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像当年的父母亲一样 如今也走在了牵挂的路上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曰子真是过得太快了,我的大学生活犹如还在昨日,而今天,我却走在了送儿读大学的路上,弹指一辉间,世间已勿勿走过二十七年,腾落又换位,曾经被人担心、被人牵挂的莽懂青年,象当年的父母亲一样,今也走在了牵挂的路上。

到今年,中国已恢复高考40年,通过了高考独木桥的学子们,如今活跃在中国的各条战线上,大部分成为了中国的脊梁,他们形成合力,使中国发展成为了世界经济强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发展之路正成为世界自觉学习的榜样。而通过40年的发展,中国高考在为国家推举了大量合格人才的同时,自身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的高考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1990年,那时,高考被称为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通过高考的人,不管是中专、专科、还是本科毕业后,国家都统一安排工作,也就是吃皇粮,因而竞争异常激烈,能参与其中并能胜出的少之又少。记得当时我县只有一中和民中两所学校设有高中,两校分别有文理各二个班级,高考过后,听说全县在县城最繁华地段帖出的光荣榜上,只有四十几个学生的名字

二十多年过去了,上学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拿到通知书的一段时间是父亲和我最高兴也是最累的一段日子,除了要按农历时节按时完成各种农活,父亲还得抽时间陪我一起,根据通知书要求,需去乡派出所和县公安局办理户口迁移手续,由于当时交通不便,以及时机不对的原因,从家到县城30多公里的山路,父亲与我走了几个来回才终于办成。

接下来就是卖口粮和准备学费的日子,按规定,需交300斤大米到乡粮库,粮库开买粮证给学生带到学校,才能领饭票有饭吃。计划经济的余温,在我跨入大学校门前,还有所体现。

而对于我没有水源的家乡,基本上靠天下雨吃饭过日子。一个家庭忙活一年,不缺粮吃已经算是非常富有了。有比较惨的,由于天旱产量低等等原因,常常辛苦一年,连出夕煮年饭的米都没有的,也很常见。还好,在父母亲和姐姐们的辛勤劳动下,我饿肚子的日子倒未曾出现,但现在我一见到包谷、土豆、红薯就觉得反胃,也许是那时吃得太多的原故吧。

300斤大米,对于当时的七八月份的我的家庭来讲,除了家庭的口粮外,也没有多余的粮食去给我交口粮了。还好,在父母亲的努力和乡亲们的帮助下,东挪西借,大概半个月的样子,把所需的稻谷筹集完成,只等选一个好天气把粮食担到乡粮库。

乡粮库在乡集镇的边上,与我家相距约3公里的路程,没有公路。我的初中也是在乡中学上的,对于这3公里的山路,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在这条约40分钟行程的山路上,父母亲为了我的学习和子女们的生活,不知仗量了多少来回。

交口粮是父亲和我一起完成的,我记得当时父亲身体不好,每次只能担80斤,我每次可担60斤,我和父亲一起担了三次,从早到晚花了一整天,才把所需的口粮担齐。现在算算,当时一天的劳动量,也算是惊人的,可就是这样的辛苦劳作已是父母亲日常劳作的常态,也正是这样日复一日的辛苦劳作,更让父亲的身上累积了一身的疾病。

听母亲讲,父亲身上的疾病也是因为从小就辛苦劳作落下的"养身病"。由于爷爷去世时父亲只有11岁,家中两个奶奶都有缠足,不能下地做农活,父亲是家中唯一的男子汉,生活的重担就这样压在了父亲当时年幼的肩上。

在我的记忆中,就没看到父亲休息过,整天都有做不完的农活。由于没有水源,春天,父亲必须迎着暴风雨去打"望天水田”,那种电闪雷明、风雨交加的时刻,我也跟着父亲经历过几次,每次都害怕得全身发抖,但望着父亲在前面那坚定的步伐,我也只能咬着牙紧紧跟着,深怕落下就被黑夜吞噬。

夏天,父母必须顶着烈日,清除田间杂草,给作物施肥、浇水,精心地照料着田地间的农作物。

秋天,父母也必须披星戴月地与老天争时间,抢收各种粮食,否则,一年的辛苦都将化为泡影。

记得我上小学和初中时,一遇到春种和秋收,学校都会放一周的农忙假,好让学生回去尽量帮着父母渡过农忙难关。

父亲就是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劳作着,苍伤的岁月留给他的,除了他脸上深深的皱纹,还有一个佝偻的身材,以及一身的疾病。

我每每想起,眼前都会浮现出一个挑着重担,佝偻着身子,艰难而坚定地向前迈进的身影……

与办户口迁移手续和交口粮相比,最不好办的还是学费问题,我知道,当时家中实在是拿不出钱解决我的学费,为此,也曾几度有放弃上学的念头,但都被父亲给骂了回去。他说:学费会按时筹齐,不用担心。

但为了弄学费,父亲又跑了多少路、受了多少苦,我真不知道 。我只知道的是,在那段时间里,父亲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拿到乡集镇去卖了,不抽烟的父亲,在夜深人静的夜晚,一个人悄悄地用纸卷着树叶当烟抽。

离上学的日子越来越近,各种准备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尤如父亲所说,学费基本按时筹齐。行礼箱是大姐拿来了她结婚时的嫁妆,一个木箱子代替,二姐夫自告奋勇送我到学校。

记得我是中午吃了午饭出的门,父亲坚持要送我一程。二姐夫背着木箱走在前面,我在中间,父亲在后。出门后,想起父母年老多病的身子,泪水就止不住地往外流,我不敢出声,只能假装谈定地一直朝前走,深怕回头被父亲看见我的眼泪。因为他常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流血不流泪。

我们三人就这样默默地走着,一走就是二里地,在我再三要求父亲回去后,父亲才停止继续前进的步伐,说:"出门要照顾好自已"。我哼了一声,算是作了简要的回答,不敢回头继续朝前走,当我们走出老远再回头看向父亲的方向时,在父亲止步的地方仍然耸立着父亲佝偻的身影……。

时间一闪, 二十多年过去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走上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的核心价值观正逐渐深入人心,国家变得越来越富强,人民生活也更加富足。我入学时遇到的种种困难,在今天似乎也不再是困难了。

现在物质生活高度发达,国家不再要求学生交口粮。政府甚至取消了在中国实行了2000多年的"公粮"制度,农民种田不再向国家上交公粮,相反,国家按照每户农户粮食产量的多少,给予相应的补帖。同时,国家实行医疗保险制度,老百姓看病国家也给予报销医药费,大大解决了百姓的后顾之忧。

现今考取的学生,户口可转可不转,全凭自愿,解除了来回奔波之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