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生都在走着从开始到现在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一直都在走着。我是深深的水底中一条鱼吐出的气泡,现在,我终于回到了一切的原点——我的家。

深深地,深深地,从那透明的液体中挣扎而出,抬头。我能看到那蓝色的天,与白色的云。我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就像是快要在水中溺死了一样,奋力挣扎?或者说是我自己放弃了挣扎。

我就在这深深地水中,静静地再次躺下。

第一次感到窒息是什么。在很早的时候,在一群孩子们聚在一起玩游戏的时候。那个时候死亡对于我们来说都太过于遥远,更像是一场遥不可及的幻梦,而非是一个恐怖的事实。我们一次又一次地挑战老师对我们的容忍程度,我们利用重力将同伴压到窒息,然后在老师到来之前开溜。即使老师严令禁止过又怎么样?我们依旧有着自己的主见。而在经历了短暂的放空意识后,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比窒息更可怕的。

之后我学会了离那些危险的东西越远越好,于是我开始绕着道走,躲得远远的,不论是离那些危险,还是离窒息——我这辈子都不再想有的第二次体验。但当我意识到这世界上终究不止那一样使我窒息的方法时,我已经逃离不开了。

我就像是水底的鱼吐出的泡泡一样,自以为有了自己的自由,于是想见到遥远的太阳。可总是,每一次都会在触及到水面之前破裂。想当然的以为自己早已逃离在水底的窒息感,最最没有想到的却是自己就生活在水底。我拼命的追寻着新鲜的氧气,最终却只能在路上破裂。

然后我遇见了她们,那些热情又活泼的姑娘们。我得承认,我喜欢和她们在一起的感觉,那让我感觉到,自己一点都不孤单。和她们在一起时,我像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怪圈,我开始一刻不停地说着,不停的说着。我找不到当初那种窒息的感觉,于是我越发地想和她们粘在一起。但在那之后,当我们分开之后,我会更加的沉默,我可以连着好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就好像是断了电的机器人一样。而我的姑娘们,就像是我的开关一样,她们使我行动,她们使我开口,她们使我倾诉。我们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她们就好像是我的风向标,又好像是我的水草,为我在快要缺氧的水底维持着我微弱的生命

直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近得不能更近的时候,她们突然告诉了我,其实,我们都一样。我们都一样的沉默寡言,我们都一样的依赖于彼此。就好像是同一条鱼吐出的同一串泡泡一样,我们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我们也许有时会分开,但大部分时间,在水流的推力下,我们总是会聚在一起,一同分享着我们的小小世界。也许我们的目标并不一致,但是我们汇聚在了一起。这就是最好的时刻。我们分享着彼此的氧气,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像上一秒我还认为她们是给予我氧气的水草,但实际上,她们是和我一样需要氧气的泡泡。可即使这样,我们之间仍然可以交换着为数不多的氧气,然后分开,再次去追寻自己的梦想,在那之后,我们会再次相遇,交换氧气,最后再分开。

我们之间,早已经失去了窒息的存在感。

在那之后,我开始更加深入地关心我自己的生活,我的家与我的家人。我用了很多的时间试图去表现得更好,但不知道我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的搞砸它们。我不懂,为什么在朋友中间我只需要一个眼神就可以表达清楚我想要说的话,但是在家人面前,我说得再多,做得再多,面对的永远是无止尽的质疑和否定。我不喜欢这样,却没有办法改变。那种熟悉的窒息感,又像是水蛇一样,缠绕在了我的脖子上,让我无法呼吸。那是真实到疼痛的感受,那让我在恍惚间回忆起了我的第一次窒息。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我无法接受,多年前养成的趋利避害的本能让我许久都不曾感受到过这种疼痛,我不知该如何是好,我只能木讷地接受那些质疑,我甚至无法反驳,即使那些并不是事实。

我想,错误是从这里开始的。我把自己变得暴躁,变得歇斯底里。我开始把每一句话都用呐喊表达出来,像是要把自己的肺从胸腔里挤出来一样。这让我变得更加脆弱了,我几乎不会用正常的方式来表达我自己的意愿。只有和我的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才能平静下来,却也仅仅限于平静。我找不回当初口若悬河的感觉,我更像是一个倾听者。我只是害怕,害怕一张口那些狂躁就会满溢而出。我不想去伤害,我也不希望被伤害。我希望的,是更好的交流,或者说,即使只是一份平静,但我知道,那终究只是奢求。

水底其实并不怎么清澈,我偶尔也会俯下身去感受,感受那些柔软的淤泥,感受静止的美好,那是让人逃不开的孤寂,却仍让我以为它比那些相互伤害要好得多。而在两三秒之后,我又会回到中间的位置,因为,太久的停留,我依旧会碎。看着被折射后昏暗不清的阳光,那是我的梦想所在,我向往着那里,却又畏惧着那里。我想,我终究不会碎在我的梦之所在,顶多,也就是在这,在我的某一次歇斯底里之后被我的内疚撕碎,又或者是在更早的时候,我就会直接消失在那些伤害中。

但我现在依然存在着。

我的话越来越少,而我的姑娘们的关心则让我应接不暇。我感激她们,她们对我太好太好,也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可即使是这样,我依然无法融入她们之中。太多的隔膜,让我想要疯狂地逃离,可我不能,也不会。我自觉被愧疚压得起不了身,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我也不敢再接受她们的好意。于是,我与她们之间越来越远。直到,连我都被她们遗忘。

我想我应该是一条鱼吐出的一个小小的气泡,在这个浅浅的水底,孤零零地在水底漂着。不知道何处才是我的去处,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离开这个水底。我希望阳光可以为我带来指引,但我却又是畏光的。我万分恐惧,却连藏身之处也没有。我想,也许是时候自己踏上阵阵的旅程了。

我抛弃了趋利避害的生活方式,我开始迎着困难,迎着痛苦慢慢地向上飘。我并不畏惧那些水流冲过来的尖锐的断草,就像我并不畏惧那些充满着恶意的流言蜚语一样;我并不畏惧柔软泥沙上坚硬的石头,就像我并不畏惧在我前进路上最大限度的阻扰一样。没关系,我安慰自己,此路不通,那就换条路再走。

我开始学着自己一个人前进的时候,孤独和寂寞与我总是形影不离。那使我多么的伤心啊,我甚至将自己变成了忧郁和绝望的浅灰色。但我依然是走着,表面上如同斗胜的勇者一样骄傲,在心里,我却暗暗希望有人来规劝我。我感受到缺氧的刺激,但为了我表面的骄傲,我只能一步步地向前,再向前。

可当那个规劝我的人终于出现的时候,我才发现事情和我想的是有多么不一样。首先,他并不是来规劝我放弃的,他是来告诉我,我应该坚持下去,而他,将会成为我的旅伴,陪我一同抵挡狂暴的水流。这时,我才真正发现,原来我旅程上最大的阻碍就是我自己,那个害怕黑暗,害怕寂寞,害怕疼痛的自己。我战胜了自己,于是现在的我是一个真正斗胜的勇者了!我的旅伴们,一个接一个地出现了。

但让我最没有想到的,却是在我又一次踟躇地想要掉回头的时候。我回头,看到的却是我的姑娘们,她们并没有离开我,她们一直在我身后支持着我。这让我无比地欢欣雀跃。但这还不够,我依旧想放弃,可我又看到了我的家人们,他们就站在那,不说话,却是在默默地守护着我的后背。我想,曾经的那些我以为的伤害与被伤害都不算什么了,那些都已经过去了。毕竟,时间会冲淡一切,而我,又有太长太长的时间失去了明辨爱的理智。

我在前进着,一步一步,没有后退。我穿过了溪流,穿过了江河,当我终于到达了海洋时,我终于完成了我的梦想!我现在可以浮在海平面上,看着阳光穿过我的身体,折射出一片光晕。而那些我的同伴们,就像我一样,经历了重重的考验,终于来到了海洋。我们排着队,像一条项链似地穿梭在这里。而这时,我却想家了。

我在走着,我的一生都在走着,从开始的想去完成梦想,到现在的想要回到家乡。我一直都在走着。我是深深的水底中一条鱼吐出的气泡,现在,我终于回到了一切的原点——我的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