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 ,发表人: 雷紫薇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大巴启动了十几里外的盘山公路,要么半山腰,爬上山顶,要么在山脚左右摇晃。大巴在群山之间穿行,人们仿佛坐在摇篮里。

清晨的阳光斜照在青山上。群山格外翠绿明亮。看着如此美丽的风景,我的心情特别清澈宁静。山峦起伏,山峦繁茂,森林无边。车过,白云向后,山峰向后,思绪随风,往事如烟。

在回家的路上,我走了四次。这个时候,每一次都历历在目,就像昨天一样。

第一次,我十六岁的时候妈妈陪我。那年正月初,雪下得很大,离我开学的时间越来越近。雪仍然很厚,仍然禁止车辆通行。那时候每天只有一辆车到县城。说是公交车,其实是由大货车改造而成的简易公交车,就是车厢四周有木板,中间有铁条。如果你早点走,你可以拿着“凳子”。我们称此总线为“替代总线”。但是,那一年的第一个月,差不多是我上学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公交车“ ”,一家人都很着急。正月十四,我去车站打听,我妈却决定送我去学校。这条通往县城的路,我妈没走过,但也是雪路。走路非常困难。过几天我让我妈去,我妈不同意。就这样,我妈收拾好行李,陪我到了正月十五的县城。

从我家到县城有120多英里。是山路,雪路,一天走不完。我清楚的记得每天都很黑,我和妈妈都很累,但是离县城还是很远,要找人住。山里人很少,但当时住在公路边的人不多。我们设法找到了别人。那天那家人很忙。我们问的时候,都是生物。主人无法安排我们母女住下,但一个走了的阿姨听了她的话,让我们开心地住在她家。我没想到她的家人住在山脚下。我们跟着她,在深深的雪地上跌跌撞撞,走了很久。第二天,我站在姨妈家门前,看着那条远到山顶的路。那家人今天还在,多少次后我坐在车里,路过这里,看着山脚下的那家人。在大雪中跌跌撞撞,母亲走在山路上的情景总是出现在我眼前。

离我的家乡越来越近了,只有40英里。大巴一驶进老家边境,我就觉得很亲切,很温暖。我不知道在这40英里的山路上走过多少次。13岁开始走这条路,去镇上读书。在这条路上,我记得哪一段路可以走的超近,哪一个地方我把菜篮放在上面休息,甚至哪一个地方有陡坡,我因为大雪绊倒了。我不会忘记,每隔两周放假去上学的时候,天一亮妈妈就送我去上学,一直送我走完那条长长的梯状山路。车站的崖口对我说:“明天我发到这里。”这条山路是上学路上最陡的,长达40多英里。我们称之为“梯形”。这条路当然是绕着山走的。如果你走这条路,你必须多走五六英里。走“梯”后,剩下的二十英里走起来会轻松很多。公共汽车经过梯子入口。我妈的话,她的身材,说话时的表情,额前的头发随风飞扬,眼睛盯着山脚下的路,都在我眼前闪过。

这条路不仅流下了我学习的汗水,也留下了妈妈陪我学习,见证了我的许多喜怒哀乐。比如我在镇上上班,每次下雪都走路回家上班;那年妈妈突然去世,我在镇上找不到车。我一路跑回家,半路遇到一辆卡车,跪着把车停下;比如我和他谈恋爱的时候,大雪的第一个月他走到我家,和我一起走路上班;比如第一个月我们抱小儿子回她妈妈家……

我还没调到市里。这条路我经常要走。就算在镇上安顿下来,也用不了多久就能匆匆赶回来。

我记得我调到市里的时候,回去跟我爸我哥我嫂子说,我哥说:“小姐姐,你在市里的时候,要经常回来。”嫂子接着说:“小姐姐再忙也要回来。这条路不能断。”嫂子说的话我心里有数。她不是说我回来看望他们。第一,父亲还活着,第二,母亲葬在这里。我一定会回来的。是的,十几年过去了,想起小姑的话,眼泪还是盈满眼眶,还是抑制不住悲伤。

我能看到我所有活着的亲戚,他们经常来城里看我。除了炎热和寒冷,我父亲会在其他美丽的季节来和我住在一起。只有我的母亲在这片土地的边缘休息。为什么我永远忘不了那座矮墓?时间久了不回去,这个短墓总会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只有回去亲眼看到,才会消失在脑海里。

现在哥哥嫂子都在城里买了房子,以后也要在城里长期住,可是回家的路怎么破?在通往家乡的路的另一边,母亲的短坟贴着我的心。就算活一百岁,也要回去祭奠母亲。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