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静止了 :投稿: 南泽仁

  • A+
所属分类:散文阅读

总是在滴水的夜雨中醒来睡觉。雨城的冬天就像黄昏和归乡。

越来越多的旧建筑和街道被困在清水和青山中,而云遮住了雾。太阳一出来,就被青衣河上参差不齐的山峰划破了。一整天我都在流泪,用所有的蓝艳之美治愈太阳,一次又一次听风吹,青衣江是个心胸宽广的女人。

下了几天小雨,天还没晴。顾姐姐开了三把伞,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在我和永北头顶盛开。在这次旅行中,我们将爬上离虞城不远的一座绿色的小山,据说它是绿色的。在旅游站坐白色商务车到景区,半小时后到。因为是雨天,年假结束后,游客很少,所以宽敞的观光车只载着我们三个人向山上走去。公路两侧用铁丝网围起来,中间隔着茂密的阔叶林和竹林。窗户玻璃外层覆盖着雨珠,雨珠不时滑成一条线。导游是个年轻女子,一直埋头玩微信。她对自己说:“梁山发生火灾,说是疯子放火,畜生!”对着脸,随着景观车的靠近,一扇高大封闭的铁门会自动向左右两侧打开。导游讲话还埋着头:“车已经进入野兽区,不要敲打车窗玻璃以免吓到野兽。”我们屏住呼吸,看着老虎、狮子、棕熊和狼慢慢穿过窗外茂密的森林。他们很轻,不着急,在森林里走着,站着,或者蹲着休息,早就习惯了头顶飘渺的细雨和窗外的凝视。

当我们进入可以步行和观看的动物园林区时,我们下车步行,一路靠路标导航。

在一个被假山包围的土院子里,几只驼羊和一匹小马站在雨中。有人来了,驼羊围了过来。湿驼毛光滑柔顺,如卷发,一根根垂下来。一个经理手里拿着几个小纸袋大步向我们走来,说是卖饲料的,10块钱买了一袋喂,驼羊的嘴唇已经到了我们手里。饲料是用水浸泡过的玉米种子。放几个在手心,一只驼羊会热情地吃下去,其他的会知趣地走开。小马驹躲在不远处,敏锐地观察着。

坡,退下。一只白牦牛出现在我们面前,就像电影《颛善》里的一个梦。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手里拿着牦牛鼻孔里磨出来的麻绳,立马祷告说:“牛莫姐姐观音的坐骑,是不是应该让路过的神仙骑着去拍照。”它来自海拔3000多米的青藏高原,与黑牦牛相比,实属罕见。它生性豪放不羁,此刻却温顺得垂下了眼睛。一对角上覆红绿丝,全身白毛梳理。通过主人的耳朵,白牦牛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是谁,他在哪里。

山路蜿蜒曲折,通向一个宽阔的平台。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迎面扑来,然后有两座山峰的骆驼站在前面。有一个山峰看到有人靠近,向空无一人的平台边缘走去,人影很孤独。另一个山峰不停地来回走着,地上的泥土合上了它的排泄物,不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游客路过旁路,脚步仓促,捂着鼻子。我走近它,它是那么的孤傲,冷得像座山。第一次见面,很不卑不亢。我暗暗佩服它突兀的驼峰和我仰望的高度。

门口,一张沾满泥巴的小卡片上写着谜语:骆驼驼峰是用来存放什么的?水,我觉得。答案在背面。上面写着:胖。骆驼的眼睛、鼻子、耳朵、睫毛、扁平足等。似乎都适合在沙漠中生活和旅行。

离开骆驼,一条小路穿过竹林,一只彩色的鸟偶然在路上飞舞。一只长着深红色羽毛的鸟停在路中间,没有飞走。路人,想为其美轻轻绕道。静静的听着森林里各种各样的鸟鸣声,陌生而嘈杂。这时,手机的蝉鸣声随之而来,一只蓝色的孔雀突然从他身后的一棵树上出现,然后带着长长的金色尾巴消失在森林深处。走出树林,穿过一个人工洞穴,在洞穴的入口处搭起了一张木凳。两只蓝色的孔雀停在椅子的左右把手,一动也不动。拍照要付钱,和孔雀拍照要双倍价钱。顾姐姐说,你这么爱孔雀,快去合影吧,不然你会后悔的。爱孔雀是因为它干净的品质,靠近它,希望是三只孔雀的相遇。只是,我突然来了,急得没时间收拾蓝羽毛。

当时是中午,我们观察动物的行为。

在一个被绿色天篷遮挡风雨的小演出场地,一群小鸟栖息在几个管理人员的怀里,整齐的出道。一只叫公主的白鹦鹉,特别出众。它用爪子和嘴和壳一起,随着千变万化的音乐慢慢升起彩旗,有节奏地滚球,展开翅膀轻轻起舞,认出游客递来的钱。其他的鸟静静地等待着,当主人报出它们的名字时,它们拖着绑在脚上的又长又细的链子,一个接一个地从管理人员的怀里飞出。

当鸟儿离开时,两只巨大的黑熊牵着两只动物训练师的手摇晃着走向舞台。他们骑自行车,翻筋斗,跳恰恰,看起来很无辜。每次结束一场表演,都会冲向驯兽师要吃的,吃完继续尽力。那些食物会引起强烈的欲望,所以它们几乎想说人类的话。

当七八只猴子出现的时候,场面凌乱而热闹。他们表演走钢丝,双手捧花束,头顶小球,捧碗。一只小猴子不肯走完走钢丝的最后一程,翻身了。经理使劲拉,把绳子系在他的脖子上。猴子被迫在他面前打滚,他愤怒地踢了猴子肚子一脚。猴子用手托着头,我的心好痛。那一刻,我站起来,然后坐下。我不能为猴子做任何事。经理然后拉了拉拴在猴子脖子上的绳子,猴子乖乖地爬上钢丝继续表演,很认真。表演结束后,其他猴子站在铁丝网上,把花束和球扔给经理。但是被踢的猴子伸出手臂,把花束和球亲手交给了经理。它还年轻,但需要有耐心,容易找到。猴子的经历触动了我的记忆。原来我是个心胸狭隘的女人。

主持人报节目,野兽表演。在另一个入口,一群老虎和两只狮子骄傲地用它们的勇猛和凶猛玩耍。他们爬上梯子,瞬间跨过了与时空相同的距离,跨过了空中驯兽师设置的木桥和桥上紧绷的梅花桩。我的心随他们而去,他们偶尔张开嘴,露出尖利的牙齿,面对观众,说完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他们被驯服了,就像所有上台的动物一样。我觉得驯服的过程不是走近它们说什么摸耳朵的话,也不是用手摸它们的毛。一定不能。

当葫芦丝“月夜凤尾竹”响起时,一个怪物出现了。主持人说是一个来自缅甸的象女。它思念家乡,只要听到葫芦丝的音乐,就会翩翩起舞。事实上,大象随着音乐爬上一个方形凳子,然后一起倒下,以笨拙而有节奏的方式向每个人展示舞蹈。离家在外,这个词用在这里,好投缘,好难过。表演结束时,主持人说,关心的观众可以买经理手里的苹果,自己喂大象。我和永北买了几袋奖励大象姑娘。大象看到苹果,就轻轻地把它的长鼻子伸向我们,把它的鼻子展开一个杯子那么大,把苹果吸进去放进嘴里,然后伸出来要。

演出以零星的几声掌声结束,雨还在下。

在这段旅程的最后,我走着走着,沉思着,自省着,仿佛我是一只与山林隔离了很久的动物。爬到山顶就是出口。漫天飞舞瞬间将雪花扫清。回头看青山,一群人朦胧迷茫。时间静止,你在听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