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酸甜甜略带一丝苦味的味道是幸福的味道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那年他们是校友,她是文秘系的,他是机电系的,一边是青一色的文秘女,一边是青一色的机电男。近水楼台先得月,很多诗情画意的文秘女都被呆头鹅一样的机电男追到了手。

他从她的窗前走过,被她的娴雅安静打动,那微微的一颦一笑就如画中美人一般。他不擅长写信,还是拿起了笔,悄悄写了封长信放在她的书屉里。她看了,想想,小学生一样的作文水平,她平时崇拜的是巴金、冰心等大文豪。没去回信,他依旧执着地给她写信,每天一封,记流水账似的向她报告行踪,偶尔也有嘘寒问暖。慢慢地,读他的信,似乎成了一种习惯,如平淡无奇的白开水供给生命养分,她的脸有了奇异的光彩。同学们猜她一定是恋爱了,通过一番留意知道是他

是一个橘红满园的金秋时节,他顶着阳光,揣着橘香,来到了她的宿舍门口,她正倚床读泰戈尔的《新月集》,他轻轻走到她身边,放她怀里一袋鼓鼓囊囊的东西,还没等她抬起头与他的目光对视,就匆匆逃离了,这一幕正被回宿舍的小红撞见。从此其貌不扬的他暴露在光下,包括布袋里的橘子,只一小会儿,就被室友哄抢一空。她把空口袋还给他,附加一句:“谢谢你,谢谢你给我们宿舍的橘子。”客气里又隐隐暗示着他什么?别的女孩的男友,第一次走进宿舍,要送大家礼物,另外,还得请大家搓一顿。他此来简直是破了舍规,舍友一致抗议。她们根本没把他家树上结的橘子看在眼里

他还是周周给她橘子,平时挂在树上灯笼样的桔子,入袋却要耗费他半天工夫。一个个择选,不是嫌扁,就是厌小,只为得她一句:“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橘子。”她确实在心里说过无数遍,出口却是礼节性的:“谢谢。”他一定是通过她的眼神读懂了她的心语,以至周周给她送橘子,室友都吃到厌了、吐了,她还吃不够。

终于又被小红逮到:“帅哥,想牵咱们宿舍的美女,得请客。”小红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对他们的感情发展推波助澜,他会给出肯定句:“当然”,或者点点头,岂料他却用一边嘴角上翘的表情道:“我给你们一人买个算盘得了。”小红揽住她的腰,对他挑衅道:“是你心里的算盘打得好,用几个橘子就想俘虏她的心吧?”他不予回应,逃也似地离开了。

从那后,他不再每周返校时送她橘子了,只是爱远远看着她,她能感受到他那孤寂的眼神。她多想走近他,问他要橘子,室友笑过她傻,市面上比这好吃的橘子多了去了,只要舍得花钱。她却说他的橘有种特别的味道。小红说:“金钱才是检验真情的唯一尺子,别傻了。”小红的一身上下全是男友买的,连头上的发夹,更别说价值不匪的金项链、银首饰。“那是你男友家境好,一掷千金也只是拔根汗毛。”她的话里明显有维护他的意味儿,并饱含了对他的体谅,她自己就来自贫困山区,知道来钱不易。

那个月,她就断了炊,父亲写信说:“家里的粮食延收了,要拖半个月才能给她寄伙食费。”她在食堂嚼着馒头,对人谎称减肥。两天下来已味同嚼蜡,他轻轻地走到她身边,放她手心两百元,并让那手握成拳头,他又用大手包着那只拳头,她眼里噙着泪,问他:“你呢,怎么生活?”他故作轻松地答道:“今年的橘丰收了,卖了个好价钱。”他做的那么自然,旁人只知道他们重修旧好了。果真,小红骂她没骨气,她则幽幽道:“我嘴馋,又想吃他家的橘子了。”

后来,那宿舍,就他和她结了婚,小红的男友毕业后就不知了去向。

别人都认为她贱,几袋橘子就出卖了芳心。她都默不作声,这时一个少年赤脚爬树摘橘的样子就会浮现在她脑海,那些灯笼样的橘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个个汁多饱满,他的嘴唇也裂开了,双手下意识做着掰桔的动作,最终.脑子一激凌只取随身所带的水壶一仰脖。能进他嘴里的除非卖剩的烂橘和风干的橘。父母让他吃鲜美汁足的橘,他都谎称吃过了,因为他知道他和弟弟的学费全指着这些橘。每个橘在他眼里都是神圣的,操纵着他和弟弟的未来。在她的室友看来再平常不过的橘,是他认为最宝贵的,因为懂得,她吃出了特别的味道。是甜,是酸,还有微微一丝苦。

那二百元得卖多少橘啊,她每天打了饭,浅浅吃几口,就说要减肥又推给他,他又吃一些,就推说早吃过了。别人以为他俩在秀恩爱,只有她明白不如此撑不过去,那二百元是他的全部啊。

现在他们承包了几百亩地,种满了各种橘。她还是喜欢那酸酸甜甜,略带一丝苦味的橘,回味浓郁、悠长,有一种特别的味道,那就是幸福的味道,她终于找出了一个准确的词儿形容那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