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仍在春天依旧 只是乡人的坟在太深的草里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稼轩又做梦了,最近几年,他总是做梦,每每醒来,他都感到无比心酸

他在擦剑,他的剑还没有蒙尘。这是一把宝剑,人们都叫他陈情。 剑柄是暗红色的,上面有菱形的暗纹,还有铭文。他仔仔细细,反反复复擦拭着。

昏黄的灯光下,剑芒明亮,宛如耀日。他们都知道,不久便会有一场大战。他带领的部队,是帝王最信任的。这只军队尖锐有力,让外贼最为惧怕。同时,也是一个野心的帝王时常猜测的。他已经察觉倒了,这几年来皇帝一直把他派往边塞,估计平反了这场骚动,就会告老还乡吧。

他走出营帐,士兵们的脸上都有些许的疲惫,他们已经奔波了好大一会儿。他们在吃饭,食物并不新鲜,在塞外很少有青菜或者瓜果。是普通的干牛肉还有酒。士兵们见辛弃疾来了,让出个位给他。大家也聊了起来,他们都希望能快点结束这场战争,赶快回家。辛弃疾也很开心,不过是因为国家的平安。

“咚~咚~咚”,一声又一声钟响传来,这是敌军夜袭。士兵们纷纷起身,开始准备战斗。他拿出他的古剑,一跃上马,高喊:“出发!”

士兵们斗志昂扬,跟随他踏上征程。大雾尚未消散,十万大军,穿着火红色战服,如秋色中的的枫林,火红火红。凄厉的牛角号声响彻山谷,步兵昂首阔步,恍如黑色海潮平地席卷而来。

他坐在马背上奋勇拼搏,刀光剑影中,刚刚消散的哀鸣和剑影又在风中绽开,堆积的残体狰狞而可怖,浓重的气息让人几乎窒息。此刻,双方的余兵都已陨半,两边阵前对峙着的头领疲惫而决绝。他的战服上沾满了了血,连他也分不清楚,这血到底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他也不顾这些,一心想击败敌军,为这大宋再争得辉煌。当他把剑插入敌军将领心脏时,自己负了伤,跌落下马。那一刻他想,是赢了吧,应该是赢了,是了,就这样,也无憾了。

他没想到,自己并未死。只不过,被遣送回乡,对他来说与死亡并无区别吧。再后来,他的剑也因长期未使用而蒙尘,心里总是止不住叹息,怕是再也无法用到了。皇帝以他年老需要养伤为由,收回了军权,他心里其实明白,这不过是个借口。看着自己黑发中夹杂的白发,不由暗叹,看来是真的老了。

山河仍在,春天依旧,只是乡人的坟,在太深的草里,老年僵硬的膝盖,无法跪拜。

乡里,已无故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