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变淡了” 只有我们这些经历过浓浓年味的人才深有体会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离年傍近了,我便常常回想起自己小的时候,那四处撒欢,到处疯跑着过年的样子。那是怎样的一种高兴啊!是一种幸福到骨子里的欢喜,是一种深深地爱恋,是一种精灵附体般的嚣张,是一种融入血液中的记忆。那浓浓的年味随着进入腊月一声声鞭炮的脆响,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打灯笼的时候。

记得进入腊月没几天就是腊八了,这一天的早上,天不亮妈就会早早的起来做饭,我跟着妈一起起来,给妈烧火。妈说:这一天,谁家的灶筒先冒烟,谁家的高粱先红尖。其实那时候还是集体生产队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土地。这句谚语肯定是老辈子留下来的。意思是要早起,要勤快,才能有好收成,有好日子过。

腊八的早饭是小米、高粱米和一丁点大米焖成的干饭,菜是白菜粉条豆腐,是的,没有肉。就是这样的饭菜,也是我们盼了一年才盼来的。心里可激动了,姐姐,妹妹们也都早早的醒了,趴在炕沿上小鸟一样齐刷刷的望向灶台,就等着吃这样的饭菜了。我们的这种激动,是现在的年轻人不能理解的,但肯定有人懂。而现在,乡村里都很少有烧柴的火炕,又哪里有“谁家的灶筒先冒烟”的情景呢!

过了腊八就是年,这个时候我们非常期盼爸妈给我们安排什么样的新衣服。我们一年里的衣服都是补丁摞补丁的,有的甚至没有打上补丁,就裸露着。有的就是直接穿哥哥姐姐穿小的衣服。新衣服对于我们就是过年了才有。这个也是爸妈悄悄安排的,等到腊月二十八,九,有时是三十那一天,爸妈会在箱子里拿出为我们准备的新衣服。我们立刻欢呼着蹦跳起来,拿了衣服,欢欢喜喜的穿上。小孩子贪长,年时买的新衣服往往穿不了一年就小了,所以,爸妈会买的大一点,往往是甩着长长的袖子就跑出去了,但我们真的是欢喜。而现在的爸妈哪个还让孩子穿旧的,不合身的?甚至款式、颜色不好都不会让孩子穿在身上。孩子们的穿戴是大人们的脸面啊!所以,现在的孩子们再也没有对新衣服的奢求。

我那时候没有上学的记忆。也许还没有上学。我家穷,爸妈没有钱给买鞭炮。我们就满街跑着去到放鞭炮的人家去,哪里有鞭炮的响声,我们几个小孩子就疯跑去拾人家那些没有炸响的哑炮。拿回去剥开,把炮药放在一起,再放上一截炮捻,点着,只听“轰”的一声,一团火球炸开。我们就会蹦起来欢呼!我们用鞭炮炸过铁盆,炸过冰面,甚至到茅房里炸过那东西。每一声的脆响都令我们陶醉,令我们欢呼雀跃。

初一的早上,我们哪里顾得上吃饺子啊!谁家的鞭炮一响,我们就跑过去,拾人家的哑炮。气的妈大骂不止。而我们这些孩子们却乐此不疲。而此起彼伏的鞭炮炸响,早已连城一片,响成一锅粥,我们那种高兴,那种激动是现在的孩子们无法体会的。而现在禁放烟花爆竹,已经听不到鞭炮连成片的炸响了,更没有孩子们追逐炸响的疯跑。

初一放完鞭炮就该吃饺子了,我往往是被妈拧着耳朵,骂着街领回家的。饺子,也是我们盼了一年才能吃上一回的。我们家年时吃羊肉馅的饺子。听妈说,初一的饺子馅有讲究,吃什么馅的不能改,每年都要吃这个馅,只有添丁人口时才能改。我最爱吃的也是羊肉馅。怎么不爱吃啊,一年了才能吃上一回,何况又是纯肉馅,当然就喜气洋洋的坐下,正要伸手去夹,妈又骂了:跑了一早上了,回来就知道吃,不给老的拜年啊。这个时候我就会立马站到外间屋,向着北面说:给爸,妈拜年了。两个头磕下去,妈才笑着说:快吃吧,等你等的都快凉了。这一顿饺子吃的汗流浃背,不亦乐乎。有时还能吃到里面包着硬币的饺子,大家就一起乐开来,这个年过的欢欢喜喜。

吃完饺子就是拜年,全村总动员,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行走在街上,相互抱拳:过年好啊!大家都要到长辈家里去拜年,平日里少见面的,有点小隔阂的,都在这个时候一笑泯恩仇。来年又是和和气气。这种气氛一直萦绕在我心里。而现在,各自忙着,都在为挣钱拼命。初一吃完饺子也就到自己家的长辈那里坐一坐,其余的乡亲们,相熟的微信一拜,有的就成为陌生人了。那种一团和气,相互走动,满街拜年的景象再也没有了。

元宵节,我们这里习惯叫“十五”,连“正月”两字都省了。十五这天,对于我们孩子也是非常欢喜的一天。那个时候,很多家里都没钱给孩子们买灯笼,只有少数的人家的孩子有纸糊的“鸭子灯”,“荷花灯”等,而我们都是自己做的。我是用一个废旧的“茶缸子”,里面放一小节蜡烛点上,手拿着茶缸子的把,就这么在街上走动。街上这一天晚上最为热闹。大人们领着孩子,打着灯笼,说说笑笑的很晚才散。我还记得一句谚语: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打灯。而现在,大人们不会让孩子们去到街上打灯笼了,说:满街都是汽车,碰着就晚了,就在自家的院里耍一下。而大街上冷冷清清的,那种十五的灯笼满街走的景象再也不复相见了。

“年味变淡了”,只有我们这些经历过浓浓年味的人才深有体会。而现在的年轻人或者孩子们,生活在物质丰富的如今,他们不会对于“吃”有期盼,或者说对过年才能吃到想吃的而期盼过年。他们没有鞭炮响成一片的经历,不会有对于过年才能看到烟花爆竹而期盼过年。不会对于穿上新衣服而期盼过年。年对于他们来说虽然也是喜庆的日子,但相比以前就淡了许多,没有了那个时候从心底里欢喜的感觉。而大人们虽然对于衣食住行不再担忧,但他们对于怎样有更好的(或者说比别人更好的)衣食住行而奔忙着,房贷、车贷,孩子的教育,老人们的健康,哪一项都要这些“大人们”拼尽全力,过年对于他们是“年关”,是一道坎。纵然是再给他们原先的年味,他们也不会有原先过年的感觉了,更何况现在年的味道已经被各种形式、情绪所冲淡。原先那种浓浓的年味再也不回不来了。

怀念儿时过年的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