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过四面八方包括我和我的家乡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小章老师是在村口找到阿承的,这小子刚骑上摩托车准备出去耍,小章老师及时叫住了他。

“阿承,来一下。”

被小章老师揪到村办公室的这一路上,阿承脑袋里开始疯狂回忆最近又犯了什么事。

办公室里,就三个人,阿承坐着,小章老师和翠姐一左一右站在阿承面前盯着他,过了半晌翠姐才问出一句话:“你认不认识靠谱的送东西的?”

“啊?”

小章老师暗戳戳的提醒翠姐,快递快递。

“啊?噢噢噢,认识认识……”

一、

二、

阿承比小章老师小几岁,脑瓜子聪明,就是不往正道儿上使,没好好上几年学就出去混社会了,身上一股流里流气,从村里到县城那么远的路他一周跑好几趟,乐此不疲。不过好的方面倒也有——认识的人多,多条朋友多条路,这不?前一段时间托人帮忙给村子里修了条像样的路——先修路后给钱,这钱到现在都还没还清。小章老师当年上完大学回村的时候就走的这条路

村里能镇住阿承的只有两个人,这一下子都在他面前站着:阿承小时候调皮,每次被提溜到章家教训的时候,都是小章老师替她爹打手板,阿承从小看到小章老师就犯蔫儿;至于翠姐就不用说了,犀利直率的,村里人对她是又爱又怕的。

三、

小章老师是村支书,也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她爹也是上一代人里文化程度最高的。章叔年轻时候当过兵,退伍后又下乡当了知青,吃苦耐劳的事没少干,但又不巧成了被回城潮落下的那批人,这事成了章叔心里的一个疙瘩。自己一辈子吃的苦太多,自然不愿意看自己孩子再走老路,章叔给小章老师说的最多的就是让小章老师出去发展,别窝在这个地方,这不是咱的家。小章老师很争气,考上了省外的好大学,可几年大学上完后又回到了村子里,章叔看到小章老师大包小包兴高采烈进了家门的时候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

和小章老师搭班的村长是翠姐,翠姐她爹的村长是从她爷爷手里接过来的,她爹前两年又传给了她。翠姐四十来岁,把自家院里的鸡啊、鸭啊、猪啊养的好好的,本来不想接手村长这个活儿,可架不住村里人都觉得她能干,一定能带着村子奔小康;她爹态度也强硬——父女两个性格像得很,小事儿不计较,大事儿绝不含糊,翠姐稀里糊涂就当起了这个村长。

四、

不干归不干,要干就得干好。上任村长那天,翠姐在村广播室豪情壮志热血沸腾地给大家发表长篇关于村子发展的演讲,把自己都感动的不行,嗓子都冒烟儿了。好不容易逮着空喝口水,发现——好家伙,忘开麦了……

欲哭无泪,翠姐又立刻骑上自行车绕着村子,拿上大喇叭挨家挨户宣传了一圈,也算深入群众。正巧碰上要去梁雨家商量事情的小章老师,两人一拍即合,翠姐当即决定让小章老师搭着自己当村支书。

小章老师去上大学的时候,坐在火车上撑着脑袋就在想以后回家乡发展的事儿。车上的人们本来昏昏沉沉,列车员突然来的一嗓子“新疆奶片儿十块钱一袋儿啊”让大家暂时清醒了一下。小章老师突然灵光一现,可以把村里一些特色的东西卖出来啊!

五、

梁雨和小章老师差不多大,从小就是特好的朋友,小章老师被章叔赶出来后直奔梁雨家。梁家祖上传下来一套极好的酿酒方法,酿出来的糯米酒人人喝了都说好,在当地颇有名气。小章老师给梁雨说,她家这个酒啊有点东西——好东西得有人喝,村里人太少,可以试着往外卖一卖,然后把酿酒经验给大家分享分享,让村子一起把这个酒业发展起来。

一是要有品牌,二是要送出去。这两点都好办,也多亏了阿承办的那条路。梁雨急着问小章老师第三点是啥,小章老师说让她自己控制一下,别老自产自销。

“啥是自产自销?”

“就是你自己少喝点……”

六、

阿承叫上几个兄弟,主动承担起了把酒送出去的活儿,来来往往的把村子带的热热闹闹的。有些之前去外面发展的年轻人也打算回来。

希希是第一批回来的,她在外面也算长了见识,只要一部手机就能随时工作。希希长得也好看,这几年在网上也算有些粉丝。小章老师把希希拉到梁雨家,让她喝了几杯酒。

“咋样?”

“好喝,还不上头。”

“那……”

“好!”话没多说,希希立马把手机一支,打起了广告。

七、

小妍回来的时候没给翠姐打电话,看到小妍的时候翠姐也不意外,“我就知道你得回来”简直写在翠姐脸上。“打算搞点啥?”即使几年没见,姐妹俩也没多寒暄几句,“把我那屋子收拾收拾,搞个农家乐——现在叫个什么民宿,到时候说不定外面人来咱这儿体验生活或者看看风景嘞!”

小妍行动力真强,一个礼拜就把自己那儿捯饬来捯饬去,屋子里里外外搞的干干净净,种了片小花田,在院儿里放了几张木椅子,乍一看,简直是世外桃源!小章老师来看了一眼,一拍手,搞起!

梁雨这边也搞得风生水起。她爹本来死活不愿意把祖传的酿酒方法传出去,可耐不住梁雨软磨硬泡,给村里挨家挨户都介绍一遍,现在梁雨甚至办起了初具规模的“小工厂”,每天就见梁雨手里握着一杯酒,指挥这儿指挥那儿,每天走路都像飘着,看见小章老师还不忘炫耀一句,“现在产量大啦,不怕我自产自销咯!”

八、

依着要山靠山、要水有水的优越环境,来村里参观的人也越来越多,村里的基础设施也进一步完善。翠姐和小章老师还是想搞些村里特色的东西,于是两人一合计,打算在村口旁边的白墙上画点东西。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翠姐草稿都不打,直接拿着大刷子开了工——就没翠姐不上手的活儿,画的那些人啊景啊动物啊,看了真让人舒服;小章老师学过画画,自然也是容易事。两人从大中午画到月亮都爬了上来,把村口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任谁看了都想进去走一走。

两人画累了,就坐在村口的路基上休息。小章老师给翠姐递了一瓶水,翠姐手上全是油彩,没办法拧瓶盖,小章老师又收回来把瓶盖拧开,递给翠姐。

“送你上大学那次欢送会,我也在,”翠姐喝了口水,抬着胳膊擦了下额头上的汗,“我觉得你爹有句话说的不对。”

“嗯?”小章老师偏过头看着翠姐,伸手拨拉了一下头发。

翠姐也转过头来,“这儿就是你的家,这儿是咱的家。”

夜晚的风凉凉的,小章老师心里热腾腾的。

小章老师只说了一句话:“风吹过四面八方,包括我,和我的家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