨是断了线的泪珠 无声无息的奔涌着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窗外的雨是断了线的泪珠,无声无息的奔涌着,老妈,女儿想您了。

二零一四年的夏季,您躺在病床上,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每一次清醒时,您总要迫不及待的给我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叙说我的顽皮,我的幼稚,在您的心里我那一点一滴的小样子

您说,在女儿的心里,妈妈永远最美丽。因为妈妈生过天花,所以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疤痕,每一次,妈妈抱我的时候,我总愿意用小手去摸一摸那些褐色的小坑,问妈妈疼不?我两岁的那一天,大姑,二姑,二婶,小姨和妈妈坐在一起聊天,二婶突然问我:小梅,你看看我们这几个人,谁最好看?我骨碌着眼睛看过来看过去,半天,说出一句话:我妈妈最好看。因为这一句,姑姑婶婶们笑了半天,而妈妈,却记了一辈子。

妈妈说,很对不起,小时候,没让我吃够鱼。我六岁的时候,在一个麦穗成熟的日子里,妈妈买来了一些晒干的小鱼,放在篓子里,要等割麦的那天,让全家人在劳碌过后吃鱼干和玉米饼子。那时,海鲜在老家属于宝贝一样的东西,因为老家不靠海,去卖鱼的人又少。贪吃的我偷偷抓了一把,放进书包里就去了托儿所,因为太咸,吃了一口就吃不下了,傍晚回家后,我像往常一样把书包挂在墙上,就出门和小伙伴玩耍去了。这可急坏了家里那只小猫咪,它跳啊跳,想吃我书包里的小鱼,妈妈感到很奇怪,打开书包知道了怎么回事。那天晚上,全家人破例吃到了一碗鲜鲜的鱼和一锅美味的玉米饼子。也是从此,我喜欢的东西,愿意对妈妈说出来,妈妈总是想方设法满足我。

妈妈没有上过学,但是她自己学习写字,也向别人请教,她在村里做了十多年的妇女主任,讲起话来头头是道。村里人都夸她做人做事:黄瓜打驴——脆里拔脆。

妈妈一辈子没有学过多少文化,但是她很重视我们姊妹三个的学习。那时,家里条件并不好,爸爸妈妈辛苦一年挣的工分,不足以供我们姊妹三人上学读书,爸爸曾经想过让我辍学,但是妈妈坚决不同意,她说:“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们读书!”所以,妈妈总是省吃俭用,她的身体也在那时落下了病根。

妈妈,在我的记忆里,您永远是慈祥美丽的,疼爱了我一辈子。我知道,在您的心里,我也永远是您最牵挂的小女儿。每次昏迷后醒来,医生总要试探您的记忆,总是要问您:您叫什么名字?您说:不记得了。医生再指着我问:她叫什么名字?您还是说:不记得了。而最后一个问题:她是谁?您总是很坚定的回答:我女儿。

是的,妈妈,我是您的女儿,您永远是我最美丽的妈妈。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