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穿短裙的男人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粉红的针织毛线帽,黄花蓝底的丝巾,灰色的起球毛衣,露出半截袖口的大红秋衣,黑底粉花的棉裤,纯黑的化纤短裙,大红的运动鞋——这些花里胡哨的装扮,来自一个短发花白的老头儿。

他的皮肤被岁月吹得很皱,眉毛描得很重,因为常年抽烟而暗黄的牙齿参差不齐,两颗门牙只剩下了一颗,说起话来,嗖嗖地漏风。

老头儿点燃一根黄果树的烟,吸了一口,叼在嘴上,开始抖空竹。两米之外的电动车旁,一个巨型音箱正放着“伦巴”,他跟着音乐节奏,一起摇摆、旋转,旁若无人。

有时,他在玩空竹,有时,空竹在玩他,有时,他们一起在明快的曲调中,翩翩起舞。

在短短三十分钟里,他一共换了三种空竹。第一种是带着“龙”的空竹,第二种是去掉“龙”的活轴空竹,第三种是直接套在身上耍的两轴大空竹。三十分钟里,他失误了四次。其中一次,他失手把大空竹甩到了电动车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他说,他好心疼啊,这个空竹要70块钱呢。

七十,恰好和他的年龄相同。

他原来是个焊工,60岁退了休。退休两年后的2013年,他去公园看过一年水坝,每天晚上八点下班。下了班,他就和公园里的人一起跳广场舞,看别人打扑克、玩空竹。

老头儿从2014年开始玩空竹。最初学空竹,就是看别人玩,看了一个星期后,自己琢磨,在尘土飞扬的空旷土地上闷头练。一练,就是七年。

现在,他是那片儿空竹玩得最好的人。年纪比他小的,不稀罕空竹这破玩意儿,年纪比他大的,身子骨又不灵活。只有他,闲人一个,把空竹当个玩意儿,也尚有精力每日应付。

“空竹这东西要想玩好,得舍得花时间。”而他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天气好的时候,他会在下午2:00至4:00,在公园旁边的路口抖空竹。等到晚上7:00至9:00,他就再去公园跳广场舞。别人都夸他跳得好。他说,这跟他练空竹有很大关系,空竹讲究的,就是一个“平衡”。

抖空竹时,他会穿短裙。跳舞时,他会穿长裙。他的衣服都是女式的。“男式衣服都是黑了吧唧、灰了吧唧的,一点儿都不好看,还是女式的好看,各种样子、花色的都有。”

夏天,他通常上面穿一件汗衫,下边穿短裙、长裙,或整个儿套一件连衣裙,冬天冷了,下面就穿一条花棉裤,再在外边套一条短裙。

今天,他穿的风衣是他媳妇儿的,因为他媳妇儿太胖,从网上买的衣服穿不下。他的媳妇儿跟他关系不好,性格不合,也不喜欢他经常出来。

他没有手机。之前手机坏了,索性就把手机扔了。他说,手机是小年轻用的,年轻人每天揣着个手机,上车刷,走路刷,干什么都要刷。太无聊了。退了休,他就彻底没用了。没有手机,别人没法儿再烦他,他也不用联系其他人。自己一个人待着,玩空竹,跳舞,唱歌,挺清静的。

前几年,他自学了唱歌,自己写歌曲歌词,写了五个大本。早前,他经常在大马路上,抱着巨型音箱,捧着麦克风,跟着音乐伴奏,放开了嗓门吼。

不过,他现在不敢了。因为附近总有居民打110举报,说他扰民。警察来了,他会先跟警察扯淡,扯不下去了,就拍屁股走人。后来,他也就不再唱了。

不玩空竹、不跳舞、不唱歌的时候,他会在里看书。他喜欢看历史、政治的书,最崇拜毛泽东,他说,毛泽东太伟大了,他的文选出了四卷呢,里面能学到很多做人的道理。他最近在看《慈禧外传》,是一个外国人写的。他说,你看啊,慈禧垂帘听政那么多年,可见,她是一个多独裁的人啊!

图片
他的电动车上,挂着他最崇拜的毛泽东。

他的身体其实不好,说自己是“外强中干”。2013年,他被检查出腰间盘突出,在北医三院做手术。手术完了后,他又能折腾了,让姑爷带他去北京十里河,买了空竹。

2021年1月7号,他骑车红绿灯时,被一辆车撞飞了,飞出去老远,在躺了三天。

三天后,他再次出门,碰见经常一起跳舞的小刘。小刘问他,前几天咋没来跳舞?他说,别说跳舞了,差点儿人都没了

说起这些时,他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迟迟没有点燃。

他说,我今年七十了,也不知道哪天,人就真的没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