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小卖部 人这一生中总会有些东西难以忘怀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人这一生中,总会有些东西难以忘怀,它们不仅是时代变迁的见证,亦是历经岁月摧残后内心仅存的些许念想。—前记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面有个小卖部,是学校的老师轮流经营的,因为学校的面积小,房间有限,通常这种小卖部都是直接设在当年管理小卖部的老师的卧房里面,房间中间用帘子或者书柜隔开,一分为二。袖珍般大小的小卖部里面,陈设也极其简陋,通常是在两张旧桌子上摆上一些零食,放不下的时候就在墙壁上钉几颗钉子,把一些占位多的小零食挂上去,这种看似简朴实在而别具一格的零食铺子,却承载着我们儿时满满的回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就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小天地,牵引着从幼儿园到六年级七个班将近两百左右学生的口水。裤袋里有零花钱的时候,下课的第一件事就是飞奔到小卖部,挑选自己喜爱的小零食,那些令人发馋的小食品大多都是一角到元不等的价格。有时,买一包五角的辣条或者一两颗水果糖可撑过课间十分钟,当然,这还要取决于你是否会分一口给你同班的小伙伴。那时候,我们的笑容和眼神都很单纯,相互之间分食一包或一根辣条都觉得是一个恩惠,想着等下次自己有零花钱了再还回来,一起聚拢来吃着一小样东西,笑声不断,完了还不忘嘬一下手指,感觉无比的满足,快乐和幸福是如此的简单

记得小时候早上出门上学时,内心都会对父母今天会不会给几毛钱零花钱充满期待,运气好的时候会有几毛,特别好的时候可以拿到一块。那时候身上的一块钱感觉可以在小卖部买好多吃的,班里如果有同学带了五块钱甚至更多,大家都会投去羡慕的眼神,感觉他此时就是班级里的大富翁,都迫不及待的想找他借点或蹭点吃的,而大家相互之间都会慷慨解囊,毕竟免不了会有角色互换的时候,而这种集体大家的快乐感远比独乐的相互尴尬持续的更久。那时候的欢乐溜得很慢,而我们都盼望着快点长大,而真的长大后发现,快乐似乎只在回忆里来过。

印象中,父母给零花钱时总会小心翼翼,有时还会因为他们不给或是给的少而闹脾气,这时父亲往往会有满腔的教育,大都是讲一些他自己小时候吃过的一些苦,述说着他们给零花钱如此谨慎的原因。“相比于父亲那个时代的小孩子而言,我们是幸福的一代,至少是吃穿不愁,但我们往往也会忘记这些饱暖是由祖父辈们的辛勤汗水积攒而来,小学文化水平的他体验过生活的苦,一丝一钱当思来之不易。”当时的我们还懵懂的听不进去这些大道理,但当我们真正经历过社会的生活后才发现,也许只有亲身体验才会与身处那个时代的他们感同身受。

对于农村的孩子而言,父母宁肯自己少吃少穿一点都无关紧要,也要照顾孩子在学校同学面前的自尊心,在他们眼中,自己的小孩如果因为寒酸而被同学嬉笑,也就是他们做父母的被瞧不起。可怜的自尊心与虚荣心经常并驾齐驱,这种矛盾且复杂的感受在成年以后的我们身上也是屡屡重演。而小时候的我们不懂个中的滋味,日子过的很纯粹,与同学乃至小卖部之间的相处很简单。在那个手机和网络还没普及的时代,小小的零食铺子成了我们同学之间的欢乐源泉和关系融洽的精神纽带。

小学升初中之后,星期五有时学校放学早,趁着有时间从乡里的学校坐车、走路急匆匆地赶到曾经的小学,想着在小卖部关门前再品尝一次曾经儿时的味道。当我满心欢喜的奔向那个熟悉的陈年土坯房时,房间的木门上静静地吊着一把略微生锈的小锁,它似乎也在述说着自己的冷遇和无奈。此时求而不得的心情,宛如凛冽寒冬里正在熊熊燃起的篝火被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瞬间覆灭。尽管眼前糟糕透顶的一幕来的猝不及防,但我还是对小卖部可能迁地方这种情况抱有一丝期待。

由于小学占地不大,当我走向新教学楼并向每间房间寻找的时候,终于在一间教室的后面用一块大的塑料遮雨布隔出来的小空间里寻觅到它。巧合的是,如今的小卖部主人是小学四到六年级时的班主任。走进小卖部的那一刻,它是如此的熟悉,桌上摆放的小零食没有太大的变化,地点和环境的小小变迁丝毫没有削减它带给我的亲近感。奇妙的是,一股陡然的陌生感也从心底油然而生,原来,那些零食虽没有因为时间和距离的原因而对你疏远,但是曾经一起来买零食的那些小伙伴们,却不得不因为转学等各种原因而渐渐形同陌路。或许这世上有很多东西都难以经受时间和距离的考验,我们曾经以为的那些能给我带来欢乐的东西,在多年以后,它们会悄无声息的随着岁月的长河渐渐流去,最终长埋心海深处。

光阴一寸寸消磨,回忆日积月累,堆积成我们无法逾越的大山,当某天夜里,我们在梦中见到那个熟悉而陌生的地方时,是否还记得自己曾经来过。—后记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