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敌军包围的安德烈 怪物们朝他袭击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无垠的宇宙中,他被敌军包围,怪物们朝他袭击——那是一道奇怪的白光,安德烈涨红的眼睛瞬间无法视物,身体承受着剧痛,下一秒便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周遭均是一派陌生,甚至带着罕见的原始气息。

“难道我被俘虏了?”安德烈心想。

现在眼前的一切,对安德烈而言,无疑是糟糕透了!他本作为星际帝国最年轻、晋升速度最快、最有前途的上校,主动请缨前往对抗来自恶魔种族——克苏鲁星球的侵略。照往常来说,他出战对抗克苏鲁,应是必胜的结果。这不仅因为他个人卓越的军事才能,还因为他是全帝国唯三拥有看破克苏鲁真身能力的“透视者”。

克苏鲁人原型丑陋畸形,他们可能是章鱼头蝙蝠身的飞行人,也可能是人身触须脑的爬行人......奇怪的是,除非克苏鲁族被偶然飞来的闪星照耀到,否则星际的其他人类是无法看穿克苏鲁族的真身的,他们所看到的,只会是和正常人拥有一样外表的伪装。这样莫大的优势,给天生邪恶的克苏鲁族带来极大作恶空间。他们不是基因最强大的种族,也没有多先进的武器,更没有人族高深莫测的头脑,但因为躯体的变异,使这作恶多端的种族极为难缠。但生灵的创造一定是平等相克的,有极少数的人族。从出生便会拥有针对克苏鲁的“透视”天赋。在克苏鲁出现的三百年中,便也相应地出现了三位透视者。一位是年老退休的前大将军斯迪克,一位是尚且年幼甚至还未入学的王室小王子维迪,最后一位,则是在这个世纪冲在前线的安德烈了。

“叩叩”

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安德烈的飘飞的思绪。

来人是一个身着粉衣的女人,安德烈瞪大了双眼。他的脑袋快要爆炸了!“她为什么这么矮小!这难道是原始世界吗!?”按照星际人的标准而言,男性平均身高已有两米五以上,女性则是两米。而眼前人,显然身高不超过一米六。明明是成年人的相貌,怎么却是小朋友的身形,这是什么奇怪的疾病吗?安德烈头都大了。

“七号病人,该吃药了。”

安德烈将困惑藏住,决定暂且观察一番,不轻举妄动。他顺从得就着眼前人的动作,吃下几粒白色的药片,不过数秒,来人见工作完成,便关门离开了。安德烈盯着门,过了几分钟,他才将藏在舌头底下的药片吐出。

他抬头,开始搜寻这个白色房间的每一寸地方。栏杆状的床头,挂着一张陈旧的纸片,上面的文字安德烈明明从未见过,他的脑子却自动辨别出了意思——“七号患者 安烈 2012年12月31日入院”。纸片的右下角,盖着红色的印章“芜林市第三人民医院”。

安德烈前往厕所,目标直准镜子,果然——他不是他了。

镜中人,是完全瘦削的模样,不论是面庞还是身形,都与安德烈原本的模样相差甚远,他深知,眼前的这一切,与克苏鲁人的突袭绝对脱不了干系,

他抬手按在了心脏的位置,那处如死水般平静。

所以,他伟大的帝国魂灵,是附在了亡者的身上?

安德烈不禁哂笑自我

看太阳七次的东升西落,嗅空气每时每刻都在发酵的宁静和平因子,安德烈渐渐摸清了现今的处境。
他似乎是住在一家医院名下的住院部,每日除了吃药,便是由专门的护士带着到楼下的公园散步活动。白色大褂打扮的人叫医生,粉衣打扮的人叫护士,条纹衬衫的人是住院的病人。
安德烈至今不知道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患的是什么病,在他的旁敲侧击之下,他只知道自己是每季度会诊一次医生的“省心病人”,而上一次会诊,不过是半个月前罢了。
平日里,安德烈最喜欢去的地方是那个只有绘图本的阅览室,他从图书里明白,自己身处在银河系的地球,这离自己所在的星系并不太远,但这银河系,是落后到连克苏鲁都不愿意浪费气力攻打侵占的地方。
安德烈不是没有想过立刻返回,可关键的是,这个落后的星球,并不拥有宇宙飞船。思及此,安德烈只觉心口又被插了一刀......他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回归帝国!
平静的日子,随着一个通知被打破。
安烈的主治医师简淮明,要求下午进行会诊。这突然的要求,让来通知的护士都有些困惑。
按照护士们的描述,简医生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不论是对待同事、久病缠身的病人、心急的家属,他始终以绅士温和的态度对待。与之相应的,是他一丝不苟的打扮,白大褂内的衬衫永远扣紧最上面的一颗扣子,身上是淡淡的消毒水味,头发梳得一丝不苟。
安德烈有些期待这场突然的会面,他很好奇,这其中是否会藏有猫腻,这种安逸的生活让他心里有些急躁了。
下午,护士领着安德烈到了简医生的诊室。
简医生毫不拖泥带水,直接开始了会诊。他问着常规的问题,手掌不时五指张开轻轻做着抓捕皮质沙发的动作。不知是不是错觉,安德烈总觉得随着医生手掌的动作,他的头皮乃至脑袋里,略有瘙痒。
一场会诊结束,安德烈回到病房,细想了今日的异常,但没摸着头脑,他决定暂且记下。
夜已深,沉睡的安德烈却突然苏醒。
他双目通红,刺痛,脑袋仿佛要爆炸般剧痛。安德烈强忍着抓紧床单,不敢发出太大的动静。度秒如年,剧痛总算慢慢消失,世界恢复平静,仿佛刚刚的疼痛不过是幻觉一场。一身冷汗的安德烈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他是被门外护士的议论声吵醒的。
“哇!简医生怎么又来我们院啦?往日他不都是每三个月才来一趟这的吗?”“你管这么多干嘛啦,人家可能工作有调动嘛。”
一丝危机感浮上心头,明明不会跳动的心脏此刻却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揪住了似的。
再次入夜,按往日的作息,本该早就睡着的安德烈此刻却进行着头脑风暴,他一直在思考昨晚的异常与简医生的异常。经过昨晚的剧痛,今日他的五感仿佛有了巨大的进步,变得敏锐,似乎回到了星际时的状态。
突然,他捕捉到了病房外俩值班护士的小声嘀咕。
“哇,简医生居然来查房了耶!认真工作的简医生好迷人啊”“呜呜呜,简医生太有气质了吧,温柔又凌厉,怎么会有这么矛盾又完美的人存在呢?好想和他恋爱哇,帅哥快看看我!”
与护士少女心的荡漾不同的是,安德烈瞬间绷紧了身子。
“哒”“哒”“哒”
他听到逼迫的脚步声正离他越来越近。一瞬间,安德烈放松了身子,闭上双眸,仿佛熟睡。
门外,显然是巡房的简医生正好走到了安德烈的门口,他正一动不动地死死钉住里头睡着的病人。
安德烈放松的身躯之下,是高度警惕的心神,他迫切地想要用双眼观察门外的简医生。倏地,安德烈只觉一片白光闪过,他居然看到了眼前的一切!他闭着双眼,却重新拥有了原先透视的天赋!
天知道安德烈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

他凝住心神,朝门外望去。
入眼的一幕,却叫他眼皮下的瞳孔不禁放大——门外早已不是什么披着人类温和皮囊的简医生,显然,那是克苏鲁人!正常的白大褂身子上,连接着一团肉球,肉质上方,是密密麻麻、向外散开的触须手,肉球正中,是一颗硕大的眼球,直瞪着安德烈的方向
安德烈忍下震惊,脑子飞速旋转,但一阵动静,中断他的思绪。门外的触须,延长,伸了进来,直接缠绕住安德烈的脑袋。触须在这个世界本是无形的,是意识类的物体,但此刻,安德烈却只觉触须重重圈在了他的灵魂上,重如千斤。正要反抗之时,触须突然退开,简医生走了
第二天,安德烈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继续接受简淮明的会诊。
但今天不同于以往的是,简医生借口调开了门内的护士,随着门“啪”的一声,房内只剩下往昔的星际少校与恶种克苏鲁。
“小烈,今天我们照旧只是问几个问题,你放轻松,一定要如实回答哦!”边说着,边拿刀给安德烈削起了苹果。
仿佛无意的,刀尖落下时不慎划到安德烈的手背,安德烈只感觉,这力道,重的过分,绝不是惯性的力量,是刻意为之的,但奇怪的是,手背却没有被划出伤口。
在安德烈的眼里看来,刚刚是两根触须在生疏执刀,但这无意的划落,也是过于巧合了,那刀尖偏偏要不按照惯性地顺到他那一边。想着,安德烈装作没有发现诡异,故作风度地说:“没事,小伤口罢了,我看您还是不要亲自给我削了,我自己来切吧。”边看着简医生面上不好意思的神情,边拿刀将苹果压在简医生其中一根垂到桌面的触须上,往下一切——简医生的脸色突然变得难看,是欲龇牙咧嘴,却生生忍耐的丑陋。
触须尾掉在了地上,化开不见。
但奇怪的是,方才简医生用来削苹果的两根触须,却也落了地。
一场会诊结束。
安德烈返回病房,沉思许久。他大胆猜测着,是克苏鲁在试探他。
克苏鲁族早就计划好这场诡计,将他引到地球,以为能压制住他的天赋,再在地球将他杀死。可或是因为地球的法则,克苏鲁无法用直接见血的手段杀害如今看似是地球人的他,不仅如此,克苏鲁还会因为自己的妄举遭到反噬。但又或是种族天赋上的压制,他可以直接伤害到简医生的克苏鲁体。

相安无事了几日,又一次会诊即将开始。
那日,来接他前往诊室的护士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正四处找人临时顶替,但不巧的是,刚好没有人还处在休息时间,所有人都做着手头的任务。无奈之下,护士查看过见医生今日的工作表后,见他暂时没有其他事情,便决定提前带安德烈去会诊。
寂静的长廊上,是安德烈和护士的脚步声。但随着距离的接近,安德烈凝起心神,他听到了克苏鲁族祷告的声音!
祷告是克苏鲁特有的传达方式,在长距离下,只要在同一片宇宙,他们便能与首领、上级交流。透视者的天赋,不仅给安德烈带来眼力的优势,这种独特的祷告,也能一并被他捕捉。往常在战场,安德烈不是没有听过祷告,但杂乱紧张的战场,克苏鲁数量繁多,有无数克苏鲁在祷告,声音密密麻麻杂乱不堪,根本没法具体辨别有用消息。
但此刻,他清楚地听到,地球的唯一一个克苏鲁的祷告。
“尊敬的阿耶波斯,恕我无法完成刺杀任务,请您将我收回吧!我知道,更骁勇的乌拉阁下,才会是最合适的人选,尊贵的乌拉,拥有刺穿灵魂的天赋,他才会是那个改变克苏鲁族的天子!”
“吾不过是王子您最卑贱的那个侍卫,恐难担重任。”
“叩拜王子,感谢您的宽恕,三日后待月亮最高时,我将如约在我面前的窗口乘上飞船,回星赎罪。吾在......”
“叩叩”简医生的祷告倏地被迫中止。
护士打开门,带着羞愧的神色笑脸道歉道“真的不好意思啊简医生,我待会要去前楼接待一个紧急的病人,这不没办法,就将七号病人提前带过来了,没打扰到您什么事吧,真的抱歉啊!”
简医生破天荒地面带愠色,竟把笑脸护士教训了一顿,让她下不为例。
护士有些奇怪地出了房门,这是第一次见温和的简医生生气哎,“以前也有过呀,怎么这次就这么严重呢?唉,反正是我自己错了啦。不过简医生生气的样子真的有些吓人呢。”
诊室内现下只余安德烈和克苏鲁二人。
安德烈努力消化着这个让他惊喜万分的消息。在常规的几个问题后,他主动提出精神有些不好,想早点回去休息了。简淮明放了人。
回到病房,安德烈下定决心,一定要在三日后的晚上,将克苏鲁解决掉,仗着自己此时这副“金刚不坏之躯”。他一定要重返星际!
第二日,趁着晚上护士换班的间隙,安德烈将护士站内的水果刀偷走,那是一个年轻护士偷偷放置的,这样值夜班时便能削水果解饿。这一细节,安德烈早就发现并记下了,为的就是不时之需。
第三日,夜深时分,他掐好天色,顾不得监控,他悄悄去往了简医生的办公室。他打算速战速决。

脱了鞋走到办公室门口,果不其然,里头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这时,一阵高跟鞋声由远及近,安德烈闪身躲进办公室旁的厕所。
“简医生,我下班了,你还不走吗?要不要一起回去啊?我载你一程。”女医生敲门打开办公室门。
“啊,不用了,谢谢林医生,我这还有点报告要赶,就不麻烦你了,谢谢啊!你赶紧回去吧,路上小心。”简淮明平静说着。
女医生关门离开。
过了五分钟,安德烈才谨慎地回到简淮明办公室门口,他深吸一口气,蜷起五指,叩门。
“又怎么了?”里头的简淮明走过来开门,脚步有些急切。
安德烈心想,快到点了呢。
门一打开,安德烈就举刀使劲刺向眼前的克苏鲁脑袋,他的目标,是肉球中的眼珠。触须类的克苏鲁,其致命点就在于此。
简淮明迅速反应过来,操控着触须抓向刀身,同时另几根触须伸向安德烈的脖颈。
触须成功握住了刀子,但对于简淮明来说,是疼痛难忍的,那几根触须不禁有些脱力,安德烈趁机抽出,重新刺向克苏鲁。克苏鲁立即发动更多的触须,要拌住对方。此时,在地球的两个星际人,都因地球法则受限,无法使出原来全部的能力。霎时,俩人摔倒在地,同时撞倒了那一架子书和陶瓷瓶地书架,屋内发出巨大的声响。
门外渐渐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呐喊声,他们是看到监控发现不对劲的警卫员与巡逻时听到声响的警卫员。
屋内的俩人扭打的更激烈了,但克苏鲁渐渐极占下风——因为他分外直接的攻击动作,他的触须正不断断裂,重生速度远远抵不过的掉落速度。
门外的警卫员终于赶到了,手电筒射出的强光抢先照进屋内,眼前是在场的所有人类都感到骇人的一幕——穿着条纹病服的患者正抬手快速刺穿医生的脑袋,鲜血喷涌,病人还用见血的刀尖挖出医生的大脑,脑浆、血液、肠子般的大脑流在冰冷肮脏的地板上。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安德烈缓下一口气,眼前丑陋邪恶的克苏鲁,终于死尽。他抬头看向窗外,升到最高点的月亮正冷冷凝视着他,不顾搏斗的疲惫,安德烈跑向窗口,一艘流光线条的飞船,正静静侯在下方。
警卫员终于缓神冲进房间。
安德烈回头,微笑示意,开口道:“多谢款待,可爱的人类。”
说完,便纵身一跃,跳进了飞船,熟练地操纵着,飞离地球,前往星辰大海。

【尾声】

芜林市近来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骇人新闻。
当地最大的一家精神病院——芜林市第三人民医院,有一个入院已久的幻想症病人将其主治医生残忍开脑杀害,随后跳楼自杀。那日亲眼见证的一众警卫,已接受心理治疗半月有余。案件后拷贝的办公室监控画面,即便是最老道的刑警,看见后,也身冒冷汗。

无垠宇宙中,遥远的克苏鲁星球上,阿耶波斯亲王聆听完地球克苏鲁的祷告,将属下唤来。“即刻查询黑洞的活动轨迹了,把轨迹设定到一艘飞船上,我要用那艘船迎接克鲁苏最失败最屈辱最低贱的逃兵。”

在安德烈跳上飞船的那一刻,他真正的躯壳,回来了。
安德烈激动难耐,熟练操纵飞船,设置着前往星际帝国的飞行路线,按下自动飞行模式。他决定好好睡上一觉,要以最精神的面貌回归帝国。美梦之中的安德烈全然不知,飞行路线悄悄发生扭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