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喜鹊守候着老屋,留下一份牵挂吧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几间土屋,一棵高大的白杨树,树上一个硕大的鸟窝,喜鹊在树上喳喳的叫着,这就是我的老家。

喜鹊叫喳喳,喜事到我家。村里不少人家都会留下一棵大树,杨树、榆树或其它的树,引来喜鹊安家落户。儿时的我,曾好奇的数过,百十户人家的村子,房前屋后的树上,竟有二十八个喜鹊窝。这家树上的喜鹊叫起来,那家的喜鹊积极地迎合着,另一家的也插起嘴来,它们好像在争论着什么,七嘴八舌,喳喳的叫声不绝于耳,把村子漫裹在喜庆里。

这二十八喜鹊窝,也包括我家白杨树的一个。上世纪的贫穷年代,父母勒紧腰带,东凑西借,盖起了几间土屋,随后在院里院外栽上了四十多棵白杨树。这些树不几年就就长得碗口粗,七八米高了。特别是屋后中间的那棵,又高又粗,树冠把屋顶都遮起来了。一天中午,娘在屋里做饭,听到喳喳的叫声,出来一看,惊喜地叫了起来了:“快看啊,喜鹊在我们屋后的树上安家啊。”刚下坡的父亲和我们放学回家吃饭的弟兄们,一起从屋里跑出来,向屋后那棵树上望去,只见两只大喜鹊,正忙着垒窝吗。喜鹊不愧是建筑高手,不住地叼来枯枝杂草,在高高的树杈上,横七竖八的建了起来,不几天,一个比篮球还要大得多的一个窝就垒起来了,两只相亲相爱的喜鹊就在这在这树上定居了。

这对喜鹊飞来飞去,在树上又跳又唱,看来对这个新家很满意,全家人也为增添了这新成员而高兴。早晨,喜鹊喳喳的叫醒我们去上学;父亲外出时,总会瞟一眼树上的喜鹊,吹个口哨向它们打个招呼;如果较长时间听不到喜鹊的叫声,母亲会从屋里出来瞧上几次,直到到它们归来。严寒的日子,母亲每天都从不宽裕的粮食中抓上把,撒在院子,让喜鹊下来觅食。看到这喜鹊,母亲好像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脸上就有了笑容。别说,喜鹊在屋后的白杨树上安家以后,我家的日子真的一年比一年的好起来了。

院里院外的树已经成材,有的已经水桶粗,家中也正好缺钱用,父亲和母亲决定把这些树卖了,再栽一茬新树。当锯到屋后那棵时,喜鹊在树上惊恐地叫着,母亲突然向前档住说:“这棵不卖了,给喜鹊留个家吧。”这棵杨树保住了,树上的喜鹊窝保住了,喜鹊照常在树上生活繁衍。

参加工作后,我第一次带对象回家。一进大门,母亲就迎上来说,“一大早,树上的喜鹊就喳喳的叫不停,我心思着今天准有好事登门,这不,你们来了。”我望了望屋后白杨树上的喜鹊窝,看到一对喜鹊正在大声的欢迎着我们。

后来,我们把二老接到了县城居住,直到过世。在这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我每年都回趟老家,看到闲置的房子一年比一年的老了,屋后的那棵白杨树,粗大的树干一人搂不过来,树上的一些枝干有的已经干枯,也逐年显出了老态,但树上的喜鹊窝,随着树的长势,换了一个枝杈又一个枝杈,依然牢牢地在树上,喜鹊换了一代又一代,依然在树上跳着、叫着,忠诚地守护着这个家。每我当回家,它们就像见了阔别已久的亲人,在树上喳喳地问候着,一股说不清的滋味就涌上我的心头。

最近一次回家,在家的堂弟问我,屋后那棵白杨老了,再不卖就不值钱了,我坚定的回答说,不能卖,还是给喜鹊留个家,让它们守候着老屋,留下一份牵挂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