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桐子树还在 美好回忆就不会消失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灌江从遥远的大山里蜿蜒流出,在群峰间左冲右突,在都庞岭下拉出长长的河谷,河谷两边高山下灌江边,零星点缀着村庄,我们的小村,便是众多村庄中不起眼的一个。

灌江河谷当年盛产茶油和桐油。河谷两边土岭漫山遍野都是油茶树。而稍微远一点的山涧边、石砬坡,则是一片片桐子树。油茶树在俗称“小阳春”的农历十月开花,开花时基本成熟的茶籽还在树上没采摘。因此,我们那一带有山歌开头就这样唱:“茶籽茶,没成摘籽先开花。”至于在春天开花的桐子树,基本上没有山歌去唱它。不是因为桐子花不美,也不是因为桐子的经济价值比油茶籽低,而是油茶树开花在采收季节,人们经常走进油茶树林,因此亲近。而桐子树开花在春天,最主要的是远离村庄远离人烟,没有人刻意去看桐子开花。

但是与桐子花有关的一句农谚,几乎家喻户晓:“穷人莫信富人哄,桐子开花才下种。”意思是,桐子开花意味着冬天的真正过去春天真正来临,可以作一年作物的耕种准备了。记得上个世纪推广二季稻时,村里的老人就拿这句农谚来怼工作组。我祖父老实巴交一个人,从来不与人争执,回到家里还跟祖母嘟哝过几次,说老祖宗早就讲了,桐子开花才下种,提前播种,搞不变呢。二季稻最终还是推广成功,而每到桐子开花时节,村里人都在自家菜园子里自留地里忙着,育红薯苗呀,栽种茄子辣椒南瓜呀。

一度以为桐子花与珙桐花是一种,后来才知道不是。珙桐被称为植物活化石,花形像一只只在青山绿树间翩然飞翔的白鸽,因此也叫鸽子树。这些年有人工培育,作为高档的庭院绿化树种。桐子花也不是泡桐,尽管都有一个桐,当然这三种树木应该同一科属。既然同一科属,它们的花多少有点类似,也就不奇怪了。如果说珙桐花像圣洁的白鸽,那么,桐子花就像轻盈的白羽毛的小鸟。虽然几乎没人在意没人欣赏,它们依然会随着阵阵山风,飘然飞旋,不远,基本上不离开母树几米,将整个桐子树林,覆盖上一层洁白。

实话,儿时在老家生活那么长一段时间,砍柴割草经常路过桐子树林,却从来没有近距离看过桐子花。至多路过远观,只见白花花一片,与刚生长不久的婴儿巴掌大小的桐子树嫩叶间杂。这个时节,各种树木花草开始勃发,山间除了桐子花,还有香气馥郁的山苍子花,有各色杜鹃花。山涧边陡坡上的桐子花,一般难以引起人注意。而人们去桐子树林,无非是两个时间,一个是夏秋季节砍柴,会到桐子树林寻找枯干了的桐子树,非枯干的桐子树,是经济林木,不允许砍伐的。再一个时间便是摘桐子,而那个季节桐子树叶掉落得差不多,留在树上的叶片也是没精打采的。

桐子花与泡桐花、珙桐花一样,都是在春分前后开花,而这个季节,三阳开泰,春风和煦,在传统农耕时代,适合开犁播种。不仅是水稻,一些旱地作物,也从这时起,陆续进入播种栽培时节。当然,随着社会进步科技发展,农作物栽培已经颠覆了传统。我们小时候熟知的那些农谚,已经落伍。但是,作为一代人或者多少代人的记忆,它们会存活在我们的基因记忆里,保留下来。只要桐子树还在,农谚自然在。

灌江河谷的油茶树和桐子树,走过辉煌之后走向了没落。大片大片的老油茶树被砍掉,栽种别的经济林木,桐子树也是这样。一度引以为豪的茶油和桐油,成为稀有物。就像人类的服饰螺旋式发展好些时候会出现回归一样,近年来,不少地方开始恢复或者叫做引种油茶树和桐子树。不管恢复也好,引种也罢,曾经的传统显然已经改变。好在我们并非真正数典忘祖,多少还保留了几分美好的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