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它最后在哪里停留,但我知道它肯定会再次吹起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大约在一年前,我写了一篇关于性格与问题的东西,那篇东西的内容里大部分是对自我的解析,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发现生活里遇到的许多困难并非他人所为,而多是自我置障,后来我把原因归结到一种天生的东西上,并给它起了一个颇有浪漫主义情怀的名字叫——悲剧性格,这词是从尼采那里拿来的,他有篇东西叫悲剧的诞生,现在看来我从那本书里得到的启发也就是给自己起了一个标题,真是一种拙劣的模仿。
这显然有了很浓重的宿命论味道,这也肯定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应该持有的观点,不过抛开绝对,我确实也从这种认识中得到一些有益的东西,包括如何完善个人对待生活的技术,也许前进的道路并没有因此通畅,但至少它给了我一种发现问题的角度,从这种观点下,我发现一些从前看似难以理解的事变得容易说通,甚至我还总结出一些个人守则,比如不要跟不同观念的人浪费口舌,不要去试图改造他人,虽然有时我仍然会犯这些无谓的错误,并因此感到失落,但能看到问题出在哪儿,这多少也是一种进步。
有时候看来,我在描述这种观念性东西的时候喜欢故意拽文,故意拉死了好几百年的大师补充论证,故意把一句家常话绕三个弯才说出来,这些都算不上什么高级或者有文化,做这些花絮出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来填补自己信心中的空洞。如何能通畅简单的表述确实是一个问题,这个需要一些时间,有时候讲成长的意义和代价,说的正是少年维特有的烦恼我们每个人也应该一个不落的经过。
经过几百天之后,我现在回想我写那篇东西时的样子感觉自己就像另一个人。对于回忆过去,很多时候我会感到一种忧郁,因为面对那些永远被留在过去的遗憾,总会产出一种无可奈何之感涌现心头,这些东西除了制造空虚,没什么其他帮助,但是我跟过去的种种较劲恰恰也说明了我其实是个念旧的人,这是个恶性循环。
上周我翻出了一些过去写的小说,那些东西大多数是在2010年左右写的,那时我正在幻想着从大专辍学,然后在广西的某个农村里租间屋子当作家,那间屋子要尽量靠近海边,一推门得有鲜花绿叶,还得有纯洁的邻家姑娘,我对这些东西做了细致的安排,但唯独没有对最重要的那件事进行安排——钱,可能我也知道这真的是个没法幻想的东西。现在想我那时候其实还是留存了一些理智,我知道假如我退学后肯定得过一段苦日子,我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对不确定未来的胆怯制止了我进一步的行动,所以后来还是乖乖地把没考的试都补考。那时辍学的想法在我那个学校很常见,尤其是在外地人中间,我有四个同乡一起去到那里上学,但最终就我一个人顺利毕业了,这并不是说学业的问题,实际上在那躺着也能毕业,这些只说明一个问题,他们比我勇敢,比我有理想
些小说的写作在现在看来是非常仓促和急功近利的,我还发现一个比较难过的事实,是跟那时候的文字相比,好像这十年来我的写作并没有什么进步,并且之后很长时间我再也没有当时那种对小说的创作欲望,那种欲望很奇妙,有人说恋爱能帮助人写出好文字,单相思应该也有这个功能,我那些创作的兴趣也许就是随着师姐的毕业被一同带走了
有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可能所有人都自问过的问题,如果过去我没有那么着,现在会怎么着?这是一个人类永恒的问题,即使走到最后我想它也不会有一个好的解答,但每当这句话被我们重新提起时,也许那些所谓的遗憾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知道没有第二次机会了
在这三月的最后一天,北京的风很大,一遍一遍吹过我的脸,吹过所有人的脸,我不知道它最后在哪里停留,但我知道它肯定会再次吹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