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秦淮河更是浪漫的河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秦淮河,一条千古浪漫之河。秦淮河用她的乳汁哺育了南京的历史。

秦淮河的诞生是很浪漫的。相传秦始皇东巡,路过秣陵(古南京),看山川形势,有帝王气,便令人开凿秦淮河, 引龙藏浦之水破其气。这当然是个颇有浪漫色彩的传说,但此地有王气,的确是为后来历史证明了的。
至于秦淮河的得名,也是很浪漫的。正史无从考究,至少在唐代,便称这段河为秦淮河。从唐诗里可以看出,浪漫主义诗人李白《留别金陵诸公》诗中“六代更霸王,遗迹见都城。至今秦淮间,礼乐秀群英”,“秦淮”河名已经出现。待到晚唐杜牧《泊秦淮》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诗句一出,秦淮河之名便盛行天下。杜牧的这首诗写出了月夜秦淮泊岸饮酒的情景,虽然有感于商女不知亡国恨,有些讽刺之意,但毕竟写出了歌妓莺歌燕舞,秦淮河热闹非凡的浪漫景象。

秦淮河的历史也是很浪漫的。它的浪漫让六朝古都也蒙上一层浪漫的色彩。不必说秦始皇东巡之望气破气,不必说秦淮河流过大汉王朝的兴衰,也不必说东吴大帝孙权在此地敲定以少胜多的赤壁之战,历史的风烟中,秦淮河边总是上演着一幕又一幕的浪漫历史。尤其是宋齐梁陈四朝,依托长江天堑,不思进取,沉浸于歌舞升平,终究王气黯然,但秦淮河的歌声,却让历史多少有了些浪漫色彩,不至于在血腥中少了些反省的轻松。比如陈后主,他曾赋诗《玉树后庭花》,专门歌咏宠妃张丽华的,张丽华发长七尺,乌黑生辉,陈后主对她宠爱有加,据说朝堂之上,还常将其发放在膝上朝议国事。当杨坚兵临城下,他正和宠妃欣赏歌舞,随即遭遇亡国厄运。不过这样的历史给人的警醒作用是多少有些浪漫色彩的。

说到秦淮河边的历史,不得不说说方孝孺。方孝孺宁愿被灭九族,也不愿做叛逆之臣。结果是被朱棣灭十族。虽然有些血腥,但方孝孺的气节,令人击节赞叹。这段历史,不也是浪漫的吗?为了忠君的儒家理想,为了文人的气节,方孝孺是个浪漫的存在,他可以比肩屈原,亦可与日月争光也。

今天的秦淮河更是浪漫的河。

仲夏的南京很是炎热,现代气息浓郁的高楼大厦下的宽敞街道,除了密集的车流,很少有人阳光下步行。但是秦淮河从早到晚,车水马龙,摩肩接踵,人潮涌动。尤其是秦淮河的下午和晚上,情侣牵手,夫妻并肩,旅游团旌旗猎猎,观光车缓缓移动。从乌衣巷口,到秦淮河边,彩霞下的笑脸荡漾着快乐的波浪,绿水上的画船唱着浪漫的歌声……如梦似幻,宛若仙界。

夜幕降临,彩霞满天。秦淮河伸开了她的手臂,拥抱来自五湖四海的宾客。“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秦淮河,从权贵专享的云端,到附身为平民百姓服务,真是沧海桑田。我们随着拥挤的人群走过文德桥,好不容易挤到栏杆边,依托秦淮河的背景,摄影留念。画船安上了机动装置,啪嗒啪嗒声中,将那秦淮河的绿水分开,然后听到绿水拍打着两岸的石壁的浪声,岸边的夹竹桃盛开着白色和红色的花朵,在晚风中轻轻摇曳。

走过文德桥,我们便来到乌衣巷。王谢居住地还在那段历史仿佛历历在目。我似乎看到那个青年,东床坦腹,悠游自在。芝兰玉树,栽满王家庭园。也似乎看到谢玄指挥不多的军马,以自己的文韬武略,赢得淝水之战。当捷报传来,谢安读罢,轻轻地把棋子落下,淡然回答的气定神闲,举重若轻。以这些名人为代表的历史风云人物推动了历史的发展,成就了我们民族的精神。

出了乌衣巷,秦淮河两岸灯火辉煌,古城并不因人流穿梭而喧闹。我在感受秦淮河夜晚宁静的氛围。对岸二龙戏珠,盛装的黛玉和宝玉随着红楼歌曲温婉起舞。这种浪漫的古韵,瞬间让人穿越秦淮河的前世今生。说到秦淮的歌妓,当以秦淮八艳为著名。秦淮八艳不仅姿容俏丽,歌声婉转,而且都有浪漫的故事。她们的故事要么和家国天下紧紧相连,要么和文学艺术紧密相关,为秦淮河增添了浪漫色彩。柳如是,李香君,陈圆圆……都有一段浪漫的传说。

同行皆是教育达人,一路同行,顺着秦淮河汩汩的流水,走进它的历史纵深。我们排着长队,好不容易登上画船,向着十里秦淮,迤逦前行。解说词将我们带进秦淮河的历史,金陵繁华,朝代更迭,如同船下的水波,波峰波谷,浩荡前进。那闪闪的波光,如同秦淮八艳,点缀着秦淮河,也点缀着秦淮河穿行的历史。我静静地坐在船尾,打开相机,录下秦淮河的霓虹、水榭、长桥、碧波……三山半落青天外,一水中分白鹭洲。船上很静,除了机动船的啪嗒啪嗒声,只有碧波荡漾着霓虹的声音。我们的思维徜徉于古今历史的风云之中,走进那些秦淮往事,那些铁骨铮铮的男儿,那些芝兰玉树般的才子,那些色艺品貌卓绝的女子……应接不暇,甚至有些忙乱。

穿越了历史再回到今天的秦淮河,热闹非凡之中,我们更能感受到大国气象。这种繁华不是达官贵人的纸醉金迷,也不是众多才子佳人的爱情传说,而是民族蒸蒸日上的幸福和平。穿行在热闹的秦淮两岸的大街小巷,人民的精神风貌已今非昔比。那种盛世的自豪感荡漾在脸上,化为高楼大厦,市井忙碌。我轻轻地捧起秦淮河的水,静静地观赏辉映着的城市霓虹,还有那轮淡淡的月亮。然后听着水滴在河面的声音,悠远清脆……

上得岸来,十里秦淮已尽收眼底。登船的队伍还是那么长,夫子庙的灯火更加璀璨。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