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村寿行作品集 高昂的代价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一对父女登山游玩时被二个男子挟持,即将出嫁的女儿遭到了奸污,身为法官的父亲激愤之下开枪杀了人,此后,法官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1

  最初看到那二个男子是在日原山的山中休息所附近。

  上午十二点之前,神谷英雄和他的独生女纪子将车停放在路边,背着各自的帆布背包开始步行。

  登山道有二条,一条沿着日原川通往云取山方向;另一条从头山麓一直伸向秩父郡境内。神谷选择了右边那条道。

  半路上,那二位男子超过神谷父女。

  那二人都在三十岁上下,其中一人拿着上下式双筒猎枪,腰间缠着子弹袋,象是个猎人。

  “有不带猎犬的猎人?”纪子向道。

  “这大概就是所谓星期日猎人吧。住在新村里无法养狗,大多在星期日只带着猎枪进山。”

  “唉!又不缺吃的,干嘛要杀生哩!”

  “爸爸也想除驱除害兽外禁止一切狩猎,但几十万男子持枪进山,猎杀各种动物,说不定能对维护社会秩序起点作用。”

  “是吗?如果禁止一切狩猎,爸爸的工作可就忙了。”

  “有这种可能性。”神谷苦笑道。

  神谷今年五十岁,是东京地方法院的法官,属刑事十四部,干这行十五年了,素以宁左勿右,执法严酷而著名。

  山涧边的小道越来越细,右侧山上茂密的林木几乎把小径吞没,左侧的路坎仿佛要坠入幽深的山润,涧底的溪流清澈明净,宛若溶化了的蓝颜料。

  三十分钟后,纪子取代疲惫的神谷走在前头。她那穿着靛蓝色牛仔裤的下肢透出一片天真,丰满的臀都高高隆起。再过二个月她就要出嫁了。

  在一个陡峭的溪谷附近,神谷又看到那二位男子,他们和神谷父女打了个照面,又迅速消匿在溪流上游。

  “简直是二头野猪,瞧那股蛮劲。”纪子大为惊讶。

  第三次看到那二个男子是十分钟之后,他们正坐在路旁抽烟。

  神谷父女刚一靠近,二个男子便猛然跃起,拦住去路。

  “请安静!”

  一个男的突然用枪对准纪子的腹部,另一个用二面刃猎刀拦住大吃一惊正欲上前的神谷。

  “走,往山里走,不听话就宰了你!”持刀的男子说道。

  “干这种事不考虑后果吗?”

  “不老实就在这宰了你!”那男子双手握刀,摆着突刺的架式,激动得脸都歪了。

  “听他们的,爸爸,”纪子喊了起来。“就、就按他们说的办。”

  在枪口的威逼下朝深山里走了二十多分钟,那条山道已经看不到了。神谷二腿发软,浑身直哆噱。

  “他们是打纪子的主意吧,除此之外无可解释,决不能让他们得逞。怎么办,面对手持猎枪、匕首的罪犯,素与暴力无缘的神谷根本不堪一击。

  “说出自己的身份吧,不,这更危险,侵犯法官和警察是罪不容赦的,这可能会促使对方下毒手。……”

  “就在这里吧。”一个男人说道。

  “不想想你们在干什么?”神谷恳求道。“我什么也不会说出去,你们会有前途的。”

  “少来这一套!”持刀的男子发怒了,他歇斯底里地瞪着神谷,嘴唇在微微抽搐。

  “求求你,饶了我女儿吧!”

  “饶她?当然不会杀她啰,就咱俩抱抱,总不见得在这山沟里散散步吧。”他望望在枪口下吓得面如土色的纪子。“哎,看着这老伙,讲好的,我先来。”

  他一把抱住吓得说不出话来的纪子,将她摔倒在地上,动手扒她的裤子。

  纪子放声大哭,悲恸中夹着几声无力的哀求……

  “你给我好好看着!”

  看守神谷的那个男子用枪托猛击他的腹部,神谷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痛得他差点背过气去,他发现殴打他的那个男子眼角吊得特高,兴奋得眼珠直转。

  纪子的裤子给扒掉了,三角裤也撕碎了,遍地黄叶衬着白的大腿,她哭叫着扭着身子。那个男子将纪子按在地上,用手插进她那两条丰腴的大腿中间……

  2

  神谷捂着肚子蜷缩着,他口干舌燥,呼吸困难,听着女儿凄惨的呜咽,一种难以名态的激愤涌上心头,心爱的女儿在狂暴的蹂躏下辗转悲号,而作父亲的却束手无策。

  倏然间,他发现身边的那个男子正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儿直咽唾沫,枪口无力地垂向地面,夺枪!救人!

  神谷用头猛地朝他撞去,毫无戒备的看守者一下子栽倒了,枪落到神谷手里。那个男子站起来不知喊了声什么。

  神谷懵懵懂懂开了一枪。

  轰然的枪声在林子里激荡。那个男的象是被弹出去似的摔在地上,正在强奸纪子的那个男子蹦起来,一手拎着裤子落荒而逃。

  神谷又举起枪……,一种火一般滚烫的东西在他全身奔突,他无法自制,杀了他!打死他!……他瞄准那个伙,一扣板机,可是没有枪声,只看到咔哒一声轻微的撞针响。

  那个家伙逃得无影无踪。

  神谷把枪一扔,跑到纪子身边。纪子仍然躺在地上,伸着两手紧握着落叶唏嘘不止,神谷扶起她,又捡来牛仔裤。纪子慢慢地穿着衣服,沾满鲜血的大腿惨不忍睹。

  不远处,刚才那个看守神谷的男子扑在地上,汩汩流滴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落叶。

  “杀死了……”纪子哭着问道。

  “是的,另一个叫他跑了。”神谷异常激动。杀人他并不后悔,他神经高度紧张,说话象敲门似地怦怦直响。

  “别说了,快离开这里。”纪子抱着胳膊钻进丛林。

  上路之后,他们谁也没有再说话,象陌生人一样拉开距离,默默地步下山岗。

  绷紧的心弦松弛了,随着激情的平伏,一抹浓重的阴霾悄悄浸上心头。

  “还是不杀的好……”

  毫无疑问,正义在神谷一边。正当防卫,紧急避难,也可以说生命受到威胁,夺枪杀人不负任何法律责任,但问题在于神谷的职业,一个杀过人的法官还能继续当执法人吗?

  问题还不仅于此,一旦纪子被强奸的真相公布于众,二个月后的婚事肯定告吹。她的未婚夫藤井敬介是堪称名门的M财阀一族中藤井家的次子。他们是恋爱而结合的,恋爱之情也许会跨过这暴行烙下的伤痕,但早先曾发动这门婚事的藤井家大概决不会容忍。

  神谷意识到自己已经坠入无底的深渊,这愤怒的一枪不仅毁了自己,而且将纪子的前程也击得粉碎。

  回到车上,纪子一头扎在方向盘上,苍白的面庞犹如一片枯叶。

  “怎么办?爸爸。”那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我想想,可……”

  “警察一来,报上再一登,我……我可怎么活啊!”

  “别想那么多,不会的。”

  “不,我已经绝望了……”纪子嗫嚅着喃喃自语。

  “……”

  神谷没有回答,也无法回答,出了人命,警察迟早会来,法官杀人这种事报上一定会大肆宣扬。女儿被强奸一事即使被隐去,接踵而来的周刊、杂志也会象鬣狗一样刨根挖底。

  ……瞒过警察不就万事大吉了吗!

  这事无人知晓,就算那侥幸逃命的家伙还认得自己,也不见得能记住我的汽车号码,这样,也就不可能找到神谷父女的住址。

  就算那个家伙还记得汽车号码,也不见得敢报警,他应该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持枪逼奸,少不了几年带械刑罚。

  神谷心里激烈地斗争着……

  “爸爸。”纪子抬起头,毅然说道:“我今晚就出门旅行,只是不能对爸爸妈妈尽孝,请原谅……”

  纪子猛地发动汽车。

  “别干这种事……”神谷叫道,他觉得这飞驰的车子似乎是把纪子送到另一个世界中去。

  “不!想想办法,爸爸一定想办法!”神谷脱口而出,那声音近乎于吼叫。

  轮胎狂暴地啮着路面……

  3

  神谷终于抛弃了法律。

  没有动静,五天、六天,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一切依然那么平静。

  但时光的流逝丝毫没有减轻神谷心中的烦乱,相反,这畏葸在象薄膜一般一天天增多,加厚的不安的包裹下凝固了。

  神谷整天胡思乱想,神志恍惚,终于导致无可挽回的错误

  一天,他在法庭上宣读对某一杀人犯的判决时,竟然把判决书给读错了。

  被告于某夜在新宿散步时,由于身体的碰撞遭到一伙男子的殴打,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便捡起石块猛击其中一人头部以致死亡。

  显然,这是防卫过剩,三年徒刑毫无疑问,陪审法官的意见也是如此,但神谷在宣读判决时突然清晰地回想起那闭锁在心中的杀人图像。

  ——这不是防卫过剩。

  恍惚间,把刑期给读错了,全场顿时大哗。

  闭庭后,检查官问神谷:“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没响有。”

  “那么是您个人的意见?你一向量刑极严,今天怎么手软了,是累了吧……”

  “没有的事。”

  神谷极力掩饰,狼狈不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