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在一句口号中迅速苍老,步履蹒跚得忘记一切伪装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如一张煽情的大网从顶部收紧,完美的莫比乌斯带循环着前进。

腐朽的陈词,无趣的滥调。前后左右的区分与价值,在于内在的独特性。

慢慢的日子在减少,像词语一样,从树木的根部开始衰亡。

昏着的自以为醒的。梦着的嘲笑着痴者,又都扎进自己世界的蛊惑。

有时翻一番故纸堆,不为死者守灵,而为更好地理解虽生犹死的活者。

人类不会继承上一代的感受,记忆清零,每个人都要重新活过。

痛苦与屈辱是最锋利的钻头,自遗忘的深层里开掘,再被稀释。

时间并非无限延伸的长廊,只是一块展板,贴满各式壁画。

选择哪张,凭着一时的知觉。选择与时间有关,又无关。时间属于人。

一旦选择某张画,重力便因此改变。地转天旋。

谁选择很重要,能选择很重要,坚持更重要

放弃是一种能力,无所谓重不重要。

五四运动。

慢慢的日子在减少,像词语一样,从树木的根部开始衰亡。

文字是形象的干尸,模糊质感,褪去颜色。

统一起人群的是符号,是枷锁,又像钥匙。

重拾感觉,直到被恐惧教会说话。

熟悉成为陌生。路在分岔。行走的过程是陌生化。

青年在一句口号中迅速苍老,步履蹒跚得忘记一切伪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