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葱翠已成过往 留下风雨的泪痕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夏日的葱翠已成过往,留下风雨的泪痕,燥热打磨着躯体的慵懒,汗孔的明澈里,尽是爬行的身影,在云蒸霞蔚里洗尽岁月的铅华,舒缓在清秋里,等候一场雨的潇洒,雨滴的韵脚,沿叶子的脉络,跌进光阴的心湖。知了、蝈蝈、蛐蛐抢奏田园的牧曲。
我翻开尘灰厚积的大门,老院房屋还是旧时的容貌。梦里千百次召唤的庭院,定格在灵魂深处,泪水溢满了眼眶。似乎有风的气息,熟习的滋味,轻叩内心的柔软……
我们弯下腰身,开端肃清草木疯长的庭院。侄子合上电闸,井水喷涌而出,汗水浅浅滑落,湿润的气流和青草的滋味,扑入心胸。心底的章节缓缓翻开悠长的记忆,童年少年无邪的笑声,款款从屋檐下、窗户内,石桌上纯真拙朴幽默的赶来。
沿熟习的乡路,唤醒第一缕晨曦,村庄的掌心托起我灵魂的原乡。连昌河清清浅浅,浪谷浪尖间,寄语我几年少的幻想。任一笔清风流云,植眉入心;研一墨草翠花艳,养神馨肺;绘一卷谷硕果甘,灵魂香魄。一袖天高云淡,一泓温婉婷约,搁浅荣辱成败,泊出悲欢离合。
阳光在秋蝉的薄翼里,吹响广大;月光在桂花的香馨里,芬芳四溢。清秋浅缓,我在风的指尖,雕琢一枚枚魂魄,写下春的幻想,夏的热烈,清秋的香馨,那一枚枚叶的素笺,那一款款果的情深,凝润聚欢于一场光阴的清欢,上善厚德于一场生命的绝唱。
惜一墙绿翠,懂一弯月殇,跟清风一同翻书,邀明月一同煮字,任谣言俗语奖惩功过,笑谈间坐穿尘埃,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清欢里看破红尘。任心脉跟随光阴的步伐,懂得获取也是一种负重,放弃何尝不是收获。佛曰:“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原本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秋野·清浅故土的张望
一场雨卷起了夏日的幕布,晨露晶莹着草木的内心。 我沿故土的花径,在过往的阡陌里,打捞童年的情味。
田间,谷禾花草还没有接到秋天的指令,无拘无束高昂着光阴的上善。倭瓜嫩翠的藤蔓,纵情的攀爬,挂满了灿灿的黄花;打碗花沿篱笆的途径,装饰着菜园的花边;韭菜花样摇幽默,摇曳生姿。最肆意妄为的是粉豆花,悠然在清秋凉快静夜的张望里,香薰明月繁星。
小河清浅,水草茂密,舒缓流水摇曳一株水草的抒情,黄蝴蝶翩翩盘绕着草儿起舞。我战战兢兢的脚步声,还是惊扰了一群水鸟的嬉戏,“呱!呱!呱”的叫声中,数十只白鹭展开翅膀,翱翔回旋……
晨雾覆盖着树林,“叮当,叮当”的牛铃声,舒缓而有节拍。偶然的荊稍丛,紫花样摇;荒蒿是滩涂的主角,占领了多年没有发过大水的河滩,细碎黄翠的叶片,四溢着清浅的臭味。几处采砂的凹坑,水喧嚣幽,碧绿水草若发丝般柔软,随流水舒缓扭动,偶然有小鱼跳出水面,张望光阴的美妙……
是一个迷途的游子,在故土找回灵魂的本真,面对熟习的山山水水岭岭崖崖,懂得了:年轻时,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四十岁以后,我的根在哪儿,落叶要归根……
一辈子在本人熟习的故园旧宅里,在亲情缠绵的乡音族谱中。每一滴雨水露珠都甜美醇厚,每一棵树木花草都是亲情世交,每一缕清风明月都是上善仁慈。我努力而执着地生长着,肉体振作的笑迎着,诚信坚毅的躬耕着。
清欢于生命的进程中,闲拾光阴的香馨,蕴润魂魄的幽思,在光阴和历史的穿行中,禅悟生命的仁慈与仁慈。用文字开掘或张扬故土的厚重或经典,用呼吁喝彩或鼓吹乡土的肥美或健壮,一脉连昌河的心血,忠诚在清风舞蹈明月抒情,小溪弹琴草木喝彩,本人和着新时期的节拍,用铿锵的声音,吟诵诗经里人们相爱相恋、自然质朴、俗气大方的张望谣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