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书 ,本文作家: 故园风雨的博客

  • A+
所属分类:网络文章

在寒冷的夜晚是多么孤独,即使屋顶上还有雪。这让人想起油画里默默堆草的发育良好的大嫂,和喜欢在岩石上看热闹的年迈秃鹰。

山是一个连续而突兀的省略号。它的影子在薄雾中升起。樵夫和渔夫吞下夕阳。老和尚躲在历史里。他们曾在诗中漫步于猿与黑鸦之间,夹着尾巴,在黄昏的洪流中失声。再说了,保持一点想象力总是好的,断断续续的人间烟火还有什么感伤的?

许多伟大的多愁善感都在山川平原的荒凉中湮灭了。梵高说,“我对自然创造的一切都是栗子,是从火里拿出来的。啊,不相信太阳的人,就是背对上帝的人。”是或将永远存在,但人类有一半时间喜欢站在它光明的另一边。神死在奥林匹亚山顶上,死在形成学校的石像上,死在茫茫沙漠中被月光锈蚀的尸骨上。因此,信仰成为战胜风车的伟大殿堂,每一朵腊梅都忍住了哭泣。

猜疑往往在城市上演。车子的尾灯一骑上山,瞎老头就在斑马线上晃悠。一个穿红衣服的女人看起来像是被草药染过的火。门上没有挂灯笼。这个时候你在干什么?收拾行李,还是在噩梦边缘喝醉?棕榈树,棕榈树,只要我想起你,无论江湖有多远,你隔窗依旧无语,岁月却波澜壮阔,你的剑尖静静地永远流淌出来。

“文君有两个意图,不如互相推辞”,“来博取人心,还不如站在世界的小角落里一言不发,什么样的沧桑,什么样的海枯石烂,最终走向繁荣。当然,你身后有孤笔,有铁马硬桥的榻铺,有钟摆在尖叫,诗行渐眠。偶尔能回忆起一些温暖的对话,有时在街上一家破败的小店里,有时在晨曦色彩浓重的荷塘里,有时在发呆,但不乏笑脸,只是满身灰尘,白色的小草倾泻而下,想要再活一次。那些信头的标题页已经是黄色的了。

布谷鸟是不是在睡梦中来了,窗户上有鸦痕,心里长了春草还固执的拒绝自己四十岁?中年烦恼比酒浓,但对酒的警觉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即使逃不掉,一碰到嘴唇,也会很快皱眉。而意外发生,酒让彼此卸下铠甲,真的放纵了一次,就像少年时闹市区飞驰的汽车,桥上弯着腰看月亮,虽然可怜可笑,但还是教人偶尔回头看看,胸中波涛泛起几千顷。酒不是止痛剂,有长久的感染力。不过远不如古龙大师刻意勾勒的精致。“辣的是酒客,苦的是豪客,甜的是病客,浊的是俗客。”,每一个字都透露着主人尝试的味道。男人默默地走了,酒成了绝唱。

趁早知道孤独。黄昏,山,杜鹃,酒。有一次,在瓢泼大雨中,我去了一个遥远北方的城市,我真的以为那是世界末日。你不认识任何人,所以任何人都认识你,然后你在雨中跋涉,他们消失在雨中。从大雨的一端到另一端,这么长的几个世纪,四周都是湿淋淋的,甚至连一扇窗户,甚至一盆嘲笑你的吊兰都看不见。然后我以为我要死了,我要把它分解成一滴暴政,从天而降,化为尘土。原来,世界末日的时候,你会被自己包围。

所以,我终于能理解那个叫张爱玲的女人是如何无助地躺在罗切斯特大道的公寓里,用最后的力气望着窗外的中秋月亮。不知道当时的才女还能不能记住她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花瓣已经约定好要一起绽放,一起枯萎。天使劝阻是没有用的。他们已经约定今生一起美丽,一起白头。”

是年底重开的书吗?就种点东西。世界上种一个地方,诗人身上种一个地方,还有一个加分点。除了像雪一样的黄昏,你还可以种一种唐吉馆和一朵小红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