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淇淋 让一个中年人重新体验到孩子般的快乐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那天一群人闲聊,有个化妆师说她特别讨厌烟味,只要一闻到烟味就想吐。
你莫不是怀孕了吧。有人调侃。
于是话题一下跳换到怀孕期的种种反应来,包括彼时的味觉都会发生一些奇怪的变化。
好友娟对我说,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你当年怀孕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说你特别想喝啤酒,然后就喝了一整罐啤酒,从此开了戒。
是不是这样?大家问我。
笑着点头。
好像是一罐蓝带啤酒。也许是花。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一时里突然的渴望,以及得到后的喜悦、满足。
其实我在之前偶尔有喝过啤酒,仅止于一两口,但总觉得它的味道实在太怪,难以接受。可是从那一罐啤酒开始,我突然发现其实啤酒的味道很不错,偶尔喝上一杯也是享受。

也许是因为父亲好酒,而母亲总对此有怨言,让我看到了对于酒的绝然对立的态度,于是成为一个宁愿生活中没有它的回避者。
甚至是对于含酒精的软饮料,我都不喜欢。比如说,家乡的糯米酒酿。
我母亲做的酒酿非常甜,可以说是我们村子里做得最好,可是每次我只会吃一小碗,决不再添。
到了我读高中的时候,在县城,住读,那时候生活艰苦,吃不到荤菜,没有零食,苦行僧一般地读书备考。我有一个伯伯在县城,我偶尔去他家打打牙祭。有一次我去他家时,伯母刚好做了酒酿,端给我一碗,也许是久没有吃甜食,我把那碗米酒吃完,觉得香甜,至美,回味无穷。看我喜欢,在我临回学校的时候,伯母用一个罐头瓶装了一瓶酒酿给我,让我带到学校吃。
从那一次以后,我喜欢上了米酒这种食物,现在,我甚至学会了自己酿米酒,而且酿得还不错。
一碗酒酿,从喜欢到不喜欢,转折在于那一次伯母对我的盛情招待。

其实,每一种食物,但凡是你喜欢吃的,一定是有故事的。
比如粉蒸肉,是我们家的传统美食,从我们孩提时代起,只要逢年过节,必然是有一大碗粉蒸肉放在桌子的正中间,如同百花中的牡丹,在故乡的家常菜中自有一种王者风范,是我的童年时代的盛宴主角,也是那个物质匮乏年代的奢侈享受。
这记忆影响至今,到现在,如果有一段时间没吃,会突然想起,然后我就到菜场买上一斤上好的五花肉,让师傅帮我切成片,回家用米粉、姜蒜、酱油、料酒调和好,腌渍半晌。做饭前,在它的底下垫上土豆或者是其他菜蔬,大火蒸上一个小时后,一碗香喷喷的粉蒸肉就出笼了。
成了我待客的一道当家菜。
做这个菜其实并不难,关键是前面调味的工作做好,后来的事就交给煤气灶和蒸锅了,当然,请记得蒸锅里要放足够的水。

我的朋友珊,和她在外面餐馆吃饭时,她爱点一道豆瓣鲫鱼。
有一天她告诉我,当年她和男友约会,男友点的这道菜让她觉得非常鲜美,从此这道菜成了必点。
能和你共吃一条鱼的人是你有缘份的人哦。我对她说。
当时,他把鱼肚子上的肉给我,自己吃的是鱼脊上刺多的部分。两个人慢慢地边吃边聊,看他把鱼刺从嘴里理出来的样子,很细心文雅的样子,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她说。
在我印象中,吃相最文雅的是猫。一个男人吃相文雅,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我很好奇。笑着问好友,她但笑不语。

我因为牙齿不好,去做了治疗,然后谨遵医嘱杜绝生冷硬。如此,差不多有四五年的时候没有吃冰淇淋。
那天,我和女儿逛街,炎热难耐,又正好经过麦当劳的外卖窗口,就买了两只冰淇淋,一人一只,边走边吃,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少女时代,可以吃一切生冷硬的东西,有可以碾轧一切的牙和无所顾忌的胃。
虽然过后有点隐隐的担心,但事实上还好,令我担心的牙似乎经受得了这样的冷与甜。
所以,现在,如果经过麦当劳的外卖窗口,如果心情特别好,或者不那么好,我会买上一只冰淇淋,用来回味那天吃冰淇淋时母女之间共享的甜蜜与快乐

味觉记忆其实是我们的生活烙印,食物的后面也有内心戏——我们喜欢某一种食物,不全然是因为它的味道,而是因为与它关联的、事、物,以及某种心情。
啤酒,记录了孕初期口味的突变,也有一份初为人母时的任性。糯米酒,因伯母对我的好让我改变了对它的好恶。粉蒸肉,是童年时代的美食。豆瓣鲫鱼见证一段感情的生发。而冰淇淋,则让一个中年人重新体验到孩子般的快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