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妮短篇:天堂之吻

  • A+
所属分类:短篇小说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时光如雨丝,敲打着我的心窗……星光落漫天,照亮记忆的回廊……让我们来一场独具匠心的时光游戏吧?它会是记忆深处里最爱的童谣抑或……某人播散在我心间的蛊惑……

  这是哪里?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时光如雨丝,敲打着我的心窗……

  星光落漫天,照亮记忆的回廊……

  彷徨少女啊,迎上洪流和激浪……

  追逐的游戏,这一幕刚好开场……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耳畔萦绕着仿佛很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歌声,仿佛是静谧的夜晚跌落在青石板上的雨滴,悠扬却又微弱,游丝般渐渐淡去。

  我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片朦胧的光亮渐渐充盈了我的视线。周围缭绕着浓浓的白色雾霭,让我恍惚觉得自己仿佛身置云端。我向空气伸出手,却什么都抓不住。

  “你这头猪,快擦擦你的口水,别再做梦了!”

  清脆中带着微磁的声音从雾气中斩风破浪而来,我抬起头,隐隐看到白雾中央坐着一个人。修长的身形,正垂着头端详着手中的某个物体。他有一张轮廓柔和的脸庞,挺直的鼻梁衬托出他的俊朗脱俗。在浓雾的缭绕下,更显得他有一种朦胧的美。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居然留着一头与全身气质浑然不搭界的红色长发。

  他是谁?

  虽然有些隐隐的犹疑,可是这一刻,我觉得他看起来好像是超凡脱俗的神。

  当然,如果我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我肯定不会这样认为。

  他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睛,细长的眼角朝斜上方微微翘起。黑色的瞳仁犹如夜空星辰,光芒时隐时现。他的目光笔直地穿透浓得化不开的雾气,蜻蜓点水般落在我身上。

  “你……你是谁?”我忍不住有些脸红心跳,下意识地张开嘴巴,大胆地问道。

  他并不言语,眼眸仿佛是探究般微眯,黑亮的瞳孔渐渐聚焦,那双原本恰如其分的眼眸陡然变大,闪亮得令我有些张不开眼睛。好看的眉头却突然微微一皱,不等我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压力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了我的头顶上!

  痛……痛痛痛!

  难以忍受的疼痛电流般顺着神经传递到我的指尖,我龇牙咧嘴地伸手抓住了那个飞来之物,却被它那熟悉的质地震得一愣——虽然有些陈旧却仍然闪烁着银色光芒的金属外壳,滴答滴答有节奏地作响的声音,还有表面上12个精致的泪滴形标记……

  只是短短的一秒钟,我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一瞬间逆流,汹涌地从脚底心一直涌到了头顶,涨得我满脸通红,全身发抖!

  哇呀呀!这可是我从小到大最宝贝的怀表,可是这个伙居然把它当成垃圾一样扔了出来,还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可恶!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这个怀表对我很重要!”我紧紧地抓着怀表,一脸气愤地瞪着红发少年,咬牙切齿地怒斥道!

  “你才是笨蛋!我又不是你,怎么可能知道?!”可是红发少年却不以为然地伸出手指轻撩了一下红发,嘴角勾起一抹淡得不为人察觉的微笑。

  “笨蛋,你这个超级大大大大笨蛋!”我理屈词穷,只能干瞪着眼对他咆哮。

  “你才是超级超级超级超级大笨蛋!”

  ……

  天啊天啊,这个家伙的嘴巴涂过盐了吗?为什么那么讨人嫌?!难道他不懂得“好男不跟女斗”的道理吗?!更何况他的轻描淡写完全比我的气势汹汹来得更有威慑力!虽然我尽可能地提高自己的音量,但不多一会儿也已经面红耳赤,气喘如牛!

  就在我们争执得热火朝天不相上下的时候,突然,红发少年的声音嘎然而止。

  他温柔的黑色眼眸中突然迸出了一抹不怀好意的光亮,不等我反应过来,就看到他清俊的脸庞在我的眼前不断地放大,放大,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逸出了他的嘴角:“我明白了。”

  砰砰——

  一瞬间,仿佛有一团火猛地在我的胸口燃烧,我的脸红得快要烧起来了,忍不住连连后退了两步!

  “哈哈哈哈……”一阵得意而又嚣张的小声传进来了我的耳朵。红发少年的脸慢慢后退,我只看到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越来越深,“恋爱中的女人果然是最笨的!警告你哦!不要太迷恋我!”

  他微勾着嘴角说完,突然一个飘逸的转身。霎那间,我只感觉眼前一片红色飞扬。当我的视线再度定格,却发现他的背影已经融入了浓雾之中,仿佛旗开得胜的王者一般扬长而去!

  可恶!我愤怒得已经失去了理智,甚至忘记了自己手中的是什么,就以一个惨烈的抛物线,猛地冲着那团已经分辨不出红色的浓雾摔了出去!

  “你是个混蛋——混蛋——蛋——蛋!!”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

  秒钟走动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浓雾就像退潮一样渐渐散去,我有些欣喜若狂地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可是还没来得及张开眼睛,一阵呜咽却排山倒海地钻进了我的耳朵。

  “呜呜呜……呜呜呜……小希你快点醒醒呀!你怎么那么傻!呜呜呜……”

  我猛地张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我倒吸一口冷气。我的妈呀!这……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妖怪?!

  两只又红又肿的“电灯泡”眼睛正瞪得大大地盯着我,因为皱得太厉害的“小核桃”鼻不住地翕动着,活脱脱好像蚌壳!不时还有点点湿漉漉的“珍珠”不住地滴落在我的脸颊上,带着微热的温度!

  啊!我的怀表!

  记忆犹新的最后一个动作是“扔”,我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一副凄惨的景象——被摔碎的表壳,散落一地的指针……天啊天啊,纪晴希,你到底在做什么?就算气昏了头,也不能把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怀表扔出去啊!

  我的心紧张地快要跳出嗓子眼,目光不由自主地四下晃动着,却突然在自己的胸口定格。

  微有些暗沉的银色跃入了眼帘,我的怀表正安然无恙地挂在我的胸前。我生怕那只是一个幻觉,赶紧伸出手一把握住了怀表。

  刚才的那一切……难道只是一个梦吗?!

  握在手心里的怀表表壳上还带微热的温度,仿佛又对我说这不是一个梦。

  “啊!小希醒啦!”

  就在我进行精疲力竭的脑力拉锯战的时候,“小核桃”鼻下的一颗“小樱桃”突然咧开一条惊喜的缝隙,发出了如释重负的吁声。

  “林静宜?你……你大白天哭哭啼啼做什么?”平静下来的我终于认出“妖怪”不是别人,正是我最好的死党——林静宜。

  “呜呜呜……小希啊,还不是为了这个怀表的主人?你为什么那么傻?送情书给他不说,还在全校广播……呜呜呜……”

  怎么回事?

  在林静宜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越睁越大!怀表的主人不就是我吗?可是我怎么会给自己送情书?还有广播!这……这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唉……小希啊,你这家伙除了在念书上还有点脑子,其他的好像都是单细胞一样……如果让‘梅超风’抓住你……”

  碎碎念,碎碎念……

  林静宜的盖世神功“天下无敌碎碎念”再次登场。

  “梅超风”?!

  听见这令人不寒而栗的三个字,我只觉得自己全身情不自禁地一阵哆嗦!

  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就像是森林大火一样迅速地窜遍了我的全身,不等我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吼声!

  “高一(三)班,江希哲,纪晴希同学听到广播后立即到教导主任办公室!”

  “高一(三)班,江希哲,纪晴希同学听到广播后立即到教导主任办公室!”

  林静宜全身一个激灵,脸色立刻像一张纸一样白!她双手颤抖着在胸口合十,闭上眼睛喃喃地为我祈祷!

  我只觉得头皮一阵阵发麻,脑袋里立刻浮现出教导主任梅殿霞那张白白胖胖的脸庞。一副两头向上翘起的黑边框猫头鹰眼镜下,一双锐利无比的眼眸正怒气冲天地翻了起来,死死地盯着我……

  呜呜呜……林静宜,你的嘴巴怎么好像黑乌鸦,一说坏的就灵!

  不要啊……

  第一章:

  1、

  “身为重点中学的学生,你怎么可以……”

  “……”

  “你知不知道这样的影响……”

  “……”

  “简直就是太令我失望了……”

  “……”

  哇……这么能说。已经足足讲了半个小时了耶!简直就是唐僧嘛!难怪刚才看到我们走进教室,整个办公室的老师都迫不及待地溜之大吉了……看来“梅超风”果然不是盖的啊……

  进入教导主任办公室已经半个小时了,我惊愕地抬起头,看着站在我面前的教导主任“梅超风”,正将整个胖胖的身体靠在一张堆满了书本的宽大书桌前,一手叉腰,一手挥动着对着我指指点点。两道又浓又黑的眉毛高高地向上挑着,几乎就要和两端斜向上的猫头鹰眼镜重叠在一起!而她那张涂得血红的嘴唇不住地张张合合,闪闪发光的口水不时滴落在窗台边两盆金灿灿的小雏菊上,简直就是“满堂生辉”!

  唉,真倒霉!不知道到底是惹恼了哪路神仙,我居然被冠以“写情书”的罪名,被召唤进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我再次交叉着双手垂下了头,在心中沮丧地喃喃自语着。

  “江希哲,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终于,“梅超风”结束了她冗长的“个人秀”,转过身来将目光停留在江希哲身上,充满期待地问道。

  “老师,据我所知,校园八时间是得到了某个女生的允许,才在全校播放那封情书的。作为完全不知情的被告白者,我觉得你还是问一下写情书的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会比较好。”

  那个叫做江希哲的男生正漫不经心地站在一旁的一张空办公桌旁,一只手放松地垂在身体两侧,另一只手则若无其事地搭在桌面上,五根手指毫无规律可言地随机敲打着。不以为意地说道。

  “纪晴希!不要以为你每次考试都是全校第一名,就可以恃宠自傲了!你这样的学生我看得多了,一旦有了些成就就飘飘然,把老师的话当成了耳边风,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梅超风”立刻将全副火力对准了我,猛烈地开炮!看着她不信任我的眼神,我却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好像塞满了糨糊,怎么都晃不出一条清晰的思路!

  广播情书?

  难道这真的是我做过事情吗?可是为什么我却连一点儿记忆都没有?

  哼,一定是这个江希哲在胡说八道!

  “纪晴希同学!”

  我有些恼怒地转过头,将敌忾的目光投向江希哲。这家伙穿着很普通的白色衬衫,略长的黑色刘海遮住了大半张脸。他正好站在窗口,阳光洒落在他的身上,仿佛整个人都站在阴影里似的,让人看不清他的五官和表情。

  不管怎么看,这家伙都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家伙!

  “纪晴希!!”

  一声怒吼犹如平地惊雷,将我一直斜着盯住江希哲的目光震得立刻回归原位。我抬起头,只看到满脸通红,额角上的青筋爆成了一个狰狞十字的“梅超风”,正双眼冒着熊熊怒火,死命地攥着手中的一支圆珠笔!

  啪!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