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盆山芋花不仅是一盆花卉 也是自己一个念想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山芋”是我们这里的叫法,也有的地方叫“红薯”“地瓜”“番薯”“白薯”的,不一而足。我们国家物种太多了,至于这些是不是同一个品种,或者说有什么区别,对不起您耐,没有办法让物种起源演变专家和民俗方言专家开会论述此事,所以,总的来说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发现有不同的品种就买回来吃一吃,自己去区别吧。

我这里讲的,是半块“山芋”的故事

半块山芋,是农家在收获山芋的时候,用铁锨或铁犁挖掘时不小心铲断的,很多。老辈子时,“半块”也是稀罕物,农家都会小心翼翼的捡拾回来,那时候孩子多,粮食少,这些都是糊口的宝贝,据说上个世纪的六零年左右,我们国家闹了三年自然灾害,那时一筐山芋能救活一家人,能换来一个媳妇。而现在,物质极为丰富,种植多的眼见着半块的就不收了,直接扔在地里,也没人去捡拾,随着土地翻整又做了肥料。也有捡拾回来的,拿去喂猪或做成鸡鸭食料。

自己从来不吃这样的山芋,更不会拿去换钱。也换不了钱,哪个花钱买山芋的不捡着完整、美观的买呢。所以,这半块山芋就根本来不到城里,说这话还要说上“从前”二字。现在不是这样了,当城里的买卖家儿从菜贩子那里整袋子整袋子批发来,往台面上码摆的时候,会发现有很多半块的山芋混在里面。而这半块山芋是卖不掉的,它们往往是无奈的摇着头把这些半块山芋挑拣出来,自己吃,或送邻居、朋友,或扔掉。反正是换不回钱的货,这些不知道是农家的做法,还是奸商的所为。买卖家儿也只能认了,把成本摊在其他好的山芋里面,山芋的价格也就又高了些许。

然而,就有这么一块山芋,不,是半块,机缘巧合的来到城市里。当买卖家儿从整袋子里往外倒的时候,那半块山芋因为个儿大还混在其中没被发觉,当买卖家儿往台面上摆放的时候,这半块山芋才被拿在手上,买卖家儿凝神细瞧了半晌,这半块山芋都比的上两个整块的大了,齐刷刷的从中间被利器斩断,鲜白的内瓤被泥土遮盖着,但仍有汁水流出的痕迹,这也说明这半块山芋是上等的好货了。买卖家儿反复掂量着,思想里做着斗争。是扔掉?还是摆上台面?

掂量着这分量实是太重了,扔了就是损失啊!自己吃?可成天吃这半块的山芋,从没有断过啊,以至于看到山芋上桌都想那啥了。送朋友?还是算了吧,要送就送点好的,老是送这些怕是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反复掂量了半天,看着这半块偌大的山芋,终没舍得扔掉,但又不愿意混在好的里面去卖。所以就摇摇头,轻轻的放在了台面的一侧,去做别的活计去了。这半块山芋就静静的呆在那里,而这一呆就是好几天,直到买卖家儿清理台面时才重被握在手里。

这半块山芋没有被人挑选过,一些裹挟在上面的泥土依然还在,那断开的截面原先还有些软软的泥土,现在都已经风干了,手一触碰,有土沫掉落开去。所不同的是在山芋完整处有紫红色的芽苞鼓出来,芽苞的顶部晶亮亮的,像极了在闪着光的珠子。买卖家儿好奇这芽苞,反复的摆弄着,细细的瞧着。突然就转身携了这半块山芋奔了出去,那速度直惊得一旁干活儿的媳妇呆呆的看着他跑的远了。

买卖家儿回来时,怀里端了一个蓝釉面的大花盆,里面就种上了这半块山芋。只见盆里放满了新鲜的泥土,半块山芋有一半埋在土里,那些像紫红色珠子一样的芽苞露在外面。买卖家儿冲着媳妇憨憨的笑了:定是一盆好花呢。媳妇放下手里的活计,凑上来看着这埋在泥土里的半块山芋:这能长出来吗?买卖家儿狠狠的点了点头,笑的很甜。

没过几天,这半块山芋上的紫红色芽苞就绽放开了叶子。小叶子水水灵灵的,直往上伸展。半块山芋上有四五处芽苞都相继张开了叶子,而且一天一个样儿,每一根芽苞都径直的往上长去。买卖家儿常是坐在它的旁边,静静的看着这盆鲜嫩的小绿苗出神,他是得意着自己没有扔掉,没有以次充好的卖了出去,才有这样绿意盈盈的景观呢。媳妇也常常夸赞这山芋的绿色,只是遗憾这绿色的枝蔓开不出花来。

半月多了,山芋长到了一尺多高,也长出来自己的风采。叶子是心形的,绿绿的,远看像一片绿云,朦胧的诗意一般。近看绿的干净,清清丽丽的,它不像专供观赏的绿植那样绿的浓烈,茁壮的近似张扬。它淡淡色泽,简单而不失层次,单纯而不失色调。叶子颜色层次分明,顶部的小牙片,始终保持着最初芽苞时的紫红色。有微风吹过时,叶子轻轻的抖动着,像一个歌者。

买卖家儿是个中年汉子,小的时候在家里就种这山芋,一垄一垄的爬满整片地块,一眼望不到边际,绿油油的喜人。秋深起来的时候,在垄的地边处,用手都可以挖出山芋来,拾了些柴火,架起火来烧,一会儿就能闻出香味了,用手捧了这“烫手的山芋”,左右手倒替着剥去烧糊了的皮子,嘻嘻笑着吃着,“那是真香”。

买卖家儿肯干、能干,但孩子上学、孩子成家,照顾父母,这些都要钱。几亩地是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只能辗转来到城市,去寻求些出路。没有干过别的,因为对蔬菜、粮食熟悉,就在一个农贸市场寻了一处位置,卖菜、卖粮食。现在买卖难干,但衣食住行吗,人类生存的刚需,买卖家儿占着一项呢,是个不倒的买卖。但辛苦啊,早起晚睡,整车整车的蔬菜、粮食都是自己装卸。可怜挣得少,就不再雇人了,还要付人家工钱,那可是纯利润啊。

买卖家儿很憨厚,做买卖实诚,在城里十几年,有不少打不跑的老客人,他们有说有笑的,在不谈及价格的相谈中,一笔一笔买卖就做成了。城里人就是这样,一旦信任你,就会常来你这里买东西,斤秤上放心,品质上放心,还图什么呢,他们吃准的就是买卖家儿的实诚。而买卖家儿也从不让人家失望,生意做的踏踏实实。

老客们相熟了,往往也不客气,有人就看见了买卖家儿台面上摆着的这盆山芋花。问这是什么花,这样绿盈盈的喜人。买卖家儿就如实说了,直惊得客人凑近来看。很多客人在城市里真是没有见过这样的花卉。他们去过很多花卉市场,见过太多色泽鲜艳的各种花卉、绿植。哪里见过这样实属庄稼变成的花卉呢。就有人想买了去,甚至有人出了好价钱,但买卖家儿没有在意,他自己也喜欢,他觉得这盆山芋花不仅是一盆花卉,也是自己一个念想,看见这熟悉的叶子,熟悉的绿色,他会想起烧烤山芋时的情景,甚至能闻出烧烤山芋时那香甜的味道。

而真正让买卖家儿放不下的,是这半块山芋多舛的命运

它本应该是完整的一块儿,能长成硕大而饱满的体型,定会成为整片地的骄傲。主人也会视为珍宝,在邻里间炫耀。它会这样被保存下来,来年成为种子。用自己的能力,实现自己的愿望。去绿了田野,绿了乡村,绿了农家的希望。并结出更加累累丰硕的果实,为农家添去欢乐。而造化弄人啊,未出世时却被利器分为两截,终没了出头之日。然而,它没被深埋地下做肥料,也没有被剁碎去喂食猪和鸡鸭,却阴错阳差的来到了城市里,来到了买卖家儿的台面上。它化身一束绿植,它那样努力的生长着,用自己平生的力气,把叶子长得厚重而鲜绿,让枝蔓更加茁壮。它用自己微不足道的绿意,为人们带去温馨,也为买卖家儿带去安慰,给单调的生活带去勃勃生机。

每当坐在旁边,看着越发丰盈的山芋花,买卖家儿就会爱惜的去抚摸花的叶子,像是有好多话要说给它听。山芋花也在买卖家儿细心的照料下长的越发起劲儿,绿意葱茏。

在乡下快要入秋的时候,山芋花的枝蔓长得更加高大了,几棵根茎长得指头粗细了。买卖家儿怕它们伏倒就给它们每个枝蔓上支起一根小竹棍儿。固定的时候忽然就看见了枝叶间多出了几朵白色的小花。他惊喜的呼叫着媳妇,激动的叫喊声都惊动了邻居摊位的大姐。大家都围拢来看,大家说,这花一开就是要结果了。山芋花要长山芋了。

买卖家儿和他的媳妇,还有邻居们都站在这株山芋花前,畅谈着山芋花结出山芋的样子。有的说会结出很多,有的说会结的很大,而有的说,这些小花只是“晃花”,是不结果的……

而山芋花就静静地呆在旁边,听着人们的争论,有风儿吹过,山芋花轻轻的摇摆着枝叶,像似开心的笑了,那一抹淡淡的绿色融合着大家的笑声,定格在了人们幸福的日子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