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写诗的夜晚 艺术是苦难的儿子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大概是在2014年秋天的某个晚上我开始用铅笔在纸上写一些短句,本身我不喜欢把这些东西叫做诗,但是它们确实是模仿了顾城所写的那些东西,另外除了诗我也不知道还能把它们叫做什么,而且一直以来当我告诉别人说自己写诗的时候都有点不好意思。

诗这个东西 ,我觉得它是诸多文学形式里最容易蒙事的一种,主要原因是要求字数少,这对于那些本身认不得几个字的九流作者就是一种方便,诗歌对他们这类人来说是一种文艺虚荣心快速填充剂,随便胡诌两行就能迅速填满整个身心一整天,假如这个人再是个领导的话,还能迅速引来一批苍蝇一样的马屁精。

是一个恶性循环,但说实话我挺嫉妒的。

不知道谁说的这句话,“艺术是苦难的儿子”,我十分赞同,根据自己的经验,在难过的心境下确实更容易写出一些东西,所以在我历次被姑娘拒绝后的日子往往都是作品集中爆发的阶段,比如2013年的时候是画画,2014年的时候是写诗和考研,2016年的时候是写诗……

在这里面也并非全是“苦难的儿子”,也有一部分“幸福的儿子”,不过“幸福的儿子”在最后往往都因为“苦难的结局”变化成“苦难的儿子”,这跟人的一生是多么的相似啊。

还在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一些热爱文字的孩子也喜欢攒一点几言绝句,有时语文老师看到一些他感觉好的还会抄写在黑板上以供同学学习,面对这样的机会当然我是不会放弃出点风头的。

那时我的主要竞争对手非常老成,主要是长的老成,16岁的年纪就有了一张53岁的脸,他当时嘴上茂盛的胡子是我开始发育到现在加起来都达不到的密度,并且还自称早已读完史记和二十四史,根据老话文人相轻,不用多说我们肯定的必须的非常的互相讨厌

在诗歌上榜的争锋上我其实并不占上峰,主要原因是老师故意毙掉我的作品,这么说其实并不是受迫害妄想,这种结论是有根据的,因为同时我替前后桌同学写的八言绝句都能够上榜。后来我深刻反思,被毙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在于我的题材,我那些爱情题材的诗在反对早恋的高中校园里是要被划为反动思想的。

最近这几年,我读的最多的诗人是海子,在他短暂的生命里,写了很多非常真诚的作品。我记得他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我在农村生活了15年,因此我要写够15年的农村”,在后来的日子,每当我想起这句话后内心还会有所触动,这不仅是因为我也在农村生活过15年,也因为我总能在他那里找到对于农民与土地的某些相似的感动。

在我为数不多的那些诗里,还能让我想起完整句子的并不多,大概就三首,它们分别写给一些人,分别记录了当时的心情和情景,之后每当我想起它们时往往也会想起他们,这有时会让我感到迷惘,我不确定是那些句子让我记住他们,还是他们让我记住了那些句子,但我知道总有一件事是确定的,如顾城所说:那些花,已经走远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