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爱你,我不得不陌陌 ,作者: 寂寞荼蘼花间事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一个

我和永强从大一开始谈恋爱,毕业回青岛后结婚。结婚一年多,永强的父亲意外去世,留下婆婆一个人住在沧口区的老房子里。我们不放心,但是想经常去看看,但是时间紧迫,就干脆动员婆婆搬了进来。

但是,无尽的烦恼开始了。

白天,家里只剩下婆婆一个人。她烦了,催我们早点生孩子,让她有事做。一开始她含蓄地暗示,看到我装傻,就在饭桌上开始旁敲侧击:什么大妈的儿子大如永强,孩子却一岁多了;什么永强是单传四代,早有孩子。她是一个较早心安理得的母亲。但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竞争激烈的时代,我们的事业才刚刚有了一点起色。我怎么敢不顾放肆怀孕抛弃现实生孩子?我没有回应旁敲侧击。婆婆不再提抱孙子的事,反而对我很冷淡。

我觉得很酷。直到有一天中午,我回去拿我留在家里的文件时,发现婆婆坐在我们床边,床头柜的抽屉被打开了。她全神贯注地盯着十几个避孕套,手里拿着一根针,好像在想怎么把它们扎起来才不会露出任何痕迹。

看到我站在门口,婆婆惊呆了。她慌慌张张地站起来出去了。我抓住婆婆的胳膊说,妈,你怎么能这样?你想抱孙子是真的,但你有没有为我想过?怀孕生孩子可能意味着丢掉工作或者永远失去升职的机会!

很明显,婆婆生气了,甩开我的手:你不用讲那么多道理,我会想起来的。不想生自己男人的女人别有用心!

我瞠目结舌地看着婆婆。我觉得她太不讲理了。终于,她抑制不住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争吵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我儿子瞎了!婆婆哭着收拾东西回了沧口家。

晚上永强没看到婆婆,就问我:我们妈妈呢?

我冷冷的说:吵了一架,回沧口了。

永强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问我为什么吵。我说的是中午那一幕,因为愤怒没有消失,语气有点苦涩。永强一声不吭转身出去了。

那天晚上,他没有回来。我发了短信,他没回。我打了手机,他没接。我以为他生我的气,住我婆婆家,不在乎。一个大男人怎么会这么小心眼?虽然我对婆婆的态度不对,但她也不对。她怎么能如此粗暴地干涉我们的生活?

2

第二天晚上,永强没有回家。他不接电话,我只好给婆婆打电话。是婆婆姐姐接的。当我听到婆婆死于心肌梗塞的消息时,我突然失明了

昨晚,永强赶回沧口家后,发现婆婆已经心肌梗塞三个多小时了。

没来得及换拖鞋就跑了出去,打车去了沧口。婆婆脸色苍白地躺在透明的冷藏棺材里。狭小的房间里坐满了人,永强跪在灵前默默烧纸。他看着我的眼睛,又冷又硬,而我的心,就像一块布满细小裂纹的玻璃,一片一片地掉了下来

在永强心里,我已经成了万劫不复的罪人。如果我不和婆婆吵架,婆婆就不会回沧口家,心肌梗塞爆发的时候也不会有人在她身边;如果我没有和婆婆吵架,她不会生气,不会生气,也不会发生心梗

内疚压垮了我。我想对永强说,亲爱的,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然而,他没有给我机会。

他婆婆去世后,他再也没有回过我们家。他住在沧口的老房子里。我去看他了。他没有开门。我在路上拦住了他。他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流着泪对着他的背影喊道:谢永强,在你原谅我之前,我该怎么办?

他回头看着我,莫莫:李欣怡,你我之间已经结束了,永远!他一挥手,做了个甩手的手势,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

所有人都从我苍白的脸上看到了我内心的苍凉,所有人都劝我说算了,不是离婚。

但是,我不会,我要赎罪。除了谢永强,没有人能给我如此完美和温暖的爱。而且,一个星期前,医生告诉我,我有了他的孩子,知道他要当爸爸了,他会有多开心。无数个夜晚,他挽着我,期待着我们一家三口的幸福。

也许,这个孩子是上帝给我们最好的礼物。他的到来可以让我回到从前的幸福。

一个周末,我去沧口找永强。大门敞开着。他正在清理岳母在狭窄走廊里堆积的杂物。我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儿,低声喊他的名字,他好像没听见,继续整理破箱子。

永强,回家吧。我有你的孩子。他的手顿了顿,然后鄙夷的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你不觉得为了挽回婚姻而这样撒谎很无耻吗?

他就像一个冰冷的声音,像一把有毒的刀插在我的心里。我不记得我是怎么走回家的。我倒在床上睡着了。当我被电话铃声吵醒时,天已经黑了。是一个朋友问:欣怡,你真的怀孕了吗?

我当时恍惚:这个怎么问?

朋友吞吞吐吐的说:刚才永强问我你是不是真的怀孕了。

我叫了一声,想着他白天对我的冷淡,心里闪过一句:不!

朋友叹了口气说:“你,时间到了。就算急于和好,也不能谈怀孕。他猜到你骗了他。”如果不是被逼着生孩子,你妈妈也不会和你吵架,如果不是吵架,这些事情也不会在后来发生。你们好。

是的,对我来说,他本能的反抗,我不再是那个可爱的妻子,而是一个处处狡猾算计的阴险女人。就算我的爱很深很强,又有什么意义呢?

去过几次医院,想打掉孩子,但是每次都是含泪跑了。我是真的不甘心。这么好的爱情怎么能说没了呢?如果,有一天,永强在街上看到我挺着大肚子,他会是什么表情?是惊喜,还是喜悦,还是懊恼?无限的想象力给了我力量。

怀孕两个月的时候,乳房开始膨胀。我以为是怀孕反应,没当回事。到了四个月,它不再是肿胀的问题,而是一夜又一夜的疼痛。我打电话给我妈,问一个女人怀孕的时候胸部疼不疼。我妈大吃一惊,问:你怀孕了吗?

我半天说不出话来,眼泪开始往下掉。妈妈哭了起来,说:“你这个傻孩子,他不要你了。为什么还留着这个孩子?”

我和妈妈在电话里一起哭了。是的,我不是一个好女儿。我总是让她担心我。哭着哭着就忘了当初的话题。

一大早,电话突然响了,是永强。我一拿起电话,迎面而来的是一阵指责。我把话筒从自己身上拿开,从他的吼声中大致听出了事情的轮廓。大概是和我谈过之后,我妈打电话给永强,用拳打脚踢的方式骂他,说他不配生孩子。

我把话筒举得远远的,永强咆哮着:你告诉你妈,我有没有孩子都不需要她女儿给我生!说完,他放下了电话。

我默默放下话筒,心里充满了虚无。

去医院做乳腺彩超,医生问我:有没有人陪你?我摇摇头。医生看着我,犹豫了很久。他说:“你的乳房有问题。你需要做个小手术。”

我的心仿佛整个世界都是苍白而寂静的。过了半天,我回过神来,问:四个月前,我失去了丈夫。现在,我怀孕四个月了。医生,请告诉我真实情况。

医生低声说:乳腺癌中期,需要手术,孩子不能留,因为手术后一定要接受化疗。

我赶紧摇摇头,眼泪就飞了出来:不行。

是的,我不能。我知道大多数乳腺癌患者即使手术后复发率也非常高。也许这个孩子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能留下的最后一条命。我抓起包,跌跌撞撞地走了出去,泪流满面。是的,我不需要考虑。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我坐在街上的花墙上,含泪凝望天空。电话响了,永远的强烈。我看了看,按了接听键,放在耳边。他的声音像一股凉水,顺着耳道钻进我的心里:我们离婚吧。

我叫了一声,我的心,已经冻住了,它感觉不到疼痛。他说:离婚协议书我写好了。你什么时候签字?

现在我说。

半小时后,他打车过来,我还坐在街上的花墙上。他眼神冰冷轻蔑,却没有注意到我微微隆起的肚子,爱情真的没了。以前就算是我洗手忘了抹保湿霜,他也能及时发现,拿过来给我抹一点。

我签了离婚协议,然后去民政局换证。七年的爱情在半个上午就结束了。

就像我没告诉任何人我怀孕了,没告诉任何人离婚的事,也没什么帮助。

肚子越来越大,身体却越来越瘦。我拒绝了医生的保守治疗,怕抗癌药物对孩子有不良影响。我暗暗向天祈祷,希望孩子能顺利出生。

为了照顾我,妈妈搬来和我一起住。她总是哭,说我心里一定很苦,不然怎么会越来越瘦呢?所有女性怀孕后都会发胖。

我安慰我妈说人和人不一样。我不知道,如果我妈知道我得了乳腺癌,她会崩溃吗?我是她唯一最喜欢的女儿。

不知道谁告诉永强我怀孕的消息。有一天,我下班回来,他在楼下的花坛里转悠。他远远地看见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好像不认识他。

他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心怡,你怎么这么瘦?

我冷冷的看着他,慢慢的把他的手从我胳膊上拿开,说,我瘦了。

我的心抽搐了一下,但我的脸很平静。我慢慢上楼,他像犯错的孩子一样跟着我。我进门后,把他摔了出去。

过了一会,邻居打电话说永强在门外跪着。我妈打开门,歉疚地看着她的脸,哭着骂他没心没肺:心怡不是故意要你妈妈死的。辛屹已经为此吃够了苦头。她怀了你的孩子,你还忍心这样折磨她。你看辛屹瘦了,但都是因为你!如果再发生,我绝不饶你。

永强忙不迭点头,可是,我妈,她不知道我和永强离婚了。

永强呆在家里。他试图对我好,不让我做任何事。他陪我看电视,陪我散步,我却视而不见。大家都说我对他狠心狠心。

他们不知道我的心已经被温暖了。但是,我不能被感动,不能再对他好了,因为我知道我不能和他多呆下去了,给他太多的好,等于伤害了他。与其让他记住一个深情的人的痛苦,不如记住MoMo的无情的人。然后,我离开的时候,也许他不会受太多的苦。

因为我的MoMo,连我妈都开始骂我。妈妈不会知道,我的心里充满了蜂蜜,他们不会知道,我MoMo的样子,无边的爱澎湃,向他袭来。

因为我爱他,所以我必须陌陌。

没有人知道,我拒绝永强和我睡一个房间的原因是怕他半夜听到我咬着牙嘘胸口疼。对于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我不会让他们听到我的痛苦,否则,痛苦到了他们心里会加倍。

那年冬天,我剖腹产生了儿子。看着儿子的小脸,眼泪慢慢的从脸上流下来,然后就晕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重症监护室了。透过病房的窗户,我看到了永强的脸,泪流满面。他紧闭着嘴,我听不到他的声音,但我知道他在说他很爱我,请我原谅他。

我闭上眼睛没有回应,因为我不知道上帝会给我多少时间去爱他。从病房的窗口望出去,望着蔚蓝的天空,我的心很平静,没有恐惧,因为我的心里充满了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