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给我一个选择的权利,让我选择一个秋夜去好好读信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让我选择一个秋夜,一个宁静的秋夜来读信。

这个夜里,天空落着流苏般的不绝的碎雨,外衬以从清竹丛中掠过来的轻风,案头飘落几片窗外的秋叶,一盏灯火萤然,小室里逸着淡淡的花馨。读信的人,是一袭素净的秋衫,一手轻展那描满心绪的信笺,一手闲握香茗一杯,双目清亮有神,在夜睡去的时候,品读来信人的心。这个时空里,一切浮华喧嚣皆悄然隐灭,只余下空荡清朗的宁静。在这样的夜里,心境晶莹透明,仿佛一枚唯美的水晶。

这样的时刻多叫人倾心。

我祈求我无论在哪一个人生阶段,都会有这样一个选择的权利,去品尝那份读信的温馨

我的祈求是有原因的,但我的选择是没有理由的。滚滚的网络浪潮正豪情万丈地冲击着一切,在实现快捷、轻巧的同时却掠夺了我们的一颗“诗心”,还有那份细致的耐性。快,要快,每个人都变得浮躁不安,觉得精神压抑却无法寻找一个释放的出口。于是,我们注定要改变我们的交流方式。我们开始不再喜欢手写的信和卡,我们嫌它慢,还要贴邮票,我们热爱移动电话,热爱伊妹儿。信笺,只是温馨的回忆。

但是我的手指在按键上触动时,却有种淡淡的失落感。但无论如何,我再也写不出一封信了,也收不到一封别人写的信了,我习惯了移动着鼠标,点击出一块块由键盘写的文字

我忽然就想起小芹,想起我们曾经五年不断的通信。那时,她是那么用心地给我写一封又一封的信,在流水般的光阴里带给我无数难以表达的感动和淡淡馨香的浪漫。一封一封的信是她折叠的心情备忘录,折叠了她曾经的忧郁、快乐和迷惘。爱做梦的年代,我很舍得花许多的心思,字斟句酌,像投稿一样认真地回信。有一次我还把阳台上的桔子花采了下来,涂抹在几页精心写好的信上,泛着桔黄的花痕,逸着幽幽的桔香,美其名曰“桔花香笺”,仿有薛涛遗风,自鸣得意了好久。但是现在我再也收不到小芹的信了,我们连在电子邮箱里写信也懒得写。我们厌倦了动脑筋,只打打电话。小芹都快要结婚了,我们那些少女时代的梦幻和轻愁只记在发黄的信笺里。此后,我就没给谁写过信,我给里是发伊妹儿。

写信,读信,一种空灵的享受,仿佛天边遥远又缥缈的云,没有一颗 “诗心”是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的。

我们最初的“诗心”,在这个快速发展和运作的时代里早被匆忙而过的现实不经意擦伤了,甚至是撞得粉碎了。也许只可活在我们的幻想里、在秋雨夜里;或在牛奶般的月光里,由一丝已经不能道的清是如何产生的惆怅柔柔牵引而出,再由一份掺杂着一半强求的从容所下载,映现在我们迷惘和疯狂的眼眸里,我们很无奈,只好装作矫情地忧郁。

但是,为什么我会那么的想念信?

请给我写一封信,一封手写的平平淡淡的信;请给我一个选择的权利,让我选择一个秋夜去好好读信。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