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田日落 创作人: 老农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我们晚上到达平田。单位负责人说,工作辛苦,要放松。到了1929年,放下行李,有一点时间吃晚饭。带上相机,顺便走在村里的小巷子里。

夕阳挂在西边绿色的山脊上,将一株老柳杉固定在农舍的黄泥墙上。多色调的阴影,夏天的热量是完全没有的,好像海拔高,骄傲的太阳是温柔的。在村巷的水泥地上,一只黄狗优雅地躺着,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们,没有叫,也没有起来。两只母鸡在巷道的角落里找东西,一只公鸡在旁边踱步。仔细一看,好像是个四方步,颇有点像京剧里的将帅。人们不禁笑了。

小屋周围是青山,郁郁葱葱。离这里不远的青豆随山坡而上,最上面的一颗与青山相连,仿佛躲在青山的怀抱里。

连接平田爷和平田里村的是一条宽阔的柏油路,线条流畅优美,中间有一条黄色的隔离带。在这样的地方,看到这样的路,就像走在无人居住的沙漠里。突然,我看到一个穿着漂亮衣服的年轻女人,我的眼睛不禁发光。

站在平天野村外的马路上,俯瞰群山,夕阳如血,万山壮阔的画面映入眼帘,令人深思。这是平田的夕阳,是夕阳给我的青春留下了烦恼和烦恼。

三十八年前的一个秋夜,我和四个朋友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旅游,不是为了看风景,不是为了谋生,而是为了学习。连续走了56英里后,这个13岁的男孩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地坐在木头上。学校近在咫尺,但四个朋友都有些忐忑。学校怎么样,老师怎么样,同学怎么样,什么都不知道。坐下来喘口气其实是借口。我只想坐下来,让我悸动的心平静下来。

这是一个小山村。数百个家庭住在两栋拥挤的房子下面。房子的瓷砖是黄色的,而不是蓝色的。许多房子的屋顶上都覆盖着冷杉树皮。道路两旁全是木厕所,随风飘来淡淡的人屎味。房子上,一片烟雾袅袅,夕阳下,有一种缥缈的东西,情形很美。我们期待着即将到来的新的学校生活,俯瞰着风景,还有一缕发自心底的乡愁,让我鼻子发酸。现在想想,少年不知道好风景,却说美”来掩饰不安的心情,真的有点“。

学校不大,但是很完整,从小学到高中。小学一年级到五年级有一个班,初中一年级二年级有一个班。高中是先锋,我们是唯一一个被阴影笼罩的班级。因为是带帽子的高中,老师的构成有些邋遢,数学和化学的老师都是同一个人担任,姓吴。吴先生是上海某研究所的研究生。我不知道他怎么说,他被变成右派,送到平南工作。山上联欢晚会设高中班,给了这个特长一个好好服务赎罪的机会。不知道领导是否认为自己立功了,但在我们学生看来,他的立功真的太伟大了。他不仅是一名数学和化学老师,也是一名更好的物理、历史、地理和语文老师。下课后,我们可以问他所有我们不懂的问题。他也回答每一个问题。当他即将高中毕业时,他说他想学英语。当他远离山区时,他又成了一名英语老师。吴先生年近中年,却独自一人生活。他的住所成了我们的天堂。他不知道从哪个频道订了一个《参考新闻》,我经常从他那里看。一份报纸的每一期,从第一版到第四版,经常是一字不差地读完一期。现在吃了这碗新闻,还能混下去。估计我当时就打了一点基础。

看参考新闻大多是下午下课。搬把椅子坐在吴老师卧室外的走廊里,享受着夕阳的余晖静静地看书,是一种享受。

虽然一个班只有30个学生,但都是藏龙卧虎。在过去的38年里,王少荣成为华中科技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季胜清是省委党校副校长,正职副科级。吴高青,浙江工商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学生的学习成绩虽然参差不齐,但也有自己的个性,充满乐趣。

可能是我的性格和爱好不一样。王少荣,现在是华中科技大学的教授,是我接触最多的一个。自然没有图书馆,连图书馆都没有。课外书籍是一种稀缺资源。文学方面,有一本书《青春之歌》,一本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好像还有一本书《黄金大道》,但是记不太清了。在自然科学中,有一套不完整的“十万个为什么”,我们竞相传阅。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多数学生的兴趣逐渐消失,所以这套书几乎成了我和王少荣的私人财产,我们经常一起阅读、讨论和争论。

虽然学校上课不正常,但是青少年的求知欲是无法遏制的。我们都对未知世界充满好奇,尤其是宇宙、黑洞、UFO等等。晚饭后,我们通常在平田野村外的路上散步。在夕阳的余晖中,我们走着走着,渐渐远去,遥望着远方的茫茫群山,想象着神秘的宇宙,幻想着眼前的UFO飞过。让我们看清楚,看清楚。夕阳下,王少荣充满激情,快乐,舞蹈,充满情趣,表情丰富。如果有女同学,经常会看到她们两眼放光,脸颊绯红。有一次,一个女同学差点掉下悬崖。都说美是灾难。其实有时候,聪明的少年也是很有杀伤力的,而且是秒杀。

走路的时候,当然除了宇宙还有别的东西。季生清喜欢无视历史和国内外的情况,有些指点江山的味道。后来考上了北大历史系。吴高青喜欢唐诗宋词,还会写诗,让我们都惊讶的张大嘴。

现在想起来,我已经记不清高中两年在课堂上学到了什么,但我还能记得那次在夕阳余晖中的散步。这次有趣的散步让我受益匪浅,甚至终身受益。

当然,走路不全是这些东西,不全是为了大众,也是为了少数人。

上学期有两个同学,一男一女,经常邀请我一起散步。班里三十多位同学没有邀请别人,而是单独邀请我,脸上都觉得很灿烂。步行的地方有点特别,绕过一个小水库,拐上一条两边树木茂密的小土路。奇怪的是,在一块光洁的巨石上坐了一会儿后,它们总是从我身边消失。我很惊讶。他们有没有去找一些好吃的野果?那明天就不邀请我和你一起去了。但是第二天邀请照常进行,让我很疑惑。恋爱中,我一般不喜欢电灯泡的存在,但也有例外,比如我,曾经是不可或缺的电灯泡。

恍惚间,太阳已全部落入西山。夕阳最后的余晖里,群山的剪刀手展现出一群骏马在偷偷前行,让平田的夕阳更加壮丽。

据说平南周岱的夕阳更美。站在悬崖上,你可以看到成千上万条发光的光线反射着红色的天空,满山都是风,衣服飘飘,如羽毛。跑题了,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