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着花灯许愿,念我心中故乡如影如梦流传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我家院子的大门,东向朝着马路。

大门口的马路牙子下,埋着我家拆老油坊留下的一个青麻石大磨盘和几块石头基座,原本裸露在外当做休息的凳子,天长日久后被屁股磨出了包浆,温润如玉,现在我只能凭借印象猜测它们的位置。门口的右侧原有一颗高大榆钱树,树从我记事起便有尺余粗,一到夏天树干上趴满了钉壳郎(一种甲虫,深绿色带有铁锈色斑点,为啥叫钉壳朗,估计长相和屎壳郎像兄弟,铁锈斑点又和钉子一样),捉来后撅断竹子梢头上的细枝,插在它的颈部,它便一个劲的扇动翅膀,对着我们的脸送点凉风,我们贪图他的这个功能,竟活活把它累死。大门口向南转个弯的墙角下,现在又长了颗榆钱树,我估计就是老榆钱树的后人,前年的清明还摘来糊上些面做榆钱团子,蒸熟后沾上酱料,堪称美味佳肴。

出大门的正南方以前是个鱼塘,塘中种有,夏季时刻门口就是荷花。老爷子年轻时候是个人物,头脑灵想法多,把荷花塘改成了鱼苗塘,买来青鱼的种鱼产卵繁育,再把鱼苗卖给周边养鱼户,这营生一直干到我上初中。这个鱼塘让我第一次见识到知乎的力量:老爷子用橡胶皮管灌满水放在两个塘之间,利用虹吸效应给鱼塘供水,让我异常佩服,父亲形象也顿时异常高大。同样,我也曾用知识帮助了他:为了给鱼苗投喂,我和他骑车到野塘里捞浮萍喂鱼,整整捞了三编织袋,当他准备一次性投喂的时候,我阻止了,说这样浮萍会全部铺满水面,导致鱼缺氧,他犹豫了一下,投了两袋,但还是遮住了整个水面,缺氧死了一批鱼苗。鱼塘边上原本一块旱地,被他改成了水田,毁了我爱吃的一棵狗头枣树,后来水田又填起来变成了料场,料场出租后又变成了修车铺,现在又变成最初的模样,改成了旱地种上了麦子。

院子的西南角的旱厕为了配合农村环境整治,被推成了平地,在院子里改成了抽水马桶,让祖辈挑大粪的技能也从此失传,每次最怕干掏粪的活计,因为技术不硬,粪桶左右摇摆,总有几滴喷到身上。当年茅厕牙子对着北风,冬天上个厕所后,半个小时捂不热屁股。再或者是气味大到必须抽支烟才能掩盖,晚上还得带个手电筒,把整个厕所从上到下照一遍,就怕砖缝里爬出个蛇来。

正南和正西是个L型大鱼塘,鱼塘的中间有两大一小三个小岛,大一点的岛有小桥相连,可以耕种,成为了几户农家的菜园,小岛周围临水栽有一圈乔木灌木,护住小岛边缘不致坍塌。春天几颗柳树细枝垂条,做的柳笛清脆,编成的柳帽带上像极了武工队。夏天歪脖子桑树除了提供美味的桑椹外,粗壮的树干横在水面上,成了我们往池塘里跳水的平台。秋日橡子树果子落了下来,90度各挖两个原型的洞互通,一头插上麦秸秆,一头塞上旱烟丝,就是老头们的旱烟锅子。冬天岛上白皑皑,黝黑的树干头顶白雪倒影水中,美奂无比,可惜那个时候没有手机,要不然随手就是美图。

小一点的岛对我们更有吸引力,因为有晚上不归窝的鸭子会上岛下蛋,谁捡到就归谁,小学暑假起早第一件事就是百米冲刺跳到池塘里,奋力往小岛游去,这个时候,你能看到十几二十个光屁股小男孩,从四面八方往小岛蜂蛹而来。家长们各自端个饭碗,饶有兴致的张望着,表面上漫不经心,几个人随意散扯淡,实际上心里憋着劲,因为这不是几个鸭蛋的事,这是叔伯兄弟后代的比较,代表着家门荣誉,只有第一,才有拿到鸭蛋的机会,这鸭蛋不仅仅代表鸭蛋,他就是奥运会金牌,小岛就是领奖台。拿到鸭蛋的孩子,老子儿子一起高兴,中午肯定吃上这鸭蛋做奖励,落后的孩子的父亲爷爷即使表面不发作,恨铁不成钢使的劲,也快到了捏碎这手中粗瓷白碗的边缘。

院子北面有个代销店,开店的老祖宗十多年前已作古,因无后骨灰至今没落葬,还留在那个早已破败的房子里。当年那是村里的休闲中心,里面的吃食众多:米糖一毛十个,饼干两毛一纸包,瓜子一毛一两,好一些的桔子饼干三块五已属奢侈品。烟和酒是主品,五毛的大团结、两块的东海、三块五的渡江,最好的也就是红梅,从未卖过七块的阿斯玛,要买只能去镇上。酒以蚌埠大曲为主打,也就三块一瓶,此处还有红酒,两块一瓶的皇后石榴酒甜不醉人,啤酒是凤台县产的州来,一块一瓶。庄稼汉下完田后,要上一瓶啤酒,直接用铁钳一样的手指拧开,配上两毛一袋的油炸花生米,算是对自己一天辛苦的犒劳。吃完喝完后粗壮的大手往胸膛上一抹,打个饱嗝,已端坐如仙。

东边的邻居是远嫁到寿县南乡的姑太太,十来后又拖家带口回到娘家落根,因男主人会修电器,因此他家电视机的信号永远是最好的。每到晚上,院子里热闹异常,每个人各自带个小板凳,一早去占个好位置,晚来的人只能站着或爬上院子的树当观众。国产片《渴望》《蛙女》《篱笆女人和狗》,港台片《鹿鼎记》《绝代双骄》《铁血大旗门》等一部接一部。所有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的电视剧,都过了个遍。

经济的势利性带来物质也带来破坏,为做堆场当年的鱼塘早已部分填平,尘土飞扬;当年的小岛变成了养鸡场,臭味远扬。修宽的路离房子太近,晚上拉煤的大型货车一过,动静堪比住在火车道边。当年的土房和瓦房现在也都变成了楼房,家家户户的门楼上贴着五福临门或富贵人家式样的瓷砖,五颜六色的小车停在门口,成为富裕的代表和象征。晚上的几簇烟花闪亮,几盏孔明飘忽忽照亮夜空 ,借着不花钱的花和灯,许一个乡村青山绿水长久的愿,念我心中故乡如影如梦流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