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那些从生命中拿出来故事与我分享的人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家,故事收藏家,算是比较特别的一个吧。
我自觉还称得起这个称呼,虽然它是不需要资格认证的,但也不是人人都称得上。
在我的笔下写过很多故事,在我的脑海里,装着很多故事,自己的,他人的,书中看到了,影视剧中演绎的,别人讲述的,故事。
这缘于性格。
小的时候就是一个爱听故事的小女孩,村子里那位最会讲故事的老奶奶,是我最佩服的,觉得她带着一种巫气,有些怕她,但又想听她讲故事,于是小心翼翼地接近,通过她的孙女迂回央求,缠着老奶奶给我们讲故事,哪怕是听了之后不敢走夜路回家的鬼故事,也要一听再听。
邻村有一位说书人,偶尔会在农闲之际,拍着他的渔火筒,用抑扬顿挫的声音给大家说唱,隋唐和三国,我就在一边听得津津有味,那简直就是精神大餐。
后来,上学,识得字,书本上的文字给我开了一扇通往世界的窗子,但凡能找来的文字,我第一时间把它看完。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农村,并没有多少书。但是按照吸引力法则,我就是可以找到一切我可以找到的书来看,哪怕并没看懂,也要看下去。如鲁迅的《呐喊》《彷徨》《故事新编》,砖头厚的《列宁回忆录》,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真的太晦涩难懂了,可我居然在那时看了
有一天,在学校看《三家巷》,老师说,你这么小就在看长篇小说呀。
我第一次隐约知道,这手中的书叫长篇小说,它和杂文、回忆录确实是不一样的文体,我模糊体会到了虚构与非虚构作品的差异。
上了大学,此前被压抑的阅读需求全然释放,图书馆那么多书,我如入宝山,看得如醉如痴。那个年代最流行的伤痕文学、朦胧诗,再后来是新写实主义、魔幻现实文学……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开始看心理类的书籍。然后开始在许多文学作品以及真实的人生故事里发现、寻找当事人的心理轨迹、成长脉络、心灵拼图,体会到了另一种乐趣
阅读史,也是一个人的成长史。我之为我,所看过的书为我提供了心智营养。通过读书,理解了人之为人实属不易。
工作后,我更是接触了真实人生的光怪陆离。1998年开始,在一家叫心理辅导的杂志社工作,做编辑,后来负责一条心理热线,每周至少有一个晚上的时候在办公室接待全国各地我们的读者打来的热线电话,在那里,听到了他们的各种各样的人生故事。
这份工作一直持续到2005年,当时记录电话的簿子有厚厚的几本,可惜随着杂志的停刊,它们也一并尘封,现在不知去向了。
那是不曾谋面的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刻,于电话线的一端,讲述他们的故事,讲述那些深埋在生命肌理里的硬核与伤痛,他们的恐惧与焦虑,生活的变幻莫测,人心的幽微复杂,命运的翻云覆雨手。而我,因缘巧合,是那个坐在电话这一端接听的人。每一次在电话响起的时候,不知道会听到怎样的声音,怎样的故事。而当电话挂断,那一端的人,都会轻松了很多,至少在那一刻,他不孤独,我是陪伴着他,聆听他讲述故事的人,而这也许正是他之所需要,因为很多故事,很多秘密,需要一个出口。
后来在电视台做调解,看到的则是一幅幅更为生动的家庭全景图,在场的每一个人从穿着打扮到身体语言、微表情,都在摄影棚的聚光灯下立体呈现,于是看到的故事更精彩,更复杂,更多维。从2013年到2017年,至少有几百场,每一场听到的绝非一个故事,而是大故事套着小故事,同一事件被描述成不同版本的故事,充满了恩怨情仇的故事,人情法理冲撞的故事……
有时心有所触,会写写相关文字,放在公众号里。
但更多的,或遗忘,或放下,因为不是每个故事能适合拿到阳光下。
我只是欣慰,这样的经历,让我对于故事,既保持了敏感,也脱去了敏感。既有热情,但也能保持冷静。这是一个心理咨询师应该具备的基本素质。
最后,写写我今天的小故事——
今天,我发现周日买回家的两束玫瑰,在四天的高温后已呈凋萎之态,于是,将它们从各自的花瓶中取出来,准备做成干花。
两个品种,粉色的是黛安娜玫瑰,花朵略小,粉中带桔色的是皇后玫瑰。两个名字合在一起,就是黛安娜皇后,可是,黛安娜没有等到当皇后的那一天,其实她原本是可以的。
但是黛安娜有她自己的传奇人生,在人们的记忆里,她的美并不随她的香消玉殒而褪色。
这些花也有故事,那天,在花店,一位买花的姑娘问老板,这是从哪里进的花?
云南。老板说。
然后它们来到武汉,它们随我回家,它们在水养了四天后,现在我把它们用橡皮筋扎好,倒挂在通风干燥处,整理它们蜷曲的花瓣,让它们以最好的形态,成为干花。
玫瑰,永远是玫瑰,即使成了干花,也是玫瑰。
我会像善待这些花一样,善待来到我身边的每一个人以及他们的故事。
很多年前当我还是杂志编辑的时候,和一位朋友聊起之前我看过的她的一篇文章,文中写她和妹妹的童年故事,姐妹俩在黄昏时分等候父母回家的情景让我很感动,我说,你不妨多写这样的文章。她沉默了一下,然后缓慢而慎重地对我说,其实,这样的文章是写不多的,因为,这是从自己生命里拿出来的故事。
是的,确实如此。
我知道这一句话的份量,我尊重那些从生命中拿出来故事与我分享的人,而我自己,也一直在做这样的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