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亮漆木门后,总是无休止的角力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在亮漆木门后,总是无休止的角力。每一个人或轻柔或用力地带上门后,就好像踏入大草原——充满纷争与矛盾。因为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输,尤其在面对你的父母、子女、兄弟,并且在大木门后。

我愈发深刻地感受到了自己随着长大变得温和,因为此前我简直是一头小公牛,有倔强的角和固执的蹄子。

这使争吵变得理所当然,并且在晚上被轰出门也变得情有可原。事实上,我几乎熟门地来到了老地方——地下室。嗅着令人安心的淡淡的霉味,我带着莫大的屈辱和愤怒,还有可以忽略的伤心,开始认真地思考离家出走的计划。

秋天的夜晚已经带上彻骨的凉意,在地下室尤其令人发颤。墨黑暗中,一切好像睁开了眼睛,五感在此时被格外放大,一种窸窸窣窣的声音慢慢钻进我的脑子里,让我头脑发冷,从决堤的洪水般的情绪中清醒过来,周遭的一切正以一种夸张的方式扭动着,并愈发猖狂了。这太过了,我感到一种巨大的悔意以无法阻止的姿态蔓延开来,融进如水的黑暗中。

我开始怀念一切。被烘得暖暖的房间和干燥带着香气的空气,和兄弟的拥抱与父母的笑颜,以及一切,一切。

“别这样。”我告诉自己,这就像一个决定远航的人犹豫着要下甲板一样可耻,我强迫自己回想那些争吵,那些屈辱,品味愤怒并找回决心,却恐惧地发现那些都在淡去,就好像刚才的信誓旦旦是一个笑话

但我依然鬼使神差地缓慢地走上去,踯躅地在门口的地垫上停了一下,然后悄悄地,带着对自己做贱一样行为的羞耻把耳朵靠在门上。

没有声音。

大概是睡了吧,我压下委屈,鬼使神差地推上门把——

不是冷硬的拒绝而是别扭地“咔嚓”一声后父母担忧的脸。

门,其实开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