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三的晚上一次暖心的乘车经历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夜,很静。天上没有月亮,城市的灯光将点点星光藏了起来,从车窗望出去,能看到万家灯火和笼罩在黑夜中的高山。或近或远的烟花爆竹声有一下没一下的传来,“砰”“砰”,这才让人感觉是在过年。

司机默默的开着车,我坐在后座上,等着司机将我安全送到家。

想想就有点担心,我差点没车回家。

大年初三的上午,我和妈妈去城里给大舅拜完年后,中午我便在县城搭县际公车去隔壁县赴高三同学的约,我们在年前约好,今日要聚会。聚会结束,我赶上最后一趟回我县的公车,回到时,已是晚上七点,回乡下的农村公车早在下午五点就停运,我只能打车回家。

在打车软件上下单了五分钟,没有人接单,我取消订单,换个地点重新下单,尝试了两次后,依旧是徒劳,我无助得像一只落在水中的蚂蚁,但我只能等,等有人接单。大年初三的晚上,没有风,没有喧哗,街道车辆稀少,行人三三两两,十分安静。也是,过年几乎每个人都在陪伴家人,谁还出来跑滴滴呢?

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满怀期盼的等着,就像在等着一个奇迹出现。

苦苦等待半小时后,终于有司机接单了,水中的蚂蚁终于游上岸了。我看着软件界面显示司机距离我800米还有两分钟到达,我兴奋得想要大喊大叫,我暗自欢喜,如果没人接单,今晚我得在城里睡宾馆了。

司机把车停在我旁边,我坐上后座,司机和我确认信息后,开车前往目的地。

以前我坐车,遇到过一些健谈的司机,他和我侃侃而谈,说起他的故事,或是别人的故事。但这位司机,一路上都是静悄悄的,一言不发。

快到村口了,我才开口对司机说:“上了坡再下车。”

司机一路上没和我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突然说话,他没反应过来,“啊”的一声反问我。

我重复道,“上了坡再下车。”

穿过我村的省道有个坡,在坡顶下车后,我再沿着村道往右走一百米左右就到家了。

“上了坡?好。”

在车子上坡时,我从胸包里拿出一封利是,这些利是,是我包好在拜年时给小朋友的,我打算给司机一封利是,一是现在还在过年,给个利是有彩头,二是大年初三他也出来开车做生意,我很感激他接了我的订单,让我早点到家。

车子停在坡顶,司机用求证的语气问我,“是这里吗?”

“是的是的。”

车子停稳后,我把红包递给他,说,“阿叔,新年好。我给一封利是你,我等了很久才等到你接单,非常感谢。”

我能听出阿叔的语气带着出乎意料的兴奋,带着受宠若惊的喜悦,“哦,好,感谢感谢。”他伸手接过。

我感激的说,“是我要感谢你。”

我打开车门,下了车,关上车门后,凑到车窗旁,弯下腰,对他说,“阿叔,慢走啊。”

司机的语气透着开心,说,“好。”

也许,他回去后,会将这件事和他家人讲;也许,下次载客的时候,他也会和乘客讲起。如果他的家人听了之后觉得温暖,如果乘客听了之后觉得行程变得有趣,那这次乘车的经历会变得不一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