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遗失的其实恒在 只是对于你而言,缘尽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这样的一个印,是明朝时期的官印。铜铸而成,正方形,正面用篆书镌“分巡东昌道印”。
东昌,今天的山东聊城一带,在明朝属于地级市。巡按,相当于现代的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兼监察厅厅长,相当于正处级。
在天门市博物馆,当这个印的展柜前,曾同窗给我们讲了一个与此印相关的故事
明朝万历年间,一位姓张的官员携印去看教师,在干驿过沉湖时,不慎将印丢失,再也没有找回,于是在此修了一座失印亭,以记此事。过了若干年,一位干驿农民在地里干活,挖出此印。我第一时间联想到刻舟求剑的故事,剑是找不回来了,但是印,却在四百年后重见天日。
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失印的人,当年是怎样遗失的?是否因此而丢官?我很好奇。
得印的人是谁?是怎么得到的?当时有怎样的惊喜?又怎么将它轻易地转手?
而且干驿沉湖,于我是再熟悉不过的地名,我在回家的时候,如果走汉川,经过田二河镇,就到天门地界,干驿、沉湖在望,心中便有了快到家的感觉
武汉后,我用失印亭做关键词上网搜索了一下,果然同学所言不虚。
此印最后的主人是明万历年间的山东东昌府巡按张春廷,他原是天门人,他的恩师周嘉谟祖籍汉川,世居天门,曾任吏部尚书,加太子太保,1628年卒。张春廷任东昌巡按一年后,到武昌办事,特意乘船到天门干驿看望恩师的故居。船至沉湖,风雨大作,官船被冲翻,张巡按被救上岸,却失了官印。历经两天的打捞,也没找到。后来张巡按在沉湖边建了一座六角亭,名“失印亭”,用立石碑记载此事。
这一切记录在《湖广要典》中。
失印亭和石埤被毁于1942年。四百年后,这枚印就在失印亭的附近被人发现,算得上是一个传奇。
你遗失的,其实恒在。只是对于你而言,缘尽。
这枚在民间辗转,1972年,天门博物馆的干部在干驿镇郊宣传文物保护政策,遇遇一村妇在卖一枚铜印,用20元买了下来。
脑袋里迅速地转了一下,1972年的20元价值几何,这枚铜印如若流于黑市,现在一定是天价了。
毕竟,这是一枚有故事的印。
我在畅想,当年这个印掉入沉湖后,湖底淤泥中无边的黑暗,湖水年复一年的冲刷,鱼虾游弋,而它却岿然不动。也许有渔网从它的身上扫过,但却拖不动它。
四百年,沧海桑田,沉湖的水越来越浅,越来越多的湖变成了农田。
某一天有人在这里犁地、挖藕,脚踩到一方硬物,捡起来,却是一方印,厚重,大气,一看就卓尔不凡。
人和物的相遇,莫不如此。
不需要虚构,这枚印的故事已足够动人。
当然,这是一枚官印,丢了它,相当于司机丢了车,战士丢了枪,所以,据说张巡按因失印而被免职,丢了自己的乌纱帽。
这是一个有关丧失的故事。
其实,人们都是在对丧失的恐惧中的,尤其是对于宝物,心爱之物。
最著名的,当数贾宝玉的通灵宝玉上面所刻的“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与之呼应的,是薛宝钗的金锁上所刻的“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说是金玉良缘,却也如履薄冰。
但是最后,宝玉终是失了他的玉,出家为僧,宝钗也许还有她的锁,却只能戴着它守着更长夜漏,难消永昼。
人间多少失印亭。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