惶恐不安的心尝试着从云的媒介中逃离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这恍如隔世的梦境,总能让慵懒的人深陷其中。
或许正是风的缘故,把一切罪恶与善良,都掩埋在一里。
我试探着找回昔日的光景,采摘一朵玫瑰花,却忽然记起,那是曾经的夏天。
每个人都渴望一次爱情,拥抱、亲吻,或者没有肉体的碰撞,确认过眼神即可。
我不知道,这些许曾经,是否发生过,某些细碎的影像,嫁接给了我们不曾相识的人。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你呢?
此刻,或许时光已逝!
此刻,或许时光凝滞!
本该消失的尚未消失,本该出现的尚未出现,关于永恒的话题,还需顺延。
没有人可以清楚的回答,能境与现实之间,究竟间隔着什么?
我开始痴迷于植物,播种、发芽、成长、开花、结果,那无尽的循环,何尝不是我们自己呢?

柔情若水

被沉默拴住的欲望,止于一场
抽搐的风,憋着一口闷气,冲破时间的束缚。
也许,某个夜晚的露珠,只有到阳光灼痛皮肤的时候,才兀自清醒。
那一切被压抑的柔情,沿着时间的隧道溢出。
苦涩的孤独,刀子一般刺痛灵魂的要脉,而躲在暗处的花,开始哭泣。
植物焦虑的等待,就像被放逐的囚徒,虔诚之心从未离开。
我渴望自由,在街道,在时间的缝隙、在命运多舛的秋天,流放自我
柔情若水,羞杀无知者的聒噪,抹去无畏者的鲁莽,安于宁静。
看惯了沉浮,也许剩下的只是一片云。

入医院记

惶恐不安的心,尝试着从云的媒介中逃离。
而忙碌地人们,在医院的走廊里求生,浓郁的药剂味道,呛入鼻孔。
华丽的宣传语,跟着健康的脚步,渐渐走远,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没有层次的喧哗与哭泣,那是求生的欲望,也是命运自我反诘的抗争。
我呆坐在灯光下,忧郁来袭。医疗器械越来越多,病人越来越多,可是治愈的人越来越少。
骗子越来越多,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大会了充傻装楞,于是可怕的结果,总能点燃利益的火药桶。
耐人寻味的套路让人猝不及防,那些箴口不言的受害者,有真亦有假。只是,我们尚未查实而已。
虚伪弥漫的回廊,一阵冰冷的风,钻进胸膛。
我醒来,鼻子有些酸。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