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漫长的分离,也是一场迟来的告别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据美国奇趣新闻网6月19日报道,每天晚上8点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间原本平静的房子就会突然响起刺耳的闹铃声,房主杰瑞却无法关闭。这源于13年前他犯下的一个错误——他把闹钟封在了墙里。
他本来以为闹钟顶多响三四个月就会因为电池耗尽不再响,没想到,这是个节能闹钟,不响时电池自动休眠,到点再次响起,如此,定点闹铃13年,每次持续10分钟。
一开始他们不堪其扰,抓狂时也想过把墙砸掉拿出闹钟,但是,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忍受了13年。
现在,杰瑞和他的妻子已经习惯了闹铃的存在。甚至,他们觉得看看闹钟还能响多久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呵呵,不知不觉中,演变成了人的生命与闹钟的生命的赛跑。
13年。
想起了周日所做的一场调解,也是一个跨度13年的故事——一对夫妻两地分居13年,丈夫在国内,妻子在新加坡,13年间,各种不满,内心的噪音时时响起,终于耗尽了情感。当初启程时就意见不一,归来时,终是各奔前程。
真的很令人唏嘘。

两人十八岁就认识了,算得上是郎才女貌,男人主动地追她,但被拒绝。8年后,两个人重逢时,她成了主动方,于是走到一起,结婚,生子。
孩子两三岁时,男人被派驻到外省,两地分居近两年,其间据说他有出轨。
女方闹,男方说没这回事。但自此两人关系就不好,并且提到了离婚。
亲友相劝,孩子尚小,没离。
男人所在单位不景气,他自作主张买断工龄,拿了一万多块钱补偿,出来做生意。
妻子说,你不是做生意的人,在一个单位里安安稳稳地呆着就可以了。
一语成谶。
男人名校毕业,原来在厂里还是管理层,成个体户后,放不下身段,钱没赚到,把自己的专业也丢了。
女人觉得只能靠自己。
恰好有同学做出国陪读项目,可以办理她的孩子到国外读书,她去当陪读妈妈。美国加拿大太贵,新加坡可以考虑。
所有人都反对,都说她这一去这个家就要散了。她执意要去。
2003年,34岁的她,带着8岁的女儿和向亲友筹措的不多的钱,踏上了异国他乡,开始艰难的求学生存之路。
当时孩子8岁,第一个学期语言完全不懂,而她没有身份,第一年不能打工,只是在深夜没人查时去打黑工,赚母女俩的生活费。
第二年可以打工了,她同时打三份工。
无他,男人原本赚的不多,又觉得妻子出国违背自己意愿,他心中有气。
她打电话让他寄给女儿的生活费,他说,你们受不了就回来。
她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坚持下去。
一个是虎妈,雄心勃勃,一定要通过努力改变命运
一个是猫爸,随遇而安,接受现实,服膺于命运的安排。

十三年两地分居,中间相聚五次,平均两年多才一次。
彼此都有怨言。
男人说,因为你的自作主张,女儿没有幸福的童年。跟着你漂在异国他乡,心灵孤独、生活拮据,失去了很多同龄孩子应有的快乐
女人说,因为有你这样的父亲,孩子才不快乐的。孩子看到同学的家长一个月寄五千,来问我,我的爸爸怎么连五百都不寄给我。你不是五百都不寄,五块都没有。
他说,你放着国内好好的工作好好的家不要,非要去吃那个苦。在新加坡搬了六次家,搬六次家就意味着孩子转六次学,这对孩子的心理造成的影响有多大?
女人说,你们家别的人都认为我是功臣,因为我走了一条不同于常人的求学路,现在女儿发展得很好,获得了新加坡的绿卡,锻炼了女儿的意志和视野。这是在国内得不到的。
男人说,自己的母亲去世前,特别想见见女儿,毕竟是孙女,可是因为离得太远,见不了,只能在视频上看最后一眼。老人家是抱着遗憾走的。
因为她总对女儿说我这个爸爸不中用,女儿对我有恨意。男人说,我感觉得到。
……

也许也曾幻想期待过苦尽甘来一家人团圆的美好,但现实很骨感。13年间仅五次相聚,性格迥异,彼此心怀不满、抱怨甚至是指责的夫妻,最终,还是走到了离婚这一步。
2016年,女儿上了大学,按当地规定,母亲不能继续陪读,女人回到武汉,和丈夫离婚。
这婚也是不得不离了。在国内一个人的日子,男人的身边已有他人,他对此很坦然,他说,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正常的需求。
女人对此当然耽耽于怀。
虽然离了婚,男方却不执行离婚协议书上的约定,将两人名下的一套小房子过户给女儿。这也是他们来调解的目的。
男人说,我肯定会在合适的时间过户的,但不是现在。
女人说,现在,立刻,马上。
男人说,你怎么性格还是不改?
女人说,你做男人的没有担当。
这样的两个人,纵使离婚,也不能和平相处。
在他们天各一方的那13年里,我猜想,行走在各自的生活里的他们,每天总会在某一个时刻冒出一个念头,离婚。像杰瑞家的闹钟的闹铃一样,只是,不那么定时而已。
那会是怎样的时刻?
也许是在怅然地放下电话时,希求对方给自己一点温暖而不得时。
也许在街头拐角处看到别的夫妻恩爱甜蜜地牵手走过时。
也许在亲友旁敲侧击告诉了对方那些不好的消息,并且善意的提醒时。
也许是在疲累得想有人来帮自己倒一杯水都没有回应的时候。
……
响了13年的闹钟,可能还会每天8点响起,因为它的电池还没有耗尽,而杰瑞夫妇俩习惯了它的存在,并且有了想看看它到底能响多久的雅兴。
这是一件趣事。
但是这一对中年人,盘桓心头13年的念头,至此已付诸事实。
毕竟,感情不比闹钟,人心不是机械,它会累,会受伤,会流血,会走不动,会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
13年,对他们俩真的是极限
这是一场漫长的分离,也是一场迟来的告别。
此后岁月,只有余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