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挺 ,创作者: 李萍

  • A+
所属分类:世间伦理

曾经,我喜欢那样的冬天,喜欢冬天积雪飘动的街道,更喜欢雪地上整齐凌乱的脚印。后来我又喜欢上了春天,喜欢上了盛开的妖娆的春花,喜欢上了漫溢的美丽花朵,当然也喜欢上了春末午后的沉思和温暖的阳光。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爱上了秋天。且不说风高云淡,就是丝带凉凉,穿过俗世的梦,放入情中,也使文字惆怅。

初秋,中秋,深秋,深秋是我的最爱。

因为爱,喜欢听毛宁的《深秋》,但更喜欢二胡的演奏风格。作为一个五音不全的人,我迷恋二胡。我不能想太多。当我练字、收拾家务或者做饭的时候,我会让内心那份感动和深深感动的旋律在身边溢出。

虽然语气有点难过,但心里并不难过。人生怎么可能只有欢笑?悲伤和快乐加在一起,才能称之为烟雾弥漫的一天。只是听着哀怨的琴声,我的心一点点平静。

在短暂的平静中,树木充满了繁荣的日子,摇曳着金色的秋天的颜色,森林的美丽是非凡的。

什么是不平凡?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在一棵树上,到了秋日,情感的叶子在枝头变黄,逐渐由明变暗,最后渐行渐远。更重要的是,用一抹独特的嫣红,就能抖出出众的美。在树上,树叶是绿色、黄色和橙色的。就像油画或水彩画一样,一笔一划,用橙、橙、绿勾勒出一个季节。那个季节是秋天,深秋。

初秋也很清爽。早晚都要举手投足单袄,日子才会显得无奈。

我也喜欢在小雨中散步,不打伞,只是散步,不理会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享受雨滴的触感。年轻的同事说我是个浪漫的人,他也喜欢这样,但是他不喜欢一个人走。也许,毫无疑问,浪漫主义者的名声是空洞的。我习惯一个人走。生活不会让你永远忙碌。三三两两的走不会长久。所以适应很重要,就像适应季节一样,要适应生活中遇到的一切。随着我适应了大部分日子听秋天,虽然有些孤独,但现实超越了喧嚣。不容易适应孤独,所以很少见。

秋雨有几分凉意,带着那些风,秋花渐渐老去。在日渐清高的感觉中,浓缩自己,升华秋天,是他们的初衷。

有时候,我显得没心没肺,无视五颜六色的秋花,很慢热。顿悟的时候,雏菊,那些妖娆的黄蓝,蹲在记忆的门槛上,只盼着秋天的来临。

还有,田野里的秋花,尤其是雏菊,在我的文字里休憩的雏菊,在我执拗的感觉里,给我以明黄深蓝的田园之美。我喜欢雏菊。每年都会留下一个剪影分享时光。

自得其乐,在秋雨中睡懒觉,不是席梦思,而是在家乡的土炕上,有着温暖的身体,充满了真正的舒适。总说地气的时候,总觉得睡炕上就是和地气连接,所以不说,身体就受益。

大概,我天生就是乡下人。本来只是在城里过夜,租了个地方,花了点时间。细想一下,就这样。我在农村呆了很多天,不是吗?今天几乎每周去一次老家的做法,不用说,印证了我只是城市里的过客。

无论是城市里的过客,还是季节里的过客,秋天对我是真实的,对每个人都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更真实的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

心似乎在起伏,舍不得秋日,日子的充实充斥在文字和二胡的演奏中。刻意的,在阳台上,与一边的太阳为伍,伴着一缕清风,在开窗的一瞬间,无论灵感还是其他,在风中,在头发的舞动中,与秋天有关的往事一件一件的走来。

风住的街道是一条怎样的街道?

我聚精会神地听着,等待一段时间的平静。我的阳台,给我一个秋天,明媚,是阳光一个个舒展,我充满了幸福的感觉!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